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当下,随着神曲、广场舞等现象的盛行,网络歌手搏出位的手段越来越肉麻刻骨。华语乐坛受到网络歌手的冲击,一大批“情歌”及时红了,不过这些歌词唱了半天却让人云里雾里,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意思。媚俗化、口水化、商业化的过度追求也让歌词毫无底线可言。[详细]
分享

雷人低俗歌词来袭,三观瞬间尽毁有木有?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擦掉一切陪你睡。”出自歌曲 - 胡杨林《香水有毒》。

“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那一夜,我伤害了你。”出自歌曲 - 谢军《那一夜》

“爱的思密达,恨的思密达,爱你的感觉我无法自拔。”出自歌曲 - 王麟《思密达》

“狼爱上羊啊爱的疯狂,谁让他们真爱了一场。”出自歌曲 - 汤潮《狼爱上羊》

单纯读以上歌词,会不会感觉很雷?三观瞬间尽毁有木有!近年来随着神曲、广场舞等现象的盛行,网络歌手搏出位的手段越来越肉麻,导致了乐坛的恶性竞争循环,进而导致了歌词的低俗无极限。大致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雾里看花型:假装深情时尚,唱的不知所云

独家视频:超low歌词毁三观 不止法海被玩坏

顾名思义,这类作品的歌词不知所谓,听众听了半天不知道表达什么意思,其实演唱者也在云里雾里中假装深情状呢。

如果说龚琳娜的《忐忑》是让戏曲门外汉雾里看花的话,那么随后专为“神曲”而创的《法海你不懂爱》恐怕连她与丈夫老锣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了吧。“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我们在一起,永远不分离。”这是想续写一段法海与白素贞相亲相爱的浪漫故事吗?不过白蛇可是忠心耿耿,孙子涵在《法海我不爱你》里道出了白素贞的心声:“法海法海我不愛你,我只想和他在一起”。法海被白素贞拒绝,只能爱上许仙。随后,李承峰在《法海很懂爱》中道出了法海与许仙的男男情--“法海你很懂爱,出家实属于无奈,爱人被妖孽迷惑,斩妖除魔捍卫爱。”谁能告诉我,他们三个的关系到底是闹哪样?

看完人兽恋,再看兽兽恋。汤潮的《狼爱上羊》讲了狼与羊恋爱的故事。“狼说亲爱的,谢谢你为我疗伤,不管未来有多少的风雨,我都为你去抗。羊说不要客气,谁让我爱上了你,在你身边有多么的危险,我都会陪伴你。狼爱上羊啊爱的疯狂,谁让他们真爱了一场。狼爱上羊啊并不荒唐,他们说有爱就有方向。狼爱上羊啊爱的风光,他们穿破世俗的城墙。狼爱上羊啊爱的疯狂,他们相互搀扶去远方。”这成人童话般的孽缘,也有“山无陵,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壮烈啊,它们的爱恐怕法海都难以阻止了!那就交给奥特曼吧。

回归到正常的恋爱群体。“怎么了,怎么了,你不说话,我根本不懂你在想神马。无语了,无语了,一直这样,你不说话你约我出来做神马。我神气(生气)的转过身后,你神气(神奇)的转过身,说了一句我们KO了。我默默的呆在原地,神马都是浮云,浮云又是神马。” 陈姿彤的这首《神马都是浮云》,歌词秉承了“来源于生活,但也不高于生活”的原则,前面是悲伤,后面是淡定,唱的啥内容,只怕正常人都不会告诉的。

王麟的这首《思密达》挺时尚的,歌词用了好几种语言,就是有点不知所云。“爱你思密达,恨你思密达,爱你恨你爱与恨啊思密达。爱的思密达,恨的思密达,爱你的感觉我无法自拔。”最后还有一段极品rap词--“前轱辘不转后轱辘转,山不转水转思密达,风大雨大压力山大,有你我什么都不怕。今天我们去度假,烦恼忧愁全放下,明天把你娶回家,每天每天思密达。”哎,真是听得让人蛋疼思密达。

无病呻吟型:苦情哀怨的男人女纸你伤不起

谢军《那一夜》、神曲《爱情买卖》歌词令人浮想联翩,深受痴男怨女喜爱。(点击可观看MV)

这种类型的歌词一般都充满负能量,讲的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杯具史。但明明很苦情,我们就是没感动,甚至还就着旋律畅快地挖了一通鼻屎。

很多人都喜欢听胡杨林的《香水有毒》,有人说曾经因此而被治愈。但是歌词你可看仔细了:“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不该嗅到她的美,擦掉一切陪你睡。”明明知道他出轨,还心甘情愿躺身边。女人做到这份上,已经是算超越奇葩奔极品了吧?

女人留恋怀抱,男人则不忘《那一夜》。“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那一夜,我伤害了你。” 如果说“带套不算强奸”理论成立,那么没有拒绝的情况下的伤害,该算什么呢?而谢军明显在《那一夜》中没过足瘾,两年后又推出了《又一夜》,歌词也随之升级,“我和你热热烈烈,疯疯狂狂又是一夜”,让人不禁浮想联翩,是不是准备来一个“一千零一夜”系列呢?

慕容晓晓可谓敢爱敢恨的真性情女子,《爱情买卖》宛如一场爱情被甩的血泪史。“出卖我的爱,逼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就算付出再多感情也再买不回来。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爱。”只是将爱比作白菜买卖,还真有点让人不适应。

女人还有更狠的,痛诉算个毛线,还要问候你家老小!王麟在《伤不起》中将失恋提升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度。“伤不起,真的伤不起,我想你想你想你想到昏天黑地。电话打给你,美女又在你怀里,我恨你恨你恨你恨到心如血滴。我算来算去算来算去算到放弃。良心有木有,你的良心狗叼走,我恨你恨你恨你恨到彻底忘记。”

低俗重口味型:毁你三观,让你恶心到想吐

由大小S组成的ASOS《爱你爱到死》歌词非常变态,至今仍引发不少争议。(点击可观看MV)

这类歌词以低俗见长,刻意迎合恶趣味,甚至摆明了不要小清新要重口味。怎么露骨怎么来,怎么恶心怎么来。就叫你浑身不自在。

首先是由大小S组成的ASOS组合,在2001年《变态少女》专辑中有一首《爱你爱到死》,歌词非常变态:“我可以帮你杀掉你痛恨的人,就连你拉的屎,我都能大口大口的吃。爱你爱到死,抱在一起死,爱你爱到死,要死一起死,爱你爱到死,先死没意思。

小安在《我想要做爱》(这个歌名就很赤裸)中表达得非常刻骨直白,“我有点怪怪,一直想要站起来。不要走开,就让我慢慢地告诉你我的爱。我想要,我想要做爱,快过来,让我抱你起来。我们一起get high。”很显然,他将之视为一种无公害的纯天然行为。

对于夜店大咖罗百吉来说,这些都是小case。2004年专辑《亚洲之夜》中的《吹喇叭》肯定叫你血脉喷张,“把了一个妹妹开始找些乐子,张开你的嘴,靠近我双腿,现在开始用力的吹吹吹。我给你一些K,你就帮我吹,射进你的嘴巴还说嘿嘿嘿。”

来自台南的SM乐队作品同样是毁人三观没商量,《小菊花》唱到“小菊花到底是什么,以前的我总是搞不懂,直到出了社会我才懂,原来那是屁股的一个洞”,而《大姨妈》更是让节操碎了一地--“大姨妈,操你妈,我不想让你插,因为我在流血你在装傻。”

相比港台的开放,内地的歌词听起来温吞多了。庞龙的《两只蝴蝶》大有一番化蝶的诗意--“亲爱的,你张张嘴,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跃这红尘永相随。”除此之外,就剩下生孩子了。崔子格在《老婆最大》中委婉点出--“老婆最大呀老公最二,你要答应我不许找小三儿,年轻的情儿呀老来的伴儿,我想要为你生个小孩儿。”

“网络天后”的周彦宏在2012年新专辑《白骨精写给孙悟空的信》中不止一次的提到生孩子,《序》里读到“如果我们还能相爱,我想要个小孩”,同名曲唱到“你的大哥牛魔王,都有了三个小孩,我何时能做你的娘子,等你为我把花戴”,还有《如果和你相爱》里,“如果和你相爱,就想要个小孩”,真是想生孩子想疯了!

脑补国外版: 更加露骨,更多风流韵事

蕾哈娜在《Birthday Cake》这首歌词夹杂大段粗口。(点击可观看MV)

让我们放眼国外,自然也是一派风光。贾斯汀·比伯在代表作《baby》中无聊的重复着“My baby, baby, baby noo,My baby, baby, baby nooo”,蕾哈娜在《Birthday Cake》里,肆无忌惮的冒着脏话,宛如复读机般唱着:“I’m ma~make you my bitch. Cake, cake,cake, cake. Cake, cake, cake, cake. Cake, cake, cake, cake. Cake, cake,cake.”。

至于风流韵事的描写,更是不胜枚举。比如艾薇儿在《skater boy》中的歌词,“He Was a Boy , She Was a Girl. Can I Make It Any More Obvious?”干柴烈火,自然不言而喻。美国说唱歌手埃米纳姆在《Ass Like That》中更是直言不讳屁股引起的欲望,“I Ain’t Never Seen an Ass Like That.The Way You Move It, You Make My Peepee Go DOING DOING DOING.”

症结:音乐人作词能力低下 恶趣味无人监管

目前,华语乐坛上歌词烂俗的现象毋庸置疑,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作词能力低下。音乐门槛的降低,使得音乐人整体素质下降。很多作词人没有扎实的文学功底,更没有形成系统的文化体系。随便拿过来写一写,要么照葫芦画瓢的模仿,要么通俗直白的大白话,要么弄一段黄色段子,再不济也能憋出一首打油诗,抑或做个高端大气的汉英拼盘。

监管不严。电影有特写镜头,文学有大段描写,唯独短小的歌词可以半吊子蒙混过关。而那些被砍掉的,也无非是赤裸裸的脏话与颓废之句(即第三种类型),雾里看花型与无病呻吟型的,除非认真排查,还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装个“四不像”逍遥乐坛。

恶趣味风俗。网络歌手自然有他们的优点,他们将音乐变得更加平民化、娱乐化,但是在利益追逐下,以恶趣味为噱头来获得点击率的行为加剧了乐坛歌词烂俗的局面。这种恶性循环,既需要歌迷主动抵制,也需要有关部门加大监管力度,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音乐人个人能力的提升。

爱之深,责之切。歌迷请主动抵制!有关部门也该管管啦!

本期主笔

麦单

本期责编

K.K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四爷

四爷

责编
小武

K.K

设计
陶乐

陶乐

制作
韩振华

韩振华

官方微博
腾讯音乐

腾讯音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