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过去了,回首中国电影市场上的批片(即被中国买断了版权的海外片),有的赚得盆满钵满,有的亏得血本无归。

     实际上,这只是今年中国电影市场资本运作的案例之一,其时代大背景是:2013年中国的故事片产量有望突破800部、全国城市影院票房接近220亿,各项数据均创历史新高。

     腾讯娱乐记者经过长时间调查采访,了解到海外批片在中国的境遇变化,希望其野史风韵能博观众一笑,同时也给准备入行的新玩儿家打一支小小的“预防针”:批片看似赚钱容易,实则水深难测;如果手里抱着好片子却摇不到号(即拿到上映指标),那就算哭到昏天黑地、六月飞雪也没有用。 【详细

数据:2013海外片57部 批片较2012下跌近半

     目前中国境内上映的海外片主要分三种:特种分账片、普通分账片和批片,数量每年分别为14部、20部和30部左右。

2013年国内上映的部分美国批片

2013年国内上映的部分美国批片

     2013年,中国境内公映的14部特种分账片分别是《霍比特人:意外之旅》、《巨人捕手杰克》、《魔境仙踪》、《特种部队2:全面反击》、《疯狂原始人》、《星际迷航2:暗黑无界》、《超人:钢铁之躯》、《环太平洋》、《侏罗纪公园》、《怪兽大学》、《蓝精灵2》、《极速蜗牛》、《雷神2:黑暗世界》和《森林战士》。

     另外20部普通分账片分别是《007:大破天幕杀机》、《侠探杰克》、《悲惨世界》、《虎胆龙威5》、《被解救的姜戈》、《遗落战境》、《重返地球》、《惊天危机》、《追踪长尾豹马修》、《速度与激情6》、《独行侠》、《极乐空间》、《了不起的盖茨比》、《金刚狼2》、《私人B计划》、《斯大林格勒》、《背水一战》、《地心引力》,《极速风流》和《雪国列车》,但《极速风流》和《雪国列车》推迟至2014年,普通分账片于是变成了18部。

     剩余海外片都是批片,其中又分为美国片和非美国片,其中美国片是《夺命追踪》、《云图》、《劫案迷云》、《生化危机5》、《钢铁侠3》、《赤警威龙》、《乔布斯》、《惊天魔盗团》、《精灵旅社》、《金蝉脱壳》、《赤焰战场2》、《饥饿游戏2》和《奥林匹斯的陷落》(又名《白宫陷落》),共13部。原定2013年公映的《圣杯神器:骸骨之城》和《安德的游戏》推迟至2014年,且《安德的游戏》还从批片变成了普通分账片。

     其它国家的批片大致有12部,它们分别是《夺宝联盟》、《巴黎淘气帮》、《特警判官》、《逆世界》、《铁娘子:坚固柔情》、《星爸客》、《致命黑兰》、《会飞的小精灵》、《萨米大冒险2》、《海啸奇迹》、《穿越火线》和《狼少年》。

     据统计,2012年中国的引进片数量高达87部,除去12部港台片,世界其它国家或地区的影片高达75部,创历史之最。同时这75部影片中,除去14部特种片和20部普通分账片,批片多达41部,同样创历史之最。2013年的57部进口片,特种片和分账片加起来为32部,只比2012年少了两部。但2013年批片只有25部,与2012年的41部相比,差不多少了一半。

     另一项值得注意的数据是,2013年的25部批片中,美国片占13部,世界其它国家或地区的影片只有12部。而2012年上映的41部批片中,美国片大约只有4部,世界其它国家或地区的占去37部,是2013年的3倍有余。

案例:“钢铁侠”撑死“狼少年”饿死

《钢铁侠》这次十分重视中国市场,来中国又吃又逛,亲民过头。。

《钢铁侠》这次十分重视中国市场,来中国又吃又逛,亲民过头。。

     2013年的批片市场,数量虽然骤减,但赚钱的并不在少数。

     一众批片中,当数《钢铁侠3》“最土豪”。由于有中方投资(上海DMG娱乐传媒集团)和中方演员(王学圻和范冰冰),该片最初本来想捞一个“合拍片”的身份——这样就能享受国产片待遇,但无奈相关主管部门“斤斤计较”,“钢铁侠”于是没钻到这个空子。 。

     不过,“钢铁侠”也是来着不善,善者不来,虽然没弄到“合拍片”身份,最后几经周折成了“批片”——这也就意味着其内地发行权被中方买断。尽管在上映期内遇到了《致青春》的强势竞争,但《钢铁侠3》最后还是拿下了7.54亿票房,位居2013年内地市场引进片之最。对于其内地发行方来讲,拿到的票房分成扣除掉版权费,剩下的都是自己的,这简直就是饱到要“撑死”的节奏。

《狼少年》中韩遭遇大不同

《狼少年》中韩遭遇大不同

     另一部票房大卖的批片是施瓦辛格和史泰龙主演的《金蝉脱壳》,据记者从知情者处获悉,其版权价格约为400万美金,加上宣发费最多也就三四千万人民币,票房过亿就能回本,可该片最后卖了2.6亿,数钱数到手软。

     其它国家或地区的批片,最受瞩目的当数加拿大和法国合拍的《逆世界》,其中国票房高达7000多万人民币,比它在全球其它所有国家或地区的总票房(5000多万人民币)还要高。中国上映一周之后,该片才登陆美国,累计票房只有可怜的6.8万美元(约42万人民币),差距之大让人觉得有点搞笑。

     当然,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并非所有批片最后都笑得出来。史泰龙主演的《赤警威龙》总票房只有1200万左右,与《金蝉脱壳》相比难以望其项背。奥斯卡影后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的《铁娘子:坚固柔情》也只有500多万,收回成本都成困难。

     而与《私人订制》同日公映(2013年12月19日)的韩国爱情片《狼少年》,虽然2012年在韩国公映时曾刷新爱情片票房纪录,但到中国之后几乎无人问津,至今票房只有400来万。至于其成本,根据记者从知情者处获得的消息:版权费加上宣发费,少说也得千万上下,亏本几乎成为定局。

     当然,最惨的并非《狼少年》,加拿大喜剧《星爸客》2011年在其本土公映时曾拿下票房冠军,可其中国票房只有可怜的60多万人民币,恐怕连基本的物料费用(包括数字拷贝、海报等)都赚不回来。荷兰和比利时合拍的《会飞的小精灵》,票房则低到没有详细统计。

幕后分析:需“摇号”才能上映伤不起

《巴黎淘气帮》等虽然已经在国内国内公映了的批片,大家还是比较陌生。

《巴黎淘气帮》等虽然已经在国内国内公映了的批片,大家还是比较陌生。

     2012年41部批片,2013年暴跌至25部,原因何在?

     记者获悉,这主要是受三点因素的制约:其一,2012年占用了2013年的部分指标。其二,经过2012年的井喷,2013年想拿到批片的指标难度增大。2012年的普通分账片《圣杯神器:骸骨之城》和《安德的游戏》尚推迟至2014年上映,批片就更难说了。

     那么,这个批片指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对批片颇有研究的上影集团创作策划部主任助理刘嘉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中国,原则上只有中影集团和华夏电影公司有权引进和发行海外片,最近两年有所放开,一些民营公司或个人也开始进入这个行当:“你、我,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去做,只要你有本事,你就可以在那种电影节上跟片方协商,看中的片子就买,那是你花多少钱的问题。”但是买完之后,买家需要到中影集团去拿一个批片公映的指标;拿不到这个指标,再好的片子也只能抱在手里哭。

     可是,每一年的指标是有限的;而最近一两年,由于《敢死队》、《机械师》等批片的大卖,刺激了一大批有人脉、有实力的个人或公司进入到批片领域,他们都有项目、都想拿到指标。这个时候,“中标”就开始变得像北京的汽车“摇号”一样艰难:“你只能排队,看中影集团能不能给你一个指标。曾经我一朋友就碰到过这种情况,就是要跟另一部片子拼抢一个美国指标,两者之间暂时只能先上一个,那就看你的人脉和运气了。”

     于是,想拿批片指标,变成了和汽车“摇号”相差无几的事情:同样不按先后顺序来、同样具有偶然性。更要命的是,汽车“摇号”靠运气的成分更大一些,不怎么需要人脉;可批片的“摇号”经常会参杂进人脉因素,有的片子好几年都拿不到,有的很快就能搞定。

     而这种情况体现在实际案例上,就是不少批片都是其它国家或地区好几年前的片子,比如今年公映的《巴黎淘气帮》,早在2009年9月30日就已经在法国公映了,差不多4年后才在中国露面。《星爸客》则是2011年的片子,也是拖了好几年才在中国上映。

     相比之下,美国批片则相对幸运,《惊天魔盗团》、《金蝉脱壳》等的中美上映时间相隔很近;而《钢铁侠3》、《饥饿游戏2》、《逆世界》等,中国的公映时间则早于美国,这不单是片子有实力,人脉也非常通达。

价格飙升玩儿家越来越谨慎

《敢死队》第二部的版权价格翻了好几番

《敢死队》第二部的版权价格翻了好几番

     批片数量的暴跌,除了指标被挤压、“摇号“越来越难,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价格飙升,利润空间降低、同时风险加大。

     以《敢死队》系列电影为例,2010年《敢死队》第一部的版权价格仅为50万美元,所有宣发费用加起来也不过百万美元,票房却超过2亿。于是到了2012年的《敢死队2》,版权价格飙升至800万美元,加上宣发费接近千万美元,按道理说1.5亿左右就能回本,可影片最后卖了3亿多,再次赚得盆满钵满,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更多人进入这个行业。

     除了美国片,其它国家或地区批片的价格也水涨船高。刘嘉琦告诉记者,前些年韩国片的版权一般三四十万美金就能拿到,但现在基本已经到了100万美金起,加上宣发得接近千万人民币,没有两万千万票房肯定赔本,风险骤然加大,这也让一部分公司或个人望而却步。

     另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一些海外国家或地区在售卖自己的影片版权时,要求“打包销售”,就是不单卖某一部片子给你,而是“卖一送二”、“买一送三”或者更多,表面上是便宜,可有些片子买过来后根本就上不了,即使上了观众也不认。

     “总之,买家经常是被迫一口气买下好几部片子,但其中通常只有1部好卖,其它几部都拖后腿,有的甚至沦为陪葬。”刘嘉琦分析说,这也从另一个层面上加大了批片的风险,让一些人心存忌惮、谨小慎微。

批片命运由市场决定

     记者还辗转联系到中影进出口公司总经理袁文强,他表示批片的命运由市场决定。首先从数量上讲:“现在的说法是根据市场需要,有的时候多、有的时候少。你要不信,你看看市场,有的年份它就多一点,有的年份它就少一点。”

     谈及批片的国别,袁文强说:“咱们国家就是倡导多国别、多题材影片。观众也希望能够了解各个国家的事情、通过影片了解各个国家的习俗、了解各个国家的发展,光你一个国家那是不行的。”

     那么,综合看来,哪样的批片更容易进入中国市场,或者说更容易获得中影的指标?袁文强先澄清说,“指标”的问题不要问他:“这个你应该去问政府,我们只负责具体的操作。至于具体到某部影片,我觉得是适合这个市场它就选上了,不适合这个市场就选不上。这个方面的操作主要是发行公司在操作,你要有发行公司的朋友,你去问他们。”

     另据袁文强透露,批片进入中国是一个“相互选择”的过程,并非单方面的意愿就能搞定:“有很多国家说咱们这儿搞回顾展、搞影展,咱们派人参加他们的电影节、电影市场,这是互相的、互动的,不是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年终策划
幕后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