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娱乐专访《催眠大师》监制、主演徐峥


  腾讯娱乐专稿(文/陆姝 视频/秦付强 责编/宋小卡)


  《泰囧》之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徐峥下一步怎么走。结果,续集《港囧》并没有着急忙慌地上马,反而是两部在《泰囧》之前拍的“旧作”——《摩登年代》和《无人区》上映了,后者不仅让他去柏林电影节研究了下电影节在搞什么名堂,还让他在导演协会上拿到了从艺20年来的首个影帝。


  你没看错,从“猪八戒”开始就家喻户晓、被公认为实力派演员的徐峥,直到以导演的身份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之后,才终于得以加冕影帝。


  在《泰囧》之后接受的无数个访里,徐峥总是不厌其烦的表达:当导演对他来说是个“意外”,演戏则是他的最爱。或许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徐峥在《泰囧》之后的第一个动作,是主演了陈正道的《催眠大师》。在这部有大量密闭空间对手戏的电影里,他和莫文蔚结结实实地“飚”了一把。哦对,还顺便又延续了下帮年轻导演当监制的惯例。


  《催眠大师》讲的完全不是什么搞笑魔法秀,而是很严肃的从心理治疗的方式——“催眠”作为切入,讲了一个一套一层的心理悬疑的故事,最终的指向的问题是:人应该怎么面都自己内心潜藏的情感创伤?这个命题,几乎是每个在都市的高压和快节奏中生活的现代人,无法承受之轻。


  就像徐峥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心理问题,他自己也不例外。而作为一个明星,面对的各种压力更是超乎常人,身边很多同行都有忧郁症。好在,顶着“中国最高票房导演”帽子已经一年多的徐峥,至少看上去依旧还挺正常。他庆幸自己有一个很好的释放压力的方式——讲故事、拍电影。


徐峥

徐峥:找我做监制,一定要剧本够好!


  很多人找我做挂名的监制,我要做就要真的干活


  腾讯娱乐:你在《催眠大师》里面有两个身份,监制和主演,哪个身份是先确定的?怎么介入整个项目的?


  徐峥:我们衡量剧本的一个标志,就是看能不能一口气让你看完,这个剧本就是,的确是比较吸引我。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它几乎是封闭空间里面两个演员的对手戏,戏量很过瘾很足。第二个,我本身作为影迷来说,我是很喜欢这种类型的,心理、悬疑加上一点推理。而且在国内,我觉得很少能演到这样的类型。最可贵的是,一般这种类型都要注入犯罪元素,但是我们也知道,在我们这边有一些限制,他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情感的元素,剧本做得很聪明。


  很有趣的是,那个时候我正在做我另外一部电影的剧本,接触了很多心理医生。好的电影就像一次好的心理治疗一样,你跟着主人公体验,然后被他吸引,跟着他的命运跌宕起伏,然后到最后收获一个情感的释放。所以,我说我愿意来演这个心理医生。那他又说能不能做监制?我就说在创作上,我愿意贡献更多的,但是如果在创作以外,我们还能够在推广营销其它方面都贡献一些,让它可以让更多的人注意到,我愿意来做这个工作,就这样子就确定下来了。


  腾讯娱乐:比如一个年轻导演或者是一个新导演,他给你一个剧本,你觉得这个剧本好,他要求你做监制,你一般情况下都会答应吗?


  徐峥:有,其实有不少电影要我来做监制的,说你能来演吗?不能来演,你挂个监制好不好?首先,如果我真的做监制,我是真的干活的那种,我不想做挂名的监制。我会要求剧本质量得够好,而且我得看到它未来的可能性,不光是票房,口碑也会好。


徐峥:《催眠大师》就像在和观众和影迷做游戏。


  肯定会有高智商观众来挑毛病,但我要服务更多观众


  腾讯娱乐:陈正道之前的两部作品都是爱情喜剧嘛,你会不会担心他在把控这个题材上有问题?


  徐峥:其实跟导演聊就是想了解他到底适合拍哪一种,我觉得这一路电影才是他的菜,他跟我讲了很多他小时候的事情,他说他其实很早就开始看心理医生了,我一听我就明白了,他是适合的。


  腾讯娱乐:你当了监制后,在哪些这方面有给他意见?比如电影风格、剧本的修改等。


  徐峥:我觉得陈正道是个很高智商的导演,这个故事是一层套一层,一环套一环的,你让我原创我是想不到的。我跟他合作的过程,其实是把他智商拉低——我没搞明白的地方我一定要问明白,逼着他能讲得所有人都能够懂。因为我们希望观众离开的时候,是没有疑问的,清清楚楚看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当然我觉得还是会有很多高智商的观众会来挑毛病,或者注意到里面的某些细节,那个就是由他们自己的影迷级别来决定的。但是我们想做到,从整体上来说,大家有一个基本共同的感受。


  腾讯娱乐:明白,就是服务最大基数的观众?


  徐峥:对。


  腾讯娱乐:我觉得这个角色其实跟《无人区》有一点像的地方就是,它本身也是有一个生活的常态状态,然后在一步步剧情的进展当中,开始有内心的展现,因为已经过了4年了嘛,你觉得在表演上和《无人区》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徐峥:我觉得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无人区》所表达的主题真的是层层扒去社会外衣,去到一个荒芜之地,激发出动物性,尽管我觉得在那个电影里面我动物性,最后被揭发得还不够,但是跟这个戏的路数不同。


  这戏的我觉得它基本上是在跟观众和影迷做游戏,我们在当中要有一些引导,有的时候甚至有一些误导。从这个类型的惯常的格局,引向你能够猜到的某一种结局,到最后又来翻盘,但这个分寸还挺难拿捏的。事实上我们跟导演也是不停地在探讨这个问题,我们要去猜观众到这个时候他可能猜到哪一层,到那个时候他可能猜到哪一层,我们要尽力做到在最后大翻盘之前,观众基本上猜到,但是我们希望他猜错。


  整体的人物的感觉就是在最后的情感戏方面。事实上我们在开机第一天本来剧组就安排拍最后一场戏,我们两个人走出来的那场戏。但是拍完以后,我觉得完全不行,你没有经历在那个房间里面的日日夜夜,没有内在的无意识的东西最后被激发出来,你到不了那块,就是到不了。后来就在我们所有的室内的戏拍完之后去拍,很快就搞定了。


徐峥: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困境,明星可能有更大的困境。


  很多同行得忧郁症,我自己肯定也有心理问题


  腾讯娱乐:演这个角色,会让你想起过去的什么经历或者你自己正在经历的什么事情吗?因为它是一个心理治疗,涉及到很多内心的东西。


  徐峥:其实所有的心理治疗,都是有这么一种原理。我们生活当中就会遇到,有些人是已经发展成心理疾病了,而有一些还没有以疾病的方式体现出来,但是它呈现在一些亲子关系,比如说跟父母的关系、跟婚姻里面伴侣的关系,跟你子女的关系,跟朋友的关系。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每个人都会有问题。心理治疗的方法是通过大量的谈话,揪出这些碎片,来进行弥补,就像修电脑打补丁的方式。比如说灵修或者是做静心修炼,是更加整体化的一种方式,像系统重装那种。不管什么方式吧,就是想让人能够在人生的迷茫和迷惑当中解脱出来。这个解脱出来的过程,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就是让你接受你身体里面的病毒,它的来龙去脉,让你看到真相,但是面对这个真相又很痛苦。


  我觉得这种类型很值得挖掘,因为是跟观众有关系的。我觉得建立这种关系就是接地气,接地气不一定是你非得弄到草根。我们是通过这个题材来研究一下人,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还可以有更多的延展,更多的题材可以去挖掘,我们这个电影里只是用了一个比较简单的事件。


  腾讯娱乐:之前你在发布会上有讲过说你没有去看过心理医生和做心理治疗的经验,为什么?是因为你觉得你没有这方面的问题,还是说因为你作为一个明星,会更难去跟人家讲你的事情?


  徐峥:我觉得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困境,明星可能有更大的困境。面对自己的人生问题是很重要的,要去接受它?还是去改变它?当中也有很多技术性的问题。因为我们这个职业,有机会接触到这个,我觉得还挺幸运的,有机会去探究一下这个问题。但是生活当中更多的问题,该自己解决还得自己解决,不行的时候,你还得看心理医生。据我所知,有很多同行有抑郁症,有的人得抑郁症已经好了,有的人还在走向抑郁症的过程当中,有的人已经得了抑郁症,该吃药吃药,该看医生看医生。


  腾讯娱乐:你自己有这方面的问题吗?


  徐峥:我肯定有这方面的问题。好在我可以讲故事,我可以拍电影,我可以把我自己内在想要解决的问题,放到我想讲的故事里边去。


  腾讯娱乐:这也是有种心理治疗的一个感觉或者催眠的感觉?


  徐峥:希望是吧,希望我可以通过我的工作来解决一部分问题。


  腾讯娱乐:可能很多人会好奇电影里面展现的催眠和心理治疗的过程,真实性有多少?


  徐峥:我是相信有这样一种催眠,事实上应该是挺有趣的一个体验。在我们电影里面,这个过程我觉得不是最重要的,这是我们进入的一个通道,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以玩很多故事的套子,但最终我们的主题还是要解决情感问题。


  腾讯娱乐:没有在这个“1、2、3(催眠)”的逻辑上过多地去纠结?


  徐峥:没有没有,这个应该是我们的……卖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