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
上一个 下一个

腾讯娱乐柏林专稿(文/喻德术 视频、摄影/张超 责编/宋小卡)

“前段审查过了!”谈及《推拿》能否内地公映,娄烨摸了摸他圆圆的脑袋、脸上挤出几丝笑容;不过很快又严肃起来:“对我来说警报还没有解除,我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2月11日晚,柏林下起了小雨,有些阴冷;娄烨的采访被安排在一个临时搭建的简易房子里面,他穿着深色棉质衬衣、脖子上挂着长长的围巾,一副老文青模样。说话时,娄烨的声音永远保持在同一个音调上,就算说到咬牙切齿的事情也绝对不会提高半分,最多在措辞上有所区别;总之,他是早就已经见惯了大风大浪、宠辱不惊。

但就是眼前这个儒雅、从容的人,倔强起来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这么多年,他坚持走国际路线而不走国内路线、坚持用自己熟悉的演员而不用大牌明星、坚持拍小众题材而不向商业市场低头、坚持拍大尺度激情戏而不遮遮掩掩……而其最大的坚持,则是始终不肯向中国的电影审查制度低头,就算撞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娄烨已经成为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上公认的“中国大师”

坚持走国际路线:因为我的影片要在欧洲销售

新片《推拿》入围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娄烨于是也第一次来到柏林。至此,娄烨跑遍了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并成为这片土地上公认的“中国大师”。

今年柏林电影节期间,要约娄烨的专访非常困难,数不清的海外媒体围在他身边团团转。一位法国的媒体同行问腾讯的采访时间是多少分钟,我说45分钟,他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什么?我们才15分钟!”

腾讯娱乐:为什么您会对海外电影节这么感兴趣,好像哪儿都有你?

娄烨:不是说我感兴趣,差不多我的所有影片都是合拍,也就是说是从国内和国外两方面融资的,所以说实际上很简单的一个逻辑,就是你需要在欧洲销售这个影片,而欧洲三大电影节是非常重要的发布平台。

腾讯娱乐:另一方面,也是他们对您感兴趣。

娄烨:那我很荣幸。

腾讯娱乐:有想过为什么他们会对你这么感兴趣吗?虽然这个问题我应该去问他们。

娄烨:我以前的影片绝大部分都在欧洲销售过,他们可能知道一些,所以会感兴趣。很多原因吧,可能包括我被禁也是一个原因,当然这是五六年以前的事儿了。

腾讯娱乐:那国内的电影节你有关注吗?

娄烨:不是特别了解。之前我也参加过上海电影节的论坛,我个人感觉还是不错的,是国内比较专业的一个电影节,但具体我不是特别了解。我也参加过南京影展,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那也是一个电影节,我觉得可能那个电影节更好一点儿,它的组织方式和选片方式都还是不错的。


《推拿》剧组中郭晓冬、秦昊、黄轩都是与娄烨多次合作过的人

坚持用自己熟悉的演员:合适才是最重要的

娄烨一直痴迷于用相对固定的演员——早期的周迅和章子怡倒是个例外,这些年郭晓冬、秦昊和郝蕾成了他电影中的常客,现在又加进来一个黄轩——连续合作了《春分沉醉的夜晚》和《推拿》。

以秦昊为例,《春分沉醉的晚上》、《浮城谜事》和《推拿》,一连三部电影都用他做主演,以至于有网友看了秦昊和伊能静的恋情之后好奇心大起:“娄烨和秦昊难道真的没在一起吗?”

腾讯娱乐:您一直坚持用那几个固定的演员,是因为不愿意跟不了解的人合作吗?

娄烨:当然跟他们合作非常愉快,而且互相非常了解,他们也很熟悉我的工作方式了,但实际上还是因为他们比较合适他们要扮演的那个人物。

腾讯娱乐:说一下郭晓冬和秦昊吧,合作了这么多次。

娄烨:秦昊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演员,而且他的状况这几年来越来越好,我觉得他还能更好。我想,《推拿》里头他的表现还是非常突出的,他对整个盲人的扮演这个工作实际上是成功的,而且是非常困难的。

腾讯娱乐:秦昊身上到底哪些特质是非常吸引你的?

娄烨:好多吧,但一下子说不上来。比如说他可以扮演像《浮城谜事》那样一个家庭的男人,他也能扮演盲人,我觉得他的跨度还是很大的,他自身的调整也非常有效。

腾讯娱乐:秦昊说,沙复明这个角色是你劝他来演的?

娄烨:对,我跟他说,这个角色非常适合你来演,结果又一次证明我是对的。

腾讯娱乐:那郭晓冬呢,貌似你对他也很宠爱,哈哈。

娄烨:上一次合作是《颐和园》,这一次演王大夫,我觉得他就是王大夫啊,这是我看到那个角色时的第一印象,他和郭晓冬的状况很像:非常温和,但有时候特别不讲理,他会有些特别极端的表现。实际上,我觉得他能够把握住不同角色内在的东西。

腾讯娱乐:这次郝蕾没有参演《推拿》,是不是因为拍的时候她刚好怀孕了?

娄烨:那让郝蕾参加你觉得她适合演谁呢?


娄烨虽然在欧洲有很高名望,但在国内市场却很少受到观众认可

坚持拍小众题材 娄烨:一直都在为票房拍电影啊

娄烨的电影,一直保持着对社会底层人物或特殊群体的关注,比如《春风沉醉的晚上》写的是男同,《推拿》拍的则是盲人群体。但是这些底层人物或特殊群体又是生活中最容易碰到的普通人,比如盲人,中国有六七百万,比丹麦、芬兰、挪威等一整个国家的人还多。

因为不是主流商业题材加上审查原因,娄烨的电影极少在影院市场上获得观众认可。

腾讯娱乐:你的电影为什么一直选这些比较特殊的群体去展现?

娄烨:还是跟随自己的感悟吧,选择本身它就是一个态度,就是一个作者的态度。

腾讯娱乐:你平时是特别关注这类人吗?

娄烨:也不是,我没有给自己任务说要去关注那些所谓的社会底层或者说是小群体,但问题是这些人平时就在你身边啊,你生活里头就有啊,不是说你去关注,就是很自然的事。

腾讯娱乐:还是有一种情怀吧,如果非要说得高大上一点的话。

娄烨:是,但这取决于每个作者不一样。不等于你不关注了什么东西(比如同性恋),就代表它有什么错误,这本身就是很错误的。每个导演关注的范围和关注的事情不一样,其实是很正常的。

腾讯娱乐: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以您在业界的地位和知名度,肯定还是有很多商业片项目找您去拍,可您都没有接手。

娄烨:我个人认为,所谓的商业片或艺术电影,这个界限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尤其是在作者电影范畴里头,不存在艺术和商业的区别,只存在这个作者和那个作者的区别。所以,还是看这个题材、这个故事是不是感动你,是不是你特别想把它拍成电影,这个选择实际上商业片和艺术片是一样的。

腾讯娱乐:那你会纯粹为了票房去拍一部电影吗?

娄烨:我现在一直都在为票房拍电影啊。因为这些片子都得去销售、都得去卖。从这个角度来说,实际上都是在为票房拍电影,但导演的工作又不是为了票房本身,你不能想着票房来工作,对我个人来说是这个感受。


《推拿》中郭晓冬也有全裸出镜的激情戏,也依然有不少虐心镜头

郭晓冬再度全裸出演 娄烨:基本上是处在一个正常状况

几乎娄烨所有的电影,片中必有激情戏,而且尺度不是一般的大。就连《推拿》,郭晓冬也有在片中全裸出镜。

于是也有网友表示好奇:难道没有激情戏,就不能成其为电影了么?

腾讯娱乐:差不多每部电影都有激情戏,这是一个什么状况?

娄烨:我觉得这是一个正常尺度吧。其实所谓的激情戏,我觉得它是根据故事和人物来确定尺度的,有些电影需要非常大的尺度,有些电影不需要。每个作品都不一样,但我个人认为,我基本上是处在一个正常状况。

腾讯娱乐:就是这个激情戏你是不想回避的,而是正视?

娄烨:干吗要回避?

腾讯娱乐:可要是不回避,就会带来风险,因为我们的审查制度是没办法改变的。

娄烨:为什么没办法改变?你可以别回答。

腾讯娱乐:就是你要是尺度比较大的话,它就会让你改、让你删啊。

娄烨:对啊。

腾讯娱乐:非常麻烦。

娄烨:这个我再说说。谈到色情的水准,如果它在电影故事里面不需要特别强调的话,删了就删了;但如果说这个性和暴力在影片当中非常重要,要求删就过分了,它就破坏了这部电影整个的格局。

中国电影一直在重复这样的事情,然后在这种情况下,电影审查制度造成的结果只有两种,一种是创作者自己破坏这部影片,还没拍就自宫了。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被迫的,电影审查的压制。我觉得这个游戏并不好玩,也没有什么产出,也没有任何人从这个游戏当中获利,包括电影审查局,因为他们也是麻烦重重,困难重重。


除了《浮城谜事》,娄烨的电影还没有一部在国内正式公映过

坚持不向审查制度妥协 娄烨:《推拿》不过审除非有人眼瞎

从早期的《危情少女》、《周末情人》,到后来的《紫蝴蝶》、《苏州河》、《颐和园》,再到近年的《春风沉醉的晚上》,娄烨的电影极少堂而皇之地走进影院与观众见面。惟一的一次例外是近年的《浮城谜事》,虽然最终公映,但因为二次审查,娄烨一怒之下放弃了署名权。

这次《推拿》会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吗?

腾讯娱乐:谈到电影审查制度,您是不是感到很头疼?

娄烨:可能不只是我一个人头疼吧。它真的是需要所有业界导演都坐下来和电影体制有一个对话,一个面对面的、诚实的、坦诚的对话,因为这个电影审查制度实际上对双方都没有什么好处,它影响了整个中国电影行业和中国电影艺术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为什么不能坐下来谈一下,找到另一个哪怕是中间的解决方案?为什么要等、要等多久?当然你也可以决定就这样了,那你就这样吧。

腾讯娱乐:《推拿》是不是已经通过了内地审查?

娄烨:对,前段审查过了,应该是回去以后要准备市场放映,甚至公映,然后有一个公映计划,但电影审查制度它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终止一部电影的上映,就像上次《浮城谜事》一样,所以对我来说警报没有解除,我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但是站在我的角度来说,如果说像《推拿》这种原著小说获得过矛盾文学奖的、已经公开发行畅销两年、然后还改编过电视剧、话剧的电影都会有影检麻烦,那只能说明两件事情,就是电影审查委员会的那些人都是瞎子;要不,还有一件事儿就是不要看中国电影这么辉煌,它实际上还是处在黑暗中。

腾讯娱乐:过审的那个版本跟这边是一样的吗?

娄烨:我没有两个版本。

腾讯娱乐:那真是恭喜,不容易。

娄烨:等公映以后你再恭喜。

腾讯娱乐:其实我们今天这个谈话,我觉得你是一个很坦率的人,什么问题、好多问题只要拿出来沟通,还是有希望进步的,但有时候说真话反而得罪人,你有没有这个担心?

娄烨:我不会比以前得罪的人更多,该得罪的都得罪了。

幕后人员

专题统筹
罗不灵罗不灵
曾剑曾剑
采访撰文
喻德术喻德术
视频摄影
张超张超
责编
宋小卡宋小卡
设计
建文建文
制作
华仔华仔
腾讯娱乐微信官号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