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 下一个

和其他来柏林享受电影节的演员们不一样,郭晓冬和柏林有种特别的联结,这种联结始于八年前在这里拍摄过的《颐和园》,至今,不可断绝。

8年前,郭晓冬出演了《颐和园》中“周伟”这个生活在柏林的角色。虽然这部电影因为各种原因在中国被禁映,但影片中那份充满爱与痛的撕裂青春,却被很多文艺青年奉为经典。

8年后,依然是娄烨,把郭晓冬再次带到了柏林,新片《推拿》入围了第64届柏林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一下飞机,柏林的一切都把他带回了那段伤感的过往,郭晓冬说:“对周伟来说,那份情,无法释怀。”而他也带着周伟的思想重走了那些周伟曾走过的路,在这里,郭晓冬提笔用简单朴实的叙述,向我们讲述了一段不为人知的柏林往事。


腾讯娱乐柏林电影节专稿 (文/郭晓冬) (点击关注他的微视)

第二次来到柏林,刚下飞机的时候,我们公司的人问:“冬哥,你送若古是不是这个门呀?”我说:“对呀对呀,你们怎么知道的?”,他们说:“我们都看了呀。”很有感觉。所以电影很神奇,我会觉得我以前在这边生活过,不是我郭晓冬,而是周伟。8年之后重返柏林,我脑子里全是周伟的状态,周伟的记忆。特别神奇。


说到这里,我必须好好的控诉娄烨一下,当时我在柏林呆了一个多月。刚来的时候娄烨就把我一个人撒出去,说:“郭晓冬,你自己出去吧”,我说:“啊?去哪儿?”他说:“我不知道,你爱去哪儿去哪儿,必须让你自己出去。”他说,因为周伟刚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谁都不认识,一句德语不会讲,他说你就得从头开始。


不光要自己出去游荡,娄烨还要求剧组的其它人都孤立我。于是,原本在国内相处挺好的同事,到了柏林以后,忽然间都不理我了?我做错什么了?我不停地自我检讨,感到特别孤独,很感伤,那份情,无法释怀。这种感觉很像当时戏中的周伟,对他来讲,他无法释怀那段情,发生太多的事情里边的感情,也是这样。当时我只能不停的给我太太程丽莎发短信诉苦,那时候我们刚刚开始谈恋爱,幸好有她的支持和鼓励,现在想起来那段日子真的很感激她。

郭晓冬在《推拿》中上演了血腥的虐心桥段

一直到过去好几年,我都被蒙在鼓里。直到有一次到娄烨家吃饭,听他跟我们的摄影师聊起这件事,才恍然大悟。娄烨说,他需要我当时进入那种极致的孤独情绪中,所以就想了这么个“损招”。虽然我很郁闷,但说实话,我也很感激他,我很赞赏他的工作方法,如果将来有一天我能够做导演去表达自己故事的时候,我可能也会这样要求我的演员。

因为有着这样的渊源,我对柏林充满着别样的情感。很多次,我都很想再回来看看,看看李缇跳楼的地方、跟李媞分手的那个公寓、那周围工作过的地方、我打工的地方、还有那个酒吧……我都想去看一看。所以这一次重返柏林,对我来说真的非常特别,我觉得当时来柏林我赚了,因为不是郭晓冬一个人来的,他带着周伟一起来的,这次再来柏林,对我来说也是一样,我不是一个人,我是带着两个人的思想来看柏林的。

幕后人员

独家撰文
郭晓冬郭晓冬
统筹
罗不灵罗不灵
曾剑曾剑
策划编辑
宋小卡宋小卡
设计
建文建文
技术
华仔华仔
腾讯娱乐微信官号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