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周防正行:中国竟然有那么多人看过《谈谈情,跳跳舞》


腾讯娱乐专稿 采访、文/付超 视频/秦付强 编辑/猱困困


  你很难用一句话或一种模式去定义周防正行。


  他拍粉红电影(编者注:“粉红电影”pink films是指那些电影中大量出现的裸体镜头的电影,首次出现于1957年。由于日本电影审查机构曾严格禁止在电影中出现生殖器以及正面全裸的镜头,所以早期的粉红电影其实就是软性色情片。这一条例直到90年代才被正式废除。)出身,却是小津安二郎的忠实拥趸,处女作《变态家族》、代表作《五个光头的少年》,均有大量致敬小津的细节;他出片率低,曾在拍出生涯最高作《谈谈情,跳跳舞》之后,一歇就是十年,但作品主题涉及家庭伦理、社会正义、运动励志,信手拈来;他是日本影坛的奖项掠夺者,手握6尊日本电影学院奖奖杯,还因作品屡次入围《电影旬报》每年评选的“旬报十佳”而有“旬报best one导演”的称号,但同时也是一枚票房杀手,《谈谈情,跳跳舞》18年前登陆北美扫下950万美元,七年前的《即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也曾斩获10亿日元本土票房……


  此次带新作《窈窕舞妓》来上海电影节竞逐金爵奖,这位分裂又自我的五零后老将接受了腾讯娱乐的独家专访。老人家一点架子都没有,不介意谈小津对自己的影响,也不避讳谈曾经十年没拍片的隐秘缘由。倒是采访完,他终于放下全程都带着的比我们还紧张的表情,吐露了刚刚过去20分钟一直困扰他的心结——


  “没想到你们居然还带了摄像机来,这么隆重!”


周防正行与新作《窈窕舞妓》女主角上白石萌音亮相上海,带着日本人特有的谦恭与羞涩


  游走乱世
  玩转粉红电影与文艺片


  周防正行对电影的兴趣,始于大学时代,彼时他在立教大学国文学部学习,对著名影评人莲实重彦的电影课程颇有兴趣,后来结识了电影制作小组的黑泽请、万田邦敏等人,正式下定入行决心。


  那是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理论方面,莲实重彦与佐藤忠男两代影评人激战正酣,前者信奉“观看”,强调感触镜头里的具象物体,后者突出“解读”,追逐作品背后的意义。大环境上,大制片厂制在瓦解,电视台在兴起,日本电影传统的在摄影厂跟前辈导演学习、等待出头的学徒制正分崩离析。


  周防正行坦言,那时的自己如无头苍蝇。所幸身旁有一帮同样热爱电影的青年人聚集,让他至少能够得以先以副导身份进入电影圈。整个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期,周防正行协助拍摄和编剧了多部粉红电影,同时和水谷俊之、矶村一路、福冈芳穗等人组成名为Unit5的工作室。回忆起那段往事,周防正行的心态倒依旧很是轻松,他说,“那时工作机会少,当粉红电影副导都算是抓住了机会,要感激涕零。粉红电影如今没落了,现在的年轻人啊,甚至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


  从成长历程上而言,这算是周防正行曲线救国的一种手段,但对这位本就充满分裂气质的家伙而言,它又几乎是一种注定要发生的宿命。身为粉色电影Unit5成员的他,日后同样被人跟立教大学的好友黑泽请、万田邦敏、盐田明彦、青山真治等人归为“立教一派”。“立教一派”的特点被认为是与早期的日本电影新浪潮有共通的创作理念,而且,大伙儿彼此之间都有互相合作、互相帮助的经历。


  只不过,在被问及跟“立教一派”成员彼此之间的关系时,周防正行些许冷淡地表示,“我跟这些人没有太多私人方面的交流,黑泽请是我的前辈,我做过他的副导演,青山真治是有见过面闲聊过,盐田明彦是我的后辈,请他帮过一些忙,仅此而已。”


  小津死忠
  日本电影传统“异类”继承者


周防正行曾在《变态家族》中几乎照搬小津安二郎电影的构图,堪称最另类的继承者


  周防正行入行时身处日本电影的“破四旧”时期,当时的风气是以打倒小津安二郎为荣,这一度让奉小津为偶像的周防正行十分焦虑。好在恩师莲实重彦一直力挺小津,在这股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持下,周防正行的导演处女作《变态家族》几乎成为了变态描摹小津电影并向其致敬的癫狂作。


  影片虽然是粉红电影,但《变态家族》的运镜和剪辑全是浓郁的小津味道,甚至影片开场松竹公司的富士山图标、片头字幕的处理方式都如出一辙。除了运镜方面,题材方面周防正行的G点也都不知不觉受到影响。比如这次来参赛的《窈窕舞妓》,讲述的就是女孩在帮助下初进社会的心路体验,成长主题,情感为辅,恬淡至极,小津风味。谈起小津情结,周防正行如今的热情也已经淡然许多,早年他的采访谈及此总是不吝言辞,但此次他的回答简约至极,“他对我的影响,更多的是比如对日本传统的拍摄,学习怎么拍好,一部分而已。”


《窈窕舞妓》是金爵奖的有力争夺者之一,本届电影能够被认为"品质提升"就有周防正行的功劳


  刨除小津的影响,周防正行的作品题材也涉猎十分广泛,这其中绕不过去的就是舞蹈题材和励志运动题材。18年前,周防正行拍出的生涯最高作《谈谈情,跳跳舞》就是舞蹈题材,影片不仅远销好莱坞还被翻拍,由理查·基尔与詹妮弗·洛佩兹重新演绎。在《窈窕舞妓》之前,他还和妻子草刈民代一起合作了《跳舞的卓别林》,向芭蕾舞艺术和舞台剧致敬。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周防正行接着拍出了《五个光头的少年》和《五个相扑的少年》两部励志青春动作片。虽然这两部片影响力稍逊于《谈谈情,跳跳舞》,但在他的导演生涯中意义颇大,比如,正式确定了竹中直人、本木雅弘为首的一拨演员合作班底。此外,两部片更大的意义在于,掀起并推动了彼时日本电影的运动题材热。而且《相扑》里女扮男装上阵比赛,成为当时运动题材影片里难得的有设计的笑点与冷幽默。


  抗争体制
  悠哉悠哉曾十年没拍片


周防正行超级随性,不仅不像河濑直美那样因为亲近戛纳扬名世界,巅峰时期还曾息影十年


  混沌中蹦出来的周防正行随性至极,在拍完《谈谈情,跳跳舞》达到事业最高峰后,他出人意料地息影,整整十年没有拍片。对于这时间颇长的断档,周防正行的解释略显无厘头,“我一直在筹备片子、想题材,一晃眼没想到就十年过去了。”


  其实这一点都不意外,作为一个太过于特立独行的导演,周防正行的举止从来都带着离经叛道的味道。《五个光头的少年》拍摄时期,东宝公司曾拒绝发行,影片最终仅在少量影院上映,很多人都是日后在电视上才得以补看。东宝和周防正行的矛盾在于,他们不认同从未合作过的本木雅弘,以及当时还算新人的铃木保奈美,而且周防正行粉红电影的出身也让他们戴起有色眼镜。后来的《五个相扑的少年》,周防正行又因为薪资问题和大映公司闹得不欢而散,最终结果是,他彻底放弃大片商,选择成立自己的独立公司AltamiraPictureslnc。


  也正因为有了AltamiraPictureslnc,周防正行才能耗费四年时间潜心拍摄控诉司法不公的《即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窈窕舞妓》这部他构思了20多年的作品也才终于得以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不按常理出牌,但出片率并不算高的周防正行又能轻易扼住票房与口碑的七寸。他家放着有“日本奥斯卡”之称的日本电影学院奖奖杯,作品也屡屡冲入年度票房榜。谈到这些荣誉时,周防正行倒是又害羞了,“我的作品,包括是枝裕和导演的《如父如子》、泷田洋二郎导演的《入殓师》这些文艺片在国内票房好,可能是因为那些不经常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人都很喜欢吧。”


专访周防正行:中国竟然有那么多人看过《谈谈情,跳跳舞》!

 

周防正行的《谈谈情,跳跳舞》成为中国影迷“必看N部电影”榜单常客,该片还曾被好莱坞翻拍


  腾讯娱乐:这次《窈窕舞妓》的题材是怎么敲定的?


  周防正行:这是20年前开始准备的一个片子,之前不是有过《跃跃欲试》、《谈谈情,跳跳舞》两个片子吗?都是一种类型的片子,少年少女进入传统社会的一种适应感受,真实感受。为什么花20年呢?就是因为20年我一直想拍,但是在之前遇到《谈谈情,跳跳舞》之后,那个就可以直接拍了,所以就先拍了那个,然后之后也有很多契机和很多时间,但是都没有对上,比如说别人拍了他想拍的东西或者主演没找到,现在终于实现了。


  腾讯娱乐:简单说,大家都说导演受小津安二郎的影响很大,在这部片子里有没有体现?至少从题材上来说是很像,很接近的。


  周防正行:电影中的可能不是说所有的都是受到小津风格的影响,可能有一些比如说对于日本传统的拍摄,怎么拍摄的方式,可能是模仿了他,学习了他怎么拍,怎么拍得好,学习一部分。


  腾讯娱乐:导演你知不知道在中国你其实有一定知名度的。


  周防正行:我去过北京和广州做文化交流,当时就发现,有很多人都看过《谈谈情,跳跳舞》,我就觉得很奇怪,那个片子没有在中国上映,但是大家都在哪里看到的呢?就觉得受到大家的欢迎很震惊的。


  腾讯娱乐:能谈谈跟立教一派其他人之间的关系吗?有私交吗?


  周防正行:我跟他们没有太多私人方面的交流,黑泽清是我的前辈,我做过他的副导演,跟青山真治只是有过见面,见了之后闲谈了一些时间,然后盐田明彦是我的后辈,所以就请他帮过一些忙,就是这样。


  腾讯娱乐:您的电影票房和口碑总是都很不错,怎么做到的?


  周防正行:我做电影的一个宗旨就是,不管你爱不爱看电影,都会在我的电影中找到乐趣。所以,票房好的话,可能是不经常看电影的那些人贡献的吧(笑)?评价好的话,可能是那些经常看电影的人给的吧(笑)。


  腾讯娱乐:您的电影在国内拿奖无数,但好像在国际很少有斩获。有想过原因吗?


  周防正行:其实《谈谈情,跳跳舞》还是在美国拿过很多奖啦。嗯,可能欧洲的话要拿奖或者好评,必须是特别先锋的片子吧。我的片子还是传统题材为主。


  腾讯娱乐:对大多数普通观众而言,他们都很好奇,为什么日本电影鲜少有大投资大制作大规模的电影。


  周防正行:日本市场比较小,都专注国内市场。中国好啊,有比较大的市场,钱抛出去还能赚回来。以后日本在国外的市场扩大了的话,可能会有这些作品。


  >>>任意门: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专题

幕后人员:

统筹
曾剑 罗雪萍
责编
陈媛
撰稿
付超
视频
秦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