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

骚大人

本期主笔骚大人

大人自有骚处

我要追剧

  • 编剧:于正
  • 主演:陈乔恩、明道、袁姗姗、罗晋
  • 看点:于正出品,两个男人的一世恩怨,两个女人的美人心计。

幕后人员

监制
大方芳
责编
熊仔
设计
李晓盼
制作
韩振华

微信官号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资讯。

《王的女人》这部电视剧在开播后,引发了不少话题性热议。在网友讨论剧中古怪的造型、部分很牵强的剧情设定以及具有鲜明于正个人风格的画面时,很少有人意识到这是一部旧作。然而世界是在发展的,在批判的同时也不要忘记用发展的眼光再来审视与思考。

[点击订阅高清视频][发表评论][参与微博热议]

于正的剧有什么?如今最为人称道的是画面精美、大气,常常为了一个布景花费大量人力和财力,因此看于正剧有种物超所值的感觉,毕竟它不会用粗制滥造去欺骗你的眼睛。即便《王的女人》拍摄在三年前,却看不出一丝陈旧感。

然而,这些视觉上下的猛料,却不能消解《王的女人》的“糙”。就算烂漫的桃花依旧在画面里飘啊飘,却挡不住这部剧比其他于正出品要低一个档次。

演技什么的还重要么?明道只需要眉毛一紧便可塑造出项羽的鲁莽和刚愎自用,陈乔恩饰演的吕雉在前期只需要瞪大眼睛嘟着小嘴就准没错,而袁姗姗的虞姬则永远是扮着故作心机的可怜相,演员只消在喊“开机”前按照预定的情绪摆出如此简单并浮夸的表情即可,就连非专业的演员田亮在经过配音后,其表现也“毫不逊色”,不是田亮的表演终于开窍了,而是几位专业演员在流水线上早已忘记了表演为何物,才让整体水平线拉低。

哦,对了!项羽、吕雉、虞姬,他们在这部戏里的角色分别叫做云狂、吕乐和于妙戈。就像这些架空了历史的名字一样,历史人物的生平、大事件、结局都沦为了剧情成型的动机,而主旋律则是如何将他们的关系搅合在一起,再分剥开来化成许多个变奏。用这种思维方式改编的历史剧,很难不去把它当作娱乐剧来看。尽管鸿门宴、霸王别姬等历史典故的一一呈现似是尊重历史,实际上不过是在做“因为,所以,但是”的填词游戏,随便用什么情绪来表现你丰富的想象力都不为过。

所以,项羽才会和吕雉搞在一起。毕竟,吕雉曾在楚营软禁两年,这样的处理属于编剧学中的合理想象,作为观众你必须理解。

人物对话也糙,云狂与吕乐的一段话实在令人费解——

云狂:我叫云狂。

吕乐:我知道,你单名一个狂字,云狂。

云狂:你怎么知道?

难道这是在借用“如果你猜对了我口袋里几块糖,我就把两块都给你”的梗来侧面解析项羽如何输掉了这场斗争?假如真是这样,是不是应该为编剧点赞?

而每次看到吕乐闯祸,吕父就要怪罪其母“都是你把她宠坏了”,看到这里总有种古装家庭剧也要为育儿话题开吵的错觉;妙戈每次找到僻静处展开对吕乐的嫉妒心理活动,玉奴总能及时出现在她身后添柴加火,从台词到情节,这种想到哪写到哪儿的风格实在令人难以恭维。

不能接受的还有许多,沈如雪为丈夫吕乘风纳了一房小妾,目的是弥补自己没有为吕家生养个儿子的遗憾,然而吕乘风却一心扑在兵器生意上,对于生孩子一事极度反感,甚至碰也不碰这小妾,在夫人苦苦相逼时,吕乘风竟气得一口气没上来吐了血……其实更应该吐血的是观众,知道有多少人想说“土豪,放着我来”么?

于正笔耕不辍有10年,靠作品走红也至少5年,这些年他编的剧也在许多年轻人心中打下烙印,收获一批忠实粉丝簇拥,自然也有人憎恨他不羁的编剧思路,引领狗血的潮流。这些年于正遭受的非议,几乎让人忘记了当年他也曾写出过许多感情真挚,情节合理的好戏。

当年他编剧的《带我飞,带我走》就是一部水准不俗的青春爱情剧,彼时的主演陈浩民也没沦落到今天的“雷神”,或许如今你唾弃的,也是当年于正厌恶的。只是当年的成功学是由琼瑶撰写的,为了能被更多人认知,自称能写出《甄嬛传》的于正也捧起了《六个梦》。

在那个必须要以一天一集的速度出剧本的时代,精雕细琢的时间显然太过奢侈,因此,无论于正今天在行业内达到怎样的高度,三年前的《王的女人》都足以为这个细致的男人的成绩簿上填上一笔“糙爷”的痕迹。就算《宫》和《笑傲江湖》已经为其挽回声誉。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