《宝贝》成六六个人秀场秘诀:放得下脸、顶得住压、扛得起骂!

《宝贝》于昨晚(5月27日)在浙江、东方、江苏、贵州四大卫视落幕,腾讯视频也从28日0时起独家连播了五集未删减版大结局。早在开播之前,电视圈就有很多人并不看好该剧,认为《心术》的低迷就已经证明当初《蜗居》时的六六风光已不再,再加上她毫无顾忌总局审批老爷爷们的口味,随时不小心就会踩到雷区,进入万丈深渊。可殊不知《宝贝》并没有让六六“名誉扫地”,反倒成了自己的个人秀场,从启动到播出的整个过程,媒体宣传主打六六、内容情节更是烙有六六清晰的个人标签、对白台词与活跃于微博上的她言论高度一致,甚至有媒体称《宝贝》就是六六个人的白皮书。    
  这场秀,让六六不动声色,轻而易举成为《宝贝》的灵魂人物。就连在春晚舞台摸爬滚打多年,极其老练的牛莉也败下阵来,更别提那些作为新人的主演们。有制片公司透露《宝贝》之后,六六的片酬又该涨了,在编剧地位如此低迷的内地电视剧市场,放得下脸、顶得住压、扛得起骂的做事风格,成为六六的成功秘诀,更让她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上。【微博热议】

敢写:勇于挑战“审片专家”底线

敢写:勇于挑战“审片专家”底线

其实,在很多资深编剧眼中,六六压根不入流,纯粹是些三脚猫功夫。在那些“老前辈”眼里,六六的黄段子、微博流行语,拼凑的故事和桥段,他们不是不会玩,而是不屑于玩。更关键是在“前辈们”看来,六六很多时候是在玩火,一方面挑战观众的极限,一方面挑战总局审片专家的极限。长期生活在“主流价值观”环境中和“总局强势力”监控下,那些所谓的上流编剧们,对于什么揭秘当代生活黑现象,挖掘社会黑幕等这些敏感话题,他们不愿意触碰。他们自认为了解“审片专家”底线在哪里,所以为了“顺利过审”,他们绝对不会冒险走高压线。最捷径又保险的方式,就是知道某个题材好过审,干脆就直接照着葫芦画瓢。所以写的故事,自然好过又好播,至于观众喜不喜欢已经放在了第二、第三位。   

 

毕业于安徽大学国际贸易系,从事多年外贸工作的六六,后来彻底改行做编剧,纯属半路出家,她并未长期在严格的编剧制度下“受迫”,因此她总是显得大胆又犀利。如《宝贝》在很多人眼中,“二胎”问题无疑在挑战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老前辈”们绝对不会碰。那些“小蝌蚪”、“蛋蛋”等赤裸的台词,老前辈们也认为绝对不会过审。可是六六还是写了,据说剧本更大胆。但这并不代表六六不懂审查制度,她比谁都清楚“毒奶粉、郭美美、地震局、李刚、李天一这些也犀利,但不能写。”六六她只是愿意尝试和敢于尝试,她相信适当还原社会的真像,也能给审片专家一些“刺激感”。如六六回应“大尺度”话题所言,“扪心自问年轻人在现实生活中说的话,比《宝贝》台词里的还重口味一百倍。‘没有欲望怎么生孩子’这种是日常生活中每家都会谈到的问题,为什么一放到电视上,大家就觉得好羞涩?”。

秘诀:
如此看来,六六并未傻到真正的去抗衡“审查制度”,而是做一些尝试性动作,说她打擦边球也好,说她冒险也罢,至少她的这些尝试都得到了回报,总比那些按部就班,善于老吃别人嚼过的馍的那些人有意思很多。说白了,大家奢望的“创作自由空间”其实需要自己去争取,而六六争取了就成功了,相反很多编剧连争取的意愿都放弃了。

敢说:为了作品豁得出去私生活

敢说:为了作品豁得出去私生活

六六的“敢写”,只能说这是作为编剧的本分而言,“敢写”也可以变相的认为是“写得好,写的故事观众爱看”。尽管在如此严格的审查制度下,其实写得好的编剧还是大有人在的。为什么唯独六六能肆意用一部电视剧“秀自己”、“抢风头”、“片酬拿大头”?这不得不归功于六六另外一个优势,就是为了自己的作品豁得出去。第一,不仅配合宣传,还懂得自我宣传。去年《心术》开播之前,在微博公开“勇斗小三经历”,后又开始系列报道“离婚过程”。虽然并非虚假炒作,但将原本不愿意公开的私生活,在最合适的时候来个大起底,这点而言并不是所有编剧都能做到,尤其那些所谓“有节操的大牌编剧”,他们顶着“知识分子”高帽子更认为六六这些行为低级。

 

但事实证明,不论六六手段如何,最终获得的关注度不可忽视,关注《宝贝》的人也越来越多。懂得自我宣传,向来是延续话题的最佳办法。离婚后的六六经常在微博上提及神秘男人“秀才”,这位六六的新欢也成为她用来作为新电视剧宣传的卖点。在《宝贝》开播发布会上,自然有人提及这位“秀才”,她则大方隔空喊话要跟“秀才”生子,媒体随后希望她能再爆点料,殊不知六六又开始玩欲擒故纵的游戏,笑称:“秀才”是下部电视剧的卖点,不能一回把他“卖”光了。

秘诀:
毫无顾忌坦露自己“意图”的行为,在这个满世界“作”和“生装”的娱乐圈,倒显得六六很实在。或许有人不相信,六六真的有粉丝,还是僵尸粉,都认为六六坚持自我、性格坦荡,她的作品也十分接地气,容易让人达到共鸣感。

敢拼:接得住高片酬、挨得了众人骂

敢拼:挨的了众人骂、接得住高片酬

以上的内容,并不代表六六在编剧道路上,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一路一帆风顺。反倒从《双面胶》开始,婆婆们骂她,媳妇们也骂她;《蜗居》播出之初更是得到“全民骂声”,连贪官也敢骂她,甚至还一度遭遇“停播危机”;到了《心术》更是,之前骂她的人继续骂,可笑的是某些原因是《心术》没有之前《蜗居》和《双面胶》犀利,甚至连编剧同行明里暗里都攻击她。到了《宝贝》六六其实早已做好“挨骂”准备。似乎她也已经习惯在骂声中成长。她说:“坏的应该我来担,我愿意顶着拖鞋,顶着臭鸡蛋,顶着烂苹果前行,继续做好作品。”同时,六六并非是一个逆来顺受的编剧。大多时她愿意争取和战斗,而很多编剧习惯了“弱势地位”,拿了应得编剧稿费,就一拍三不管。甚至于拿不到该得的稿费,也忍气吞声。六六绝对不是,她善于和强势力做斗争。骂名她该承担的承担,该澄清的一定要澄清。

 

在《宝贝》播出没几集,台词很黄很暴力,小儿不宜,不易全家观看等等争议一出,六六便发长微博澄清,微博内容晓之以情动之,也得到了很多观众认可。对于争取应得的利益,六六并非等闲之辈。试问中国电视圈,有几个编剧能够因为自己的片酬影响到制片方邀请演员,六六也算为数不多的一个。据了解在《宝贝》片酬分配中,她的片酬丝毫不比男女一号少,甚至更高。她自己也坦言,“在《宝贝》里,我把钱拿走了,就没海清的钱了,所以这次没有海清。”也有投资公司透露,六六在《宝贝》之后,片酬又要涨了,但谁让仅“六六”两个字就极具卖点呢。

秘诀:
在无数论坛上,各种编剧大吐口水缺乏自主权。的确,在内地电视剧市场,大部分编剧地位不及导演和演员,甚至有的编剧名字竟然被排在了造型师后面。对于一个急缺精彩剧本的国度,听起来还是有点可悲。但是从六六身上,应该能够让大家隐约看到,编剧的地位并非是别人给予而是自己去争取。或许六六的方式方法不适合所有的编剧,也并非所有方法都正确。但至少,在如此严格、苛刻的审查制度下,所谓的“自由创作空间”也的确需要自己来争取,这样想要获得主导地位的距离自然就不远了。

往期回顾:

幕后人员:

监制
李杨
策划/专题
王肖楠
撰稿
方芳
设计
珍珍
制作
韩振华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