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我,很多演员都很好,他们只不过是选错了行,他们真的很可怜,我只不过是巧合,做了一个卖脸的演员,我做演员的时候,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们随便骂我,调侃我,无所谓,但做公益实在不容易,求大家帮帮忙。”在拉萨之行的媒体答谢会上,陈坤一口气干掉一瓶啤酒,说完这段话,眼睛里充满泪水。

  圈儿里有很多明星做公益,大姐韩红、大哥成龙,自诩为文化商人的李亚鹏……相比之下,无论从背景、性格,陈坤都不像是张罗这摊事儿的人。

  “在我的思维体系里,没有谁按照我期望的生活给予我想要的,所有的生活都是随机的,唯有坦然面对并且乐观感恩地往前走。”父母离异、酸楚的童年、一夜成名、不小心当了爸爸……陈坤曾经被“随机”的生活打垮过,但38岁的他现在“活明白了”,人应该,也必须学会接受一切既定的事实。

  “‘行走的力量’就是希望大家通过行走,让自己静下来,思考一下,跟自己对话。”陈坤像个传道士一样,一遍又一遍地解说自己的公益理念,他希望通过行走救赎自己,也救赎别人。

  采访之前,他正在大声埋怨工作人员为什么要请一个旅游网站的媒体做专访。可就在半个小时前的发布会上,他刚刚被任命为拉萨首位“城市形象大使”,第二天,“行走”的路线经过了宗角禄康公园、布达拉宫、拉鲁湿地、大昭寺……以及这座城市的各个景点。

  陈坤说,自己发脾气大多数是因为“急”,“我正在改,慢慢来”。他也承认自己偶尔会矫枉过正,对待同行的队友,他发过飙,骂过人;对儿子,他不会任由他撒娇、无理取闹,因为“想得到就必须讲出道理”。

  为了保持原则,陈坤表现得多少有些不近人情:“不是所有的要求我都可以做,对于一个无理的要求,我有权利说‘不’”。他一根筋、近乎偏执地秉持着做人的原则,执行着自己的公益理念。

  在拉萨的三天,我们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到一个真实的“行者”,并非是“演员陈坤”。[阅读全文] [高清组图]



               陈坤:我生活的层面没有人可以强迫 (摄像/后期 王栋)


封面人物

  田原和陈坤一起合作了电影《过界男女》,拍戏之余,陈坤总会给她讲佛法,“很治愈,我特别感谢他”,在田原看来,“不同的人生经历造成了每个人在世上修行方法不同,而陈坤在佛法里找到了最适合他的方式。”

  出生在重庆江北区的陈坤有一个并不幸福的童年,父母离异,十一岁前跟着姥姥在茶园里长大,之后跟着母亲、继父还有两个弟弟,五口人挤在一个十三平方米的房子里,父母和小弟睡在里屋,他和大弟就睡在过道上。那是一张上下铺,紧挨着一扇窗户,窗户上糊着一层纸。邻居欺负,小朋友看不起,敏感早熟的少年过早地承担了他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责任,他白天读职高,晚上在夜总会当服务生。

  但陈坤一直在努力改变命运,19岁考上东方歌舞团,隔年考上北京电影学院,他花了一个暑假的时间凑够了这笔学费,继而才开始了和赵薇、黄晓明同班的大学生涯。可因为贫困,仍然是白天上课晚上唱歌。他不爱说话,也没什么朋友,整个人拧巴着,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孤僻、高傲”,但这无法改变在经济最窘迫的时候,他不得不开口要求同学请他吃饭的尴尬事实。

  2003年非典时期,人们只能闷在家里,看电视成为一种重要的消遣,恰好当时各个电视台都在放《金粉世家》,白西装、大背头,念着诗追心上人的金燕西火了,从此陈坤成了“七少爷”,助理,车子,房子……应约而至。

  但一夜成名的陈坤却一度陷入恐慌,他得了忧郁症,觉得自己的成功不过是个巧合:“有一天我开车在路上,看到繁华的街景,如梭的车流,穿行的人群,突然间觉得特别害怕!我觉得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属于自己!我随时会失去它们。那天回到家里,我第一件事就是把我所有的银行卡全部交给我的家人,把卡的密码告诉他们。”

  导演张扬非常理解陈坤一夜成名后的恐慌,“内心要很强大才能做演员,成名是非常痛苦的过程,每个演员都会经历那么一些挣扎。他们在生活里始终是一个被动的、被选择的感觉,会让人的内心有一些扭曲。”

  为了不被名利裹挟,陈坤选择了禅定,情绪不好或者遇到难题的时候,他喜欢一个人在外面一直走,“我们不一定要看一部好的电影,不一定要去听一场好的音乐会,不一定要跟好的朋友去倾诉才能解决心理的不满和不开心。其实我们安静下来可以自我疗伤的。”

  于是,2010年7月筹备个人工作室时,就有了“行走的力量”。陈坤还为行走附加了一条规则——禁语。“只有不讲话的行走,才能安静下来,才能倾听到内心的声音,与自己对话。”



封面人物

  在“行走”之前,陈坤拍了不少作品。2008年,陈坤凭借《云水谣》拿到了百花影帝头衔,那时,他的同班同学黄晓明还没有一部大银幕代表作。然而这几年,陈坤却逐渐放慢了脚步,《画皮》之后,他给自己放了8个月的大假,到了2013年,他整整一年没有拍戏,而此时没得闲的黄晓明终于迎来“质”的飞跃,一举夺得华表、金鸡两座影帝奖杯。

  “镜头永远对着我时,我却变得不珍惜了”。

  从第一部戏就是绝对男一号的陈坤,在荧幕上的形象永远是敏感,脆弱的,这让他感到疲惫。他推掉很多主演邀约,请缨出演《建国大业》中只有几句台词的蒋经国;不要一分钱扮《让子弹飞》中的大反派胡万,还解释道:“姜文没让我拿钱出去我就很高兴了,就算是我花钱买胶片吧。”

  恰恰是“蒋经国”、“胡万”这样性格鲜明的配角,真正激发了陈坤对表演的热情:“我不是特别在意一定要当主角,一定要是个大明星,我的核心是成为一个好演员,我现在30多岁了,有一定存款,还有那么多人给予我喜欢。我希望接下来诚恳地去选择我喜欢做的事情,做我喜欢做的项目,演我喜欢做的角色,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喜不喜欢”是陈坤决定一件事做与不做的基准,“帮忙”也是如此。2013年,当“小伙伴”周迅陷入与谢霆锋的绯闻风波时,陈坤是第一时间站出来“挡子弹”的人,除了讽刺“愚乐圈”,还安慰事件的女主角“快去放假”。因为在陈坤眼里,“小迅是一个至情至深的人,是几个值得留念的好朋友之一”。

  不过,“不是所有的帮忙我都应该帮的,但如果是你急需的,即便你不提出来,我都会帮忙,因为我看到你需要了,并且我很乐意在那一刻去帮助。”或许是想到什么,他情绪激动起来:“你提出要求以后没有达成,你身边的朋友来骂你,跟他们有关系吗?是我跟他的事,你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吗?你们不知道。我允许你们说,但我依然保持我不帮忙的态度。”

  较起真儿来,陈坤很决绝。



陈坤

封面人物

  坚持原则的陈坤,对待儿子优优,也保持着一套严厉的教育方法。面对我们的镜头,他不愿多说,但是在他一本自传体的书中这样写道:

  面对记者的偷拍镜头,我会对儿子很认真地说:“因为爸爸的职业是演员,就好像你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爸爸被打,你就在那儿哭着打电视机一样,其实不是真的,你要知道爸爸是在很认真地扮演角色,因为大家喜欢我呢,很多人想了解爸爸的生活,了解你的存在,所以他们会好奇你,但你不要难过。”

  陈坤并不喜欢儿子这么早就要面对成人的世界,因为那些长枪短炮仅仅是为了满足大众对他的好奇心,他觉得没有必要回答任何问题:“我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当我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即使面对儿子,陈坤也选择隐瞒:“当然儿子有时候也会问到妈妈是谁,我总是微笑着告诉他 ,有一天你会知道的。”陈坤在书中解释道,“我并不是对他撒谎,我只是想让他知道,我对他的关心与爱是百分之一百的。”

  在他看来“存在即合理”,既然无法改变人生,就要学着接受,“就好像我也没有预计好,我爸爸妈妈离婚了,我也没有预计好,就出名了,我也没有预计好,儿子就来了,谁说只有完整家庭的孩子才可以幸福,我从来不这么认为。”

  比起同龄人,优优坚强太多,“他小时候也会嚷嚷,但哭了之后他不太会叫妈妈,我从来没有听到儿子在我面前叫过一次妈妈。”甚至在一次意外中,优优脚受了伤,当鲜血止不住地往外淌时,他没有大哭大闹,只是强忍着疼痛对陈坤说,“爸爸,这算一次考试么?”

  陈坤也承认,在教育儿子上,“有点偏执”,说这话时,他笑着用双手抓了一下耳朵,似乎是在认错,不过马上又很坚持地说,“我讨厌孩子给我无理取闹、撒娇要东西,讲出道理来是我想要的。”



封面人物

  “你的性格一直很拧巴?”“是你认为拧巴。”采访中,遇到不认同的观点,陈坤会抢过话头,飞快地盖过提问,挑起眉毛,神情似笑非笑。

  也许是从小的经历让陈坤根本幽默不起来,刚出道的时候,他甚至四处收集冷笑话,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沉重。可伪装毕竟是伪装,陈坤每次玩“冷幽默”都让身边的工作人员捏一把冷汗。

  某次以睡眠为主题的活动中,有男记者问他“你的睡眠质量怎么样?”陈坤脱口而出:“我的睡眠质量挺好的,你要不要跟我睡一次呢?”被这句话一下噎住的男记者立刻转过脸不再提问。另一次群访时,他突然指着正对面的摄像大哥大声说:“嗳!你的门没关!”只见摄像大哥一阵脸红,连忙捂住裤裆,全场气氛尴尬不已……

  除了玩冷幽默,陈坤也没少给媒体摆臭脸,电影《花木兰》的探班中,记者问他梳小辫的造型会不会出现在影片中,他竟当场发飙,不耐烦地说“你怎么这么弱”。

  去年夏天,陈坤以选秀节目的评委身份亮相,又一次提醒大众他的严厉与直白。

  节目里他完全不给选手留面儿,“花样美男真不行”、“能力不强”、“歌唱得不好,舞也跳得不好”……陈坤瞪着大眼,批评起来绝不嘴软。甚至面对谢霆锋他也没有收敛,在《快男》发布会上,陈坤突然从座位上弹开,指着谢霆锋大喊:“他放了个屁!”事后再被记者问起,他再度调侃谢霆锋:“因为还是很臭。”

  难怪陈坤的绰号叫“水瓶座的怪叔叔”,他自己也觉察到:“有时说话不太经过大脑,特别是接受采访的时候,太爱较劲。”

  这种“较劲”为他招来不少骂声,但他却坚持自己做人的态度:“人身上有一点孤傲的劲是很重要的,哪怕现在还是一介白丁,骨气会让身边的人尊重你。”



封面人物

  “他天性里面,有一种特别向好的情怀。”

  好友朱哲琴提起陈坤,就自然回忆起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他一见我就叫‘姐姐、姐姐’,皮肤黑黑的,眼睛很有神,我还以为他是哪个公司的导游。”后来,陈坤把他珍藏的一座佛像送给朱哲琴,但她却没有接受:“我说我不带回家,你要为我保存他,让他还那么清洁,就如同初次见到的你一样。”

  或许也是看到了陈坤的这一点,“老顽童”孙冕视这个另类的后辈为亲兄弟:“我人生中有很多朋友,也有很多明星朋友。但是我跟他承诺,我要一直陪他走(指“行走的力量”活动),走到我走不动为止。”

  也许,和“演员陈坤”、“父亲陈坤”相比,“行者陈坤”是另外一个人,通过公益项目他学会了放松,甚至学会了如何社交:“以前我做演员的时候完全可以像自闭症一样在家里宅着,只要等到一个合同签了字后就去拍戏,拍了戏就去拿钱。可当我决定要做行走力量项目的时候,我一下子从演员被大家照顾,变成了要请大家帮忙,请你帮忙能不能批我们一条路让我们能走,请你帮忙让我请你们吃顿饭……”

  以前不会喝酒的他也渐渐锻炼出酒量:“陪您喝酒,让您高兴一点,给我们盖个章,让我们这个项目可以顺利进行下去这不挺好。”但是,酒桌上可一点不能放松,“因为在饭桌上要求别人帮忙,脑子里面还一直绷着一根筋,千万别喝醉了,别把我说的话给忘了。”说完陈坤就笑了,追加了一句“这个非常有趣”。

  这几年,为了项目东奔西跑,各处“刷脸”,没时间赚钱却很快乐,他称自己这是“犯贱本性”:“我当了十几年演员,曾经以为娱乐圈是我的全部生活,但其实,我并没有回到生活的真正层面,没有求人帮忙时的感悟,没有喝不动酒还要再喝的感悟,但通过这两年的思考和沉淀,我已经准备好再回去演戏了,一箭双雕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现在“行者”陈坤已经准备好,做回演员。



陈坤

  与陈坤对话的一个多小时里,充满了正能量,那些关于喜悦、洒脱的字眼闪闪发光,采访到一半,摄像师的灯“啪”的熄灭了,陈坤乐呵呵地说:“看!我把你的灯都说灭了!”大家哄笑一片。

  陈坤有首老歌叫做《谜》,有这么一句歌词令人印象深刻:谜一样的我,拒绝任何概括,秘密的旋窝,永远矛盾的组合。

  在外人眼中,陈坤也许就是谜一般的矛盾体,有着谜一样的故事。

  但在这三天的拉萨行中,我看到的他敏感、细腻、认真,绝对的完美主义。他有什么说什么,即使吵架也对事不对人。可惜生活中大部分的人要客套要交际要奉迎,说话要揣测要掂量要斟酌,实在烦得很。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封面人物

  • 封面人物黄渤
  • 封面人物臧天朔
  • 封面人物田亮叶一茜
  • 封面人物李亚鹏
  • 封面人物林志颖
  • 封面人物甄子丹
  • 封面人物孙俪
  • 封面人物刘嘉玲
  • 封面人物韩红
  • 封面人物秦海璐
  • 封面人物李宇春
  • 封面人物周杰伦
  • 封面人物文章
  • 封面人物郭敬明
  • 封面人物刘德华
  • 封面人物黄晓明
  • 封面人物俞灏明
  • 封面人物赵薇
  • 封面人物周星驰
  • 封面人物章子怡
  • 封面人物成龙
  • 封面人物徐峥
  • 封面人物蔡康永
  • 封面人物冯小刚
  • 封面人物徐帆
  • 封面人物陈奕迅
  • 封面人物高晓松
  • 封面人物徐静蕾
  • 封面人物梁朝伟
  • 封面人物杨幂
  • 封面人物范冰冰

腾讯娱乐微信官号

回顶部
娱乐观封面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