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娱乐专稿(文/付超 图/薛建宇 责编/宋小卡)


  “哈喽,田朴珺。”穿着运动鞋就来接受采访的田朴珺伸出手来,给出这样一个开场白。夹揉着演员式的亲切,和商人式的正式,很符合她过去的经历,以及现在的身份。


  这次采访在田朴珺刚装修好的工作室里进行,二楼拐角的办公桌还没收拾出来,却也没有新漆的味道,这股方兴未艾的蓬勃感,依旧很贴近她近两年来的事业走向。同样不出意外的,是工作室那占据大半面墙的书架,里头有王石、潘石屹的书,电影类的大部头,流派杂糅的小说,以及一排《GQ》。


  没错了,这就是甚少接受采访的田朴珺,在公众印象里的大致形象。


  考证田朴珺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是件极其无聊的事情,因为不管内容如何,加工到最后,不过又是成功学那套熟悉的打法。她在书写属于自己的这部成功学时的心态,倒是更值得探讨并推广的女性心理学案例。


  毕竟,女人很多,最后成为“王的女人”的,只有一个田朴珺。


田朴珺:不怕被人误读


  现在时:和王石没结婚跟陈可辛挺好的,不爱高跟鞋和采访


  提起田朴珺,怎能绕过王石?从默默无闻到上头条次数甩开汪峰好几个章子怡,俩人就像充话费送手机一样,被牢牢绑定。只不过,虽然“成名战”是仰仗王石,但在这之后,田朴珺正在努力成为头条标题里的主角,而非“的”字后面的那个“女人”或“女方”。


  值得注意的是,女星配富豪的惯例在此并不适用,不管是后来写专栏炒火“男闺蜜”一词,还是在即将推出的《整容日记》里担任投资人,田朴珺都在悄然跟自己之前的“演员”身份划清界限。她现在有自己的生意,比如一家影视公司,她还说,自己从来不爱穿高跟鞋,也不太习惯被采访——这又是跟“演员”身份相悖的小细节。


  只有在被问到前不久盛传的“和王石纽约完婚”的消息时,田朴珺的回答才终于流露出熟悉的女星味道,她在吐出“空穴来风,扑风捉影。”四个字后,立马又不动声色地将话题给掰到了家庭和事业方面。


  努力在做一个女企业家的田朴珺,真正“转型”成功的标志,或许就是某天让人提及她时,话题里不再带有王石。商人上头条,靠的从来都是事业而非情感生活。


  腾讯娱乐:前段时间盛传您跟王石在纽约结婚了,属实吗?


  田朴珺:空穴来风,扑风捉影。


  腾讯娱乐:那两人现在状态如何?


  田朴珺:处在一个挺好的状态,我自己也挺享受现在这种关系的。家人是我最重要的一块,我父母现在挺健康,我自己的健康也还不错。工作方面是个创业者,我们的小团队不存在谁是谁领导、老板的问题,就是一群年轻人在一起做事儿,处在比较良性往上走的状态。我们常常说幸福稍纵即逝,但我觉得那是你没有活在当下,否则你现在就是最快乐的。


  腾讯娱乐:什么时候结婚考虑过吗?


  田朴珺:我没想过,那是很多人在适当的时机会去走的一条路。我现在更多的关系在工作上,比如《整容日记》。


  腾讯娱乐:和陈可辛关系现在怎样?“男闺蜜”事件会影响你俩合作《整容日记》吗?


  田朴珺:关系挺好的,怎么会影响呢?我们每天要在乎的事情挺多的,每件事都很在乎的话,我觉得这个人生活就过得比较乏味。


  腾讯娱乐:你原来当过演员,这次《整容日记》会有客串吗?


  田朴珺:没有,(客串的事)想都没想过。《整容日记》我就是投资人,不是制片人,这是个纯商业角度的加盟。


  腾讯娱乐:出道至今,你每条新闻都要跟王石先生挂靠,自己会介意这种状态吗?


  田朴珺:我不太知道,但事实就是这样。我自从开始写专栏就成了半个业余媒体人,我也有采访对象,慢慢体会媒体人的工作,我知道,他们怎么去写,无非也为了点击率和销量,每个人现在活着都不容易,都是为了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我不会反感和排斥,我可以去欣然接受。


田朴珺随意地盘腿坐在工作室的沙发床上,跟记者回忆自己弃演从商的经历


  过去时:弃演从商经历半年挣扎,特别不喜欢完美这个词


  谈起田朴珺并不短暂的演员生涯,很多人更多会去关注她客串过的《甄嬛传》,但其实,出演女二号的《相思树》,才是她演员生涯的一个高峰。而翻翻彼时她和孙周、宋宁一起出席电视剧宣传时的稿件就能发现,那时候的网友提问里,已经有人在问,“田朴珺你生意现在做得怎么样了?”


  从已经有积累的演员,到入行初期天天擦地擦桌子的菜鸟商人,太多人看到田朴珺成功的结果,忽略了她进阶的过程。她自己评价两个行当的不同,“演员需要被爱,做生意则要更多为他人着想。”有这觉悟,即便从商最后的结果并不理想,对一个女人来说,这也算是自我进阶的一种成长吧。


  回忆起六年前,田朴珺坦言,那算是自己弃演从商的发轫,“《相思树》之后,我基本就没有在拍戏了。”但她也承认,自己当时挣扎犹豫了半年,不管选哪条路,都是场赌博,简言之,从现在的成功回看,很多人会觉得她“精明”,但对她自己而言,只不过是“赌对了”。


  对于此,田朴珺不忘补充一句,“对我来说,活得精彩比过得完美更重要。其实,我特别不喜欢完美这个词。”


  腾讯娱乐:许多人提及你的演员生涯,都更爱聊《甄嬛传》,但其实你在《相思树》的表演更精彩。尤其是里头的哭戏。


  田朴珺:当时哭的我心都在疼。国内的戏都是依着景来的,这场哭得撕心裂肺,下场就要笑得欢天喜地。这对我来说是挺痛苦的,因为我不是那种有天赋的类型,每次哭都挺耗体力的。


  腾讯娱乐:那时候已经开始做项目了吧?


  田朴珺:我的第一个项目是2006年底开始,一直做到2011年,前后五年把它完成。那时候刚好有个香港上市公司给了我机会,让我去学习房地产。这对我来说很有意思,之前我连一百万的房地产项目都没做过,每天从擦地、擦桌子、倒水开始,但觉得活得特别踏实。


  腾讯娱乐:外形、举止言谈上也要有所改变吧?商人跟演员的作派是不一样的。


  田朴珺:稍微有一点改变。比如说,那个时候年纪比较小,特怕别人觉得你没有经验,我有跑到商场买职业套装,还有西裤什么的,就是我从前衣柜里从来没有的衣服。由于不太会穿高跟鞋,就买了那种黑色小方头鞋,按照职场女性打扮。


  腾讯娱乐:那时候心态上怎么调整呢?


  田朴珺:做演员和做生意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做演员更多是你要体会被爱,需要有人告诉他你爱他,所有工作人员都要宠着你。做生意很多时候要去体会别人、协助别人,转型让我体会了去爱别人的那么一个状态。


  腾讯娱乐:宁浩的《混大成人》里讲过一个段子,说他毕业犹豫要去北京还是就在山西做生意时,有个朋友劝他去北京,大意是说,做生意就是一块钱买进来一块二卖出去,你就赚两毛这么简单。这种事老了再做也没关系,但搞艺术的话,老了就不行了。你的选择却刚好相反。你是在年轻时就去学做生意了。


  田朴珺:我觉得是这样。我20多岁那会儿就做演员,也不能说我没有挣扎和犹豫过。但每个人有各自的优劣。我的强项在于我执行力强,一件事儿你让我拖到明天做我就睡不着,这对做生意很有用。我的弱项在于我脸皮薄,你让我帮你卖一个东西我特别厉害,但我在推销自己的时候特别的不行,这就不适合当演员。


  腾讯娱乐:所以当时放弃当演员,去经商,自己也很犹豫吧?也没有那种“做生意一定会比当演员混得好”的必胜把握吧?


  田朴珺:可以这么说。我当时就是一个年轻小女孩,本身也没什么背景,在演员这个行业里头,优秀的人才很多,你特色也不明显。你继续走下去,什么时候走出来、能不能走出来都不知道。我当时就在想,我也会有四十、五十岁那一天,如果那时候除了演戏没有一技之长,我不知道那个时候会不会快乐。但做生意是学谋生的本领,我将来可以不用去别人,能够靠自己的本事吃口饭。


  腾讯娱乐:你之前说过,自己特热爱表演,这种放弃应该在当时应该也很痛苦吧?


  田朴珺:当时也想过边拍戏边做生意,但我相信上帝是公平的,你不全身心投入到一件事,你不可能获得成绩。所以我那半年经常哭,很犹豫,我真的热爱演员这个职业,特别新欢做演员给我的那种表现力,但另一方面你其实有一个短处,那怎么办?后来我觉得,人生很长,它本身就是一个没有台词、脚本、设定也没有重来的舞台,我想我就继续做生意吧,起码我可以靠本事活下去。


田朴珺工作室的整体风格以简洁为主,更吸引我们的还是书架上类目繁多的藏书


  将来时:专栏慢慢摸索进步,可能会去做健康项目


  抛开王石和生意,田朴珺现在的另一个身份是专栏作者。一篇“男闺蜜”是她为自己烧的第二把火,而在这把火之外,你会发现,她的专栏多是写男性,田朴珺自己承认,这是浸淫生意圈以后自己对“成功人士”最直观的认识,当然,前提是自己并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


  除去未来一段时间内将要继续维持下去的专栏作者身份,田朴珺自己的生意也在轨道上稳步向前。《整容日记》和《中国合伙人》她都有参与,但她从制片人变成了投资人——从创作中抽离出来,只当个纯粹的商人。而且,它或许只是田朴珺某个连锁商业计划的第一步,在谈到为何拍整容题材时,她话里半真半假地说道,“先看看观众反应,没准我以后去搞跟健康有关的商业项目了呢。”


  作为一个商界里的文艺青年,文艺圈里的商人,田朴珺的跨界难免还会给自己招来些非议,而联系她的成名经历,这种非议又难免要在未来维持很长一段时间。对此,田朴珺给出的回答是,“我就是这个样子,你喜欢我我也是这样,你不喜欢我我也是这样。”


  这句话,依旧透露出演员式的太极,以及商人式的自信。


  腾讯娱乐:《整容日记》这次选整容题材,有何深意?


  田朴珺:陈可辛手上有好几个项目,我们选择这个题材,是因为中国目前已经是世界第三整容大国了。你知道第一大国是哪吗?(韩国?)NO,每个人都猜是韩国,但其实是巴西,巴西有65%的人整过容,其次是美国。


  腾讯娱乐:所以这个点是当时你投资的一个兴趣点吗?


  田朴珺:我觉得是,因为我们想做的话题主要是想反应当下年轻人的所想所思,反应一个当下的主流潮流。其实我们也是想做一个探索,通过它这个小窗口去了解更多观众的信息,没准哪一天我将来会去做一个跟健康美容相关的项目。


  腾讯娱乐:你私下里看书很杂。我看你的采访,谈过克鲁德、梅尔沃德、宗萨仁波切、波伏娃,各种跨领域。


  田朴珺:开卷有益嘛。因为我不太会网上购物,所以喜欢逛书店,就会蛮喜欢书店里推荐的书。克鲁德我谈的比较多,很多人认为他是管理学大师,但我最喜欢的是他的一本散文集。里头有篇讲奶奶的文章,让我最感动的地方在于,他的写作鲜少使用形容词,而是用行为、言行把这些感情表达出来。


  腾讯娱乐:感觉跟你的专栏风格很像,故事里头找方法论。


  田朴珺:我还在摸索吧,毕竟没写过几篇。每一篇其实写起来都很痛苦,也有小小的进步。我也拖稿,你懂的(笑)。


  腾讯娱乐:很有意思的是,你的专栏里提到的人大多是男性。


  田朴珺:首先它是男刊杂志。其次,我不能够否认,这是个男性为主流的社会,大部分领域的成功人士都是男性为主,我没有刻意划分性别,最重要的是对我来说,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我想要学习的某种特质,我想把它记录下来,传递给读者。


  腾讯娱乐:不怕被人误读吗?


  田朴珺:我没觉得那是误读,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解,他只是照着他的理解就OK了,我并不需要每个人都要说谈到田朴珺这个名字的时候,就要用一堆赞美的词,这也不是我个人喜欢的东西。我就是我,我就是这个样子,你喜欢我我也是这样,你不喜欢我也是这样。


  腾讯娱乐:作为一个商界里的文艺青年,文艺圈里的商人,这种跨界表演会偶尔觉得空虚寂寞冷么?


  田朴珺:我觉得人生本身就是一个舞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舞台,那个舞台无非就是演员的舞台上可能是有镜头,有记录,我在一个没有脚本的舞台里头扮演好我自己该扮演的角色,这本身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挺好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