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七年前,世界上还没有“白百何”这个人;大约三年前,你问“白百何是谁”,很多人可能会一脸茫然地看着你,然后摇摇头。

  可如今,白百何除了是“歌王的女人”——三年前陈羽凡也还没有成为“歌王”,她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那就是2013年中国最具票房号召力的女演员,没有之一。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事实就摆在那里:今年的《分手合约》和《被偷走的那五年》,票房都至少1.5亿;而正在热映的《私人订制》目前已经超过5亿,最终有望冲向7亿。

  白百何就像是忽然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横空出世,以不到30岁的年纪,在这里呼风唤雨。再看其个人生活:“歌王”之妻,22岁结婚,23岁生子,如今已经在考虑要第二胎了。

  什么情况?专访间,白百何安静地坐下来,听到那一连串的成绩,她稳了稳情绪,平淡地来了一句:“我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阅读全文] [高清组图]



                  白百何:我不是喜剧演员 (视频/王栋)


封面人物

  出演《私人订制》,是白百何事业最重要的分水岭:此前不管是《失恋33天》,还是《分手合约》和《被偷走的那五年》,导演基本都是新人,可以说,白百何从来没有与两岸三地的顶级大导演合作过,但她从冯小刚这里打开了一个缺口。

  怎么和冯小刚搭上线的?白百何呵呵直乐:“我接到《私人订制》的剧本应该是去年6月份,是在滕华涛导演(代表作《失恋33天》)的婚礼上,”当时去了很多导演,比如有过合作的赵宝刚导演,白百何就去打了招呼,“然后也跟冯导打了招呼,冯导就说明年我要拍一个电影,咱们一块儿拍吧。要么2、3、4月,要么4、5、6月,这两个时间你留出来。”

  那么,白百何到底跟冯小刚打了一句什么样的招呼,能让对方直接敲定要与她合作?白百何哈哈大笑,透露自己其实就说了三个字:导演好!

  白百何在这之前跟冯小刚一点都不熟,甚至从来没有说过除了“导演好”三个字以外的话。也正因为没什么深交,滕华涛的婚礼当晚冯小刚跟她说要合作时,白百何其实没怎么往心里去:“基本上特别像有的时候见面了说,改天吃个饭啊,改天也不一定是哪一天。”

  但是没过多久,合作就真的来了,冯小刚的电话打到了白百何的公司:“就说要拍了,导演身边的工作人员来敲时间,然后就跟王朔老师见了一个面。”因为婚礼当晚冯小刚只说了一句要合作,至于是什么题材、什么故事,提都没提:“好像导演和王老师两个人已经把框架和演员都想好了,就等着通知我们。”

  这事儿确实蹊跷,冯小刚为什么忽然决定用白百何,她托着下巴,一副犯难的样子:“可能是导演看过我以前的一些作品,比如《失恋33天》。”

  后来冯小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终于揭开了谜底,他说白百何这个角色一开始就定下了:“我觉得女演员要说演娇羞百媚,演这种性感或者演那种妖娆,国内有那么几位还真是不错。但你说要演那种不着调的,确实不多,所以物以稀为贵,百何就仗着这么一偏门儿。”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生我材必有用吧,接受采访的当儿,白百何挺着腰板儿、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眼睛忽闪忽闪地眨巴个不停,确实有几分不着调的感觉。


白百何

封面人物

  更有意思的是,2006年之前,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白百何”这个人,她的原名叫白雪,来自青岛,2002年考进中央戏剧学院,和文章、唐嫣是同学。

  为什么要去改名?是因为相信宿命吗——娱乐圈有很多人都相信宿命、找大师改名,然后星途就一帆风顺,如舒淇原名叫林立慧、成龙原名叫陈港生。

  白百何否认了这个猜测,原来在2006年一个相熟的中央台责编建议她改个名字,理由是她与一位已经走红的歌手同名。“我想也对”,于是找来当时还没成为丈夫的陈羽凡帮忙,“陈老师帮我找了一个身边的朋友,起了两个名字,一个叫百何,另一个叫白佳,我更喜欢百何这个名字,然后我也不想去掉我的姓,陈老师说那就别纠结了,就干脆叫白百何好了。”就这样,在自己毕业的那一年,她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字:白百何。

  接下来她演了几年电视剧,也没闯出太大名堂,然后在2011年撞到了《失恋33天》,一炮而红。之后她一连拍了几部“小妞电影”,2013年底,白百何忽然鸟枪换炮,成了冯小刚贺岁喜剧里的女一号。

  从“小有名气”到“最具票房号召力”,一切来得如梦似幻,比戏剧本身还戏剧。对于这种人生的“剧变”,白百何没有“飘”起来、她“沉”住了气:“可能很多人觉得我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突然就变成现在这样一种状态,其实我之前一直都有在演一些电视剧,只不过在2011年的时候我碰到了属于我自己的角色,属于我自己的电影。”

  因此,白百何不认为自己是横空出世:“我在每次拍戏的时候都有很努力,很认真地去完成我的工作。所以我的成绩可能跟我的付出有成到正比,当然以后也会。”

  不过,白百何觉得当演员很辛苦,最近为了宣传《私人订制》,每天凌晨一点前没时间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又得起床,奔赴机场或者接受采访。“其实演员本身就只是一个外表光鲜亮丽的职业,然后自己很苦,只有自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谈到这里,白百何有些唏嘘,她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稍微放松下来:“我认为人的命运都是安排好的,除去安排好的部分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所以,我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封面人物

  人红了,免不了被拿来比较,国内不少人都把白百何与李小璐、王珞丹归于同一类演员,因为年龄相仿,角色又都偏向于“小清新”。专访之前,白百何身边的工作人员一再给记者打招呼,说不要问这个话题,因为“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可白百何本人并不介意,在她看来,作为一个演员,不管是贴标签,还是被人黑一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当你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你难免会喜欢做一些计较或者是说话有一点尖酸刻薄,或者是比较任性的时候,现在不会了。现在我都接受。”顿了一顿反问道:“你不接受、放不开又有什么办法呢?难道你找他理论吗?我觉得这是对自己职业尊重度的问题。”听起来更像是在自我说服。

  不过她也有介意的事,比如给自己的风格下定论,“我更擅长什么我现在没有办法做一个总结。因为我拍的戏实在是很少,就是这么几部电影。然后有能让大家笑的,也有能让大家哭的。所以我觉得我没有必要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喜剧演员或者别的什么演员。但是导演貌似是看到了我身上更喜的这一部分,然后把它拎出来放在了《私人订制》里面。”

  所以,虽然成了“冯女郎”,白百何仍然有遗憾:“我的孩子都五岁了,还没有人找我演过妈妈。”这个辣妈还需要特殊一点,“我想演一个单身妈妈,因为我还没生小孩之前,有一段时间好像特别喜欢单身妈妈,然后也看了几个单身妈妈的报道,她们都用网名,我觉得她们还是挺不容易的,挺辛苦。因为一直在演女性视角的电影,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题材。”

  不止在题材上倾向于女性视角,白百何为了家里的女士着想,还准备多拍些电视剧:“我外婆跟奶奶年纪都挺大了,去电影院特别容易睡觉,她们更希望在电视上看到我。电视其实是一个更贴心的传达方式,你坐在家里面就能看。”

  看来2013年在大银幕收获颇丰的白百何,在新一年,要冲进小荧幕大干一场了。



封面人物

  在走红之前,白百何就完成了她人生中的另外两件事情:结婚和生子。按照传统观念,这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件事情,可在演艺圈,女明星结婚晚似乎才是“正道”。

  所以白百何在22岁选择嫁给陈羽凡,自然遭到了很多朋友的反对,包括家人也觉得很惊讶:“我结婚的时候我妈就很惊讶,觉得稍微有点早。”

  而且决定结婚的时候,两人主演并因此结缘的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正在播,反响很好:“班里面的同学大概会以为我有一个比较好的发展,然后会开始去拍戏,当时确实有很多戏在找我拍。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我什么都不干就结婚了。”白百何自认是一个特有主见的人,一旦自己决定了谁也改变不了:“我是双鱼座,爱情至上的星座。”

  那22岁就结婚有没有后悔过?白百何脱口而出道:“我其实第一时间想说,偶尔有一点后悔,这个后悔是因为不能出去玩了,两个人一起。后悔的不是结婚,结婚还好。”

  想拥有二人世界,是白百何的心声。“好闺蜜”文章就曾爆料,2011年宣传《失恋33天》时,他与白百何夫妻俩乘车去吃饭,两人坐前后排还要一直拉着手,即使是在讨论工作那恩爱劲儿也让文章无法直视,“我当时就忍无可忍感叹说:‘7年了!我看着你们俩7年了!应该没有感觉了!但现在还是浑身起鸡皮疙瘩!’”

  不过结婚多年,哪对夫妻没有点摩擦,如今两人一个是“歌王”,一个是“女王”,听谁的?“小事听我的,大事听他的。”白百何再次呵呵直乐:“买房买车是大事。我们如果有很大的家庭的事情要去商量的话,肯定得找陈老师商量,那我自己做不了主,交个电费,我还用跟他报备吗,我自己交就行了。”

  至于工作上,两人就各管各的,互不干扰。即使有好的剧本,她也很少建议对方去接:“因为他很忙,他是一个组合,如果他去演戏了,他男人(指胡海泉)要干什么去?”

  在白百何嘴里,胡海泉是陈羽凡“他男人”:“他俩在一起的时间,比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多多了。比如我一进组了,就很难见到他。”虽然陈羽凡很贴心,白百何每拍一部戏,“他都至少会来探一次班。”

  老公陪一个男人那么多时间,吃醋吗?白百何带着调皮的口气说:“不吃醋。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他开心就好。”末了,还不忘夸赞一下对方:“他们两个人一起走了这么多年,我也觉得挺骄傲的。”



封面人物

  与陈羽凡结婚第二年,白百何就生了孩子。说起儿子元宝,她立马兴奋起来。可23岁就生孩子,这在女演员中还是极为少见。白百何说怀孕完全不是意外,这是基于两点考虑:“陈老师那个时候已经30多岁了,而且我也喜欢孩子。”

  有了孩子之后,白百何发现自己的人生有了巨变,本以为结了婚生了孩子,一样想干嘛就干嘛,可元宝出生后,白百何发现自己“真不是那样的主儿,刚出门两天大概就疯了,想家、想元宝。没想到内心的挂念是这样的,就是瞬间就理解了什么叫‘养儿方知父母恩’,我才想到我出来上学那几年我妈得多挂念我啊。”

  虽然没有原来自由,但白百何说自己宽容了很多:“你可能会希望所有人都能接纳你的小孩,同时你也就明白了,你需要更宽容地去接纳别人”。

  如今元宝快6岁了,有想法,也会表达了,白百何对他的要求是要尊重长辈,不能顶嘴:“目前这个阶段可能看得比较紧一点,因为他外公外婆有时候会稍微有点惯着他,我们如果再不站出来说他,他会养成坏习惯。”

  有意思的是,元宝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个大明星,他只知道爸爸是大明星:“他认为只有唱歌的才是明星,所以很崇拜。”谈到这里,白百何笑着回忆:“如果犯了错,小的事情我说说他就行了,他要是没有犯大的比较原则性的错误的话,就不用他爸爸出面,他比较怕他爸爸。”

  那这么崇拜爸爸,以后要不要进娱乐圈?白百何一口断定会阻止:“因为很辛苦的一件事情,而且现在媒体都很厉害,这很可怕。我自己知道是怎样一回事,当然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再去经受这些,除此之外我们基本上会尊重他的决定和选择。”

  好在元宝还没有透露出这方面的兴趣,不过他很想有个弟弟妹妹,恰好白百何也想再生个孩子:“我也很想再要一个(孩子),只是目前没有计划出来什么时候要”。

  或许下次再见白百何,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白百何
白百何

  专访正式开始前,白百何身边的工作人员拿着笔,不停地在记者的采访提纲上划道道,这个不许问,那个也不许问。当时心里一紧:这个采访可能很难搞。

  可当采访开始,记者心里的疑虑马上就打消了,就像白百何自己说的那样,她现在的状态很放松。而且,白百何身上有一种天生的喜感,问到尴尬的问题或说到高兴的事情她习惯“哈哈”一下,比如说到陈羽凡为什么演戏很少,她脱口而出:“如果他去演戏了,他男人要干什么去?”逗得所有在场的人笑成一团。

  随后的拍照环节,白百何也发挥着喜剧天分,摆了几十种搞怪Pose。当摄影师让她摆一个佯装生气的表情时,她笑了:“再这么拍下去,不用摆,就快了。”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封面人物

  • 封面人物黄渤
  • 封面人物臧天朔
  • 封面人物田亮叶一茜
  • 封面人物李亚鹏
  • 封面人物林志颖
  • 封面人物甄子丹
  • 封面人物孙俪
  • 封面人物刘嘉玲
  • 封面人物韩红
  • 封面人物秦海璐
  • 封面人物李宇春
  • 封面人物周杰伦
  • 封面人物文章
  • 封面人物郭敬明
  • 封面人物刘德华
  • 封面人物黄晓明
  • 封面人物俞灏明
  • 封面人物赵薇
  • 封面人物周星驰
  • 封面人物章子怡
  • 封面人物成龙
  • 封面人物徐峥
  • 封面人物蔡康永
  • 封面人物冯小刚
  • 封面人物徐帆
  • 封面人物陈奕迅
  • 封面人物高晓松
  • 封面人物徐静蕾
  • 封面人物梁朝伟
  • 封面人物杨幂
  • 封面人物范冰冰

腾讯娱乐微信官号

回顶部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