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娱乐专稿(文/陆姝 责编/宋小卡)


  当《失恋33天》一跃成为2011年中国电影最大的一匹黑马时,除了捧出了文章、白百何这两个票房福将,也让大众记住了导演滕华涛和他的搭档——编剧鲍鲸鲸。时隔2年,两人再携手推出《等风来》,上映7天票房累计6350万,褪去奇迹的光环,回归到一个对于小成本电影来说,相对合理的数字。


  还好,滕华涛说自己本身也没有膨胀,尽量不去想这些事儿。外界曾拿他的电影风格和冯小刚相比较,但滕华涛坚持认为,自己拍的电影都是文艺片,和拍类型片的冯小刚、徐峥,有很大的区别。


  《等风来》把镜头对准在一线城市挣扎求生的小白领,他们面对的是“是不是只有我的明天没有变得更好”的彷徨,以及和土豪、富二代们无法想象的贫富差距。从电视剧《双面胶》到电影《等风来》,滕华涛觉得他所关心的主题是一样的——从2000年前后到现在,中国社会的变化、人的变化。他的野心是,100年以后,大家想翻过头来看这段时间的中国历史,可以从滕华涛的作品里,找到一些参照物。


滕华涛

滕华涛给倪妮、井柏然讲戏


  避免“膨胀”不多想,《等风来》是反向公路片


  腾讯娱乐:《失恋33天》这个事儿,您后来花了一段时间去消化吗?


  滕华涛:后边那么多事儿要干,我哪儿有时间老去消化《失恋33天》,再说《失恋33天》对我来说有什么可消化的?


  腾讯娱乐:大家会觉得这个导演会不会有一些膨胀啊、迷失啊、压力太大之类的。


  滕华涛:这个可能是正常的一个分析吧,所以我们不是避免这种事出现吗?所以就别消化,一消化就净出去瞎聊(笑)。


  腾讯娱乐:那准备要拍《等风来》的时候,是把它当公路片?


  滕华涛:它其实是一个反向的一个公路片的一个类型吧。


  腾讯娱乐:怎么理解?


  滕华涛:它是从一个地方出发,有行程,在这样的一个行程当中的一个事儿,看似是这样,但还是不太按照公路片的途径去走的,它走完了这一圈之后并没有一个结论或者结果,或者对人生产生了一个什么样的大的变化或者意义。


  腾讯娱乐:那走完这一路,收获是?


  滕华涛:收获是一些很微小的东西,微小的心情的调整和变化,但是一定不会是特别具有结论性的,因为我的电影、电视剧,从来都不下结论。


滕华涛

滕华涛表示自己拍过的电影都是文艺片,包括《失恋33天》


  我的电影一直是文艺片,我跟冯小刚、徐峥有挺大区别


  腾讯娱乐:但是其实《失恋33天》的结尾她释怀了,还是有一个比较大的转变吧?


  滕华涛:她释怀是说,她走出了对自己的自卑和失恋这件事的抗拒的一个情绪。好多人都跟我说是爱情喜剧,我觉得特别好玩就是,大家的归类已经简单到这种程度!其实《失恋33天》从画面的第一个镜头就说她是失恋了。从头到尾讲的都是失恋的故事,没有爱情,最后王小贱和黄小仙,从来没有定义他们俩是有爱情的可能。


  腾讯娱乐:可能大家找不到一个更准确的词来形容。


  滕华涛:对呀,所以我就说为什么大家都愿意把所有的电影都先归归类型,其实好多电影是没有类型的。


  腾讯娱乐:一部电影如果不是类型片,我们一般就归为文艺片了。


  滕华涛:其实我的电影一直是文艺片,当然,制片方发行方特别不希望这么说,因为好像一说就代表没有票房、不好看。但你看《失恋》多文艺啊,本身就是小文艺小清新的这么一个电影。


  腾讯娱乐:但是怎么理解它有这么高的一个票房呢?


  滕华涛:因为它会有一个共鸣,共鸣带来高票房是一定的。


  腾讯娱乐:文艺片票房高,在国内来说,之前可能就是冯小刚,虽然大家可能也没觉得他拍的是文艺片。


  滕华涛:冯导那个真的不是文艺片,冯导那个真的是喜剧类型,那个确实是,包括《泰囧》都是特别典型的喜剧类型。


  腾讯娱乐:可是像《唐山大地震》……


  滕华涛:那个不是。但是那个不是算做灾难片什么的……我觉得我跟可能像类似冯导演和徐峥导演他们还是有挺大的区别的。


  腾讯娱乐:您觉得区别是?因为大家很多把您跟冯导做比较。


  滕华涛:对,因为他们不管拍什么,其实还是在大家分析的类型范围之内,其实我的戏一直不在那个类型范围之内的。只能大家自己去这么给我归(类),但实际上我们的那个,从创作出发点到整个拍摄的时候,都不是这样的要求和想法的。


《等风来》剧照

倪妮饰演的苦逼白领与井柏然饰演的混不吝富二代之间的矛盾,是滕华涛想反映的社会问题


  我的野心是,记录当下中国的变化和矛盾


  腾讯娱乐:那这一条路径你们是怎么摸索出来的呢?


  滕华涛:其实从我的《双面胶》到现在,其实是同一条路,我有一个总体的关心的一个主题,就是这个主题是一个大概从2000年前后到现在的一个中国社会的变化。具体一点说,都是表现人的变化,每次的切入点不太一样,但是这个大主题是一样的。


  我自己的小野心就是,比如说100年以后,大家再翻过头来看这段时间的中国历史的话,你可参照的报纸之类的,都不太可信吧?可能我的一些作品,还是能找到一些很准确的参照物的。


  我觉得中国这个阶段特别好玩,难得一遇的机会吧,它有快速的经济增长,带来财富大量突然、快速地出现和消失。然后又没有一个相对统一的价值观和宗教的一个管理体系在,所有的价值观都是间歇性地有很大的变化和有非常大的矛盾和冲突在里边,其实有很多的可写的故事。


  差不多从《双面胶》截止到《等风来》为止,所有作品都在说这样的一些事儿,只是每次角度不一样。电影可能能转化成票房,会有一个数字参照物,电视剧只能说收视率挺高的,但是影响力其实是没亚于过电影的。我一直在找一个方式,看我能不能在想表达的这个主题思想里让所有的人跟我共鸣。


  腾讯娱乐:这个挺有意思的,从《失恋33天》开始说接地气这个词,但其实您刚才说的跟接地气还不是太一样。


  滕华涛:对,其实我从来不懂什么是接地气,就是他们给我的戏贴上的那些标签,其实我自己都不是特别懂,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应,因为没有一次创作的时候说我们得接地气,反而有一次我跟鲍鲸鲸喝酒的时候聊过一两句这个事儿,觉得可能“接地气”就是咱俩喜好的“屎尿屁”的这些东西吧(笑),只能这么去理解一下。


滕华涛

在相对还比较原生态的尼泊尔拍摄电影遇到很多想不到的难题


  白百何没放我鸽子,是《等风来》推迟了


  腾讯娱乐:网上有一种说法,说本来您定的是白百何,结果她因为《私人订制》……


  滕华涛:也不是因为《私人订制》,其实程羽蒙这个人白百何还是能演,她在我们原来的计划范围之内,但是因为我们确实没有想到去尼泊尔拍戏的制作状况会这么复杂,比我们原来预计的筹备期推迟了半年的时间。原来跟人家说好的,本来说在去年9月份开机,后来说9月开不了了,后来说10月,10月人家还等呢,说12月,12月也没问题,然后说不行了,得推到3月了,3月人就等不了了。就是其实是这么一回事儿。


  腾讯娱乐:您刚才说的制作上的复杂,是?


  滕华涛:因为确实90%都在尼泊尔拍,而且尼泊尔不是一个相对成熟的这么一个电影制作基地,它那儿什么都没有,连基础的一些设施都没有,我们甚至后来都说,基本上照明的钉子都得从这儿拉过去。还有包括你得跟当地的帮你协拍的公司去做大量的沟通工作,因为他不理解你们到底拍电影是要怎样的,因为他们那儿差不多一个电影的制作规模应该20万元左右就是一个大片了吧。


  腾讯娱乐:这个当地政府有赞助吗?


  滕华涛:没有,他们的政府跟咱们的政府完全不是一回事,他们是那种,政府经常会换的,也没有那么强的能力,政府也没钱。


《等风来》剧照

《等风来》中的男女主角没有爱情,只有短暂友谊


 

  一次十来天的旅行就有了爱情?我的逻辑不允许


  腾讯娱乐:很多观众好奇为什么没有爱情线?


  滕华涛:你自己想,一个正常人,会因为一次十来天的旅行,就会有爱情吗?这事儿我觉得太扯了。我觉得我的逻辑里不太可能出现这样的。


  腾讯娱乐:这不是你的价值体系里边的事儿?


  滕华涛:对,因为我觉得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之外的了。我跟鲍鲸鲸这种摩羯座的本身也不太浪漫,所以对于这种事儿,应该特别地有默契,我们都认为,一个旅行就十来天,会有很多的感触,会思考很多问题,会有很多对于国内自己的生活,有一些对应的东西。但是你说它会动用人生、来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我很难接受的。我觉得正常人应该不当会吧。而且我这么多朋友,我也没听说我哪次去了某某某一个地方,参加了一个旅行团,回来有了爱情,都是带着各种奇奇怪怪的目的甚至什么一夜情的小想法走的,后来干干净净地就回来了。


  腾讯娱乐:但是好像也有去了丽江或者大理就留在那儿了。


  滕华涛:是是是,都听说过这样的故事。你要让我编这事儿的话,我真的挺难参与编下去的。


  腾讯娱乐:可观众觉得那我进电影院看什么呢?


  滕华涛:那您看那么多的爱情电影,干吗非得在我这儿看一爱情电影呢?我觉得可以不用满足他们这种,至少我觉得应该在《等风来》里边没有挺正常的。


滕华涛


 

  对话多就像电视剧?不能这么挤兑伍迪·艾伦吧


  腾讯娱乐:《失恋33天》的时候大家也有过这种意见,觉得对白有点多、像电视剧,这种评论对您来说有什么影响?


  滕华涛:他们可以从对话这件事说我,我倒没什么太大意见,因为我本身我也不太在乎,但是说“对话”像电视剧这事儿,我觉得不能这么挤兑伍迪·艾伦老师吧?这个就不大好了吧?伍迪·艾伦所有的电影,拍一辈子了,你都说人是电视剧?这不合适吧?但是我们这次《等风来》确实没有旁白了,没有旁白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说我,是因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电影,《失恋》是因为它更强调的是失恋的感受,我是必须得通过不择手段的任何的方式来直接强制性地告诉观众,黄小仙现在就是这么想的。《等风来》反而是一个需要所有的人在等风来的那一瞬间,大家去想自己等的那个风是什么风,而我们没有一个标准答案去给你们说,什么是《等风来》的那个风,那个跟每个人的状况有太大的差别了。所以我们这次就没有旁白的部分。


  腾讯娱乐:那这次您给自己打多少分?


  滕华涛:我通常不太好给自己打分,但我自己是觉得《等风来》从我对电影的完成度来讲,是要比《失恋33天》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