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健

导演作品
Derek Kwok

微信官号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资讯。

记者/陆姝 薛建宇 责编/安琪

【编者按】最近正是新片的宣传期,所以郭子健的微博不可避免的谈的全是《救火英雄》。各种和谢霆锋、余文乐、任达华、胡军(balabala)的自拍和偷拍。一副很会自嗨的样子。和一堆“星星”在一起他很容易就被忽略。甚至看不到了。对于名气还在成长的他选择先不在乎。例如12亿票房和《西游降魔篇》。[详细][高清]

  先说个故事。在新片《救火英雄》的首映发布会上,有记者问郭子健:“有票房压力吗?”一旁的余文乐抢话:“他拍的电影都12亿票房了,还有什么压力啊!”

  郭子健笑说:“是啊!”

  余文乐笑:“还'是啊',你还真好意思啊!”

  是啊,说起这个12亿,还真有点不尴不尬。当初郭子健和周星驰联合执导《西游·降魔篇》,却在宣传的时候,片方出于票房的考虑,将郭子健几乎“隐形”,也激起不少知情人士为其鸣冤,郭子健多次接受采访也都表示自己并无半点怨言,本来也是跟周星驰学习。

  你可以说他会做人,结果是,郭子健非但没有跟周星驰反目,两人现在已经在继续筹拍《西游·降魔篇》的续集。你也可以说他运气好,曾志伟、刘德华、黎明、周星驰都愿意帮他,但机会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他也从没浪费过每一个机会。

  都说香港导演后继乏人,其实是金子总会发光。带着大制作《救火英雄》开始闯内地,刚刚过完自己38岁生日的郭子健,还有很多未来可以去畅想。

《西游降魔》宣传时郭子健在内地基本“隐形”。媒体上他的定位称呼是“联合导演”。

Part1穷小子的浪漫你不懂 "脏乱差"里拍情怀

  郭子健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的香港,土生土长。从小受到港片文化的熏陶,13岁时看《英雄本色》,令他痴迷,为他日后走电影路埋下了伏笔。

  冥冥之中,命运推动郭子健往自己热爱的那条道路走。22岁,他经朋友介绍,在电影《对不起,队冧你》中担任美术一职,重新燃起电影之火。他无意中发现香港的知名电影刊物《电影双周刊》要开一个编导训练班课程,宣传里写讲师有王家卫、陈嘉上……都是有名的导演。24岁的郭子健辞掉工作,真的报了那个班,虽然提到的大导演都没有来上课,但也为郭子健打开了一扇电影的门。

  郭子健从底层做起,拜师叶伟信,开始在多部香港电影中担任编剧、副导演,从片场一步一步成长起来。适逢曾志伟在香港大力扶植新导演,郭子健将自己写的剧本《野·良犬》送到曾志伟手里,更是令其在飞机上看到飙泪,当即决定投拍。

  《野·良犬》将镜头瞄准了香港社会的边缘人物,主角是黑社会、假扮成校工的古惑仔、假扮成代课女教师的杀手……郭子健凭借《野·良犬》提名当年金像奖新晋导演奖,最后却惜败于游乃海的《跟踪》。

  郭子健第二部电影《青苔》的故事发生在深水埗。深水埗是香港最早发展的区域之一,有大量的公共屋,也是最贫穷的地区,新移民比例也达到11.2%。《青苔》里所展现的内地来的妓女、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拾荒者、凶神恶煞的南亚人……在郭子健看来,都是生活中会常常碰到的人、很真实。但郭子健总能从这“脏乱差”里拍出点儿情怀。《青苔》终于帮他拿到了新晋导演奖。

  郭子健无不浪漫的回忆起年轻时过的穷日子:“我很喜欢音乐,也很喜欢抽烟,常常边抽烟边听音乐。年轻的时候,跟一帮朋友在一起,大家没有钱,拿来吃饭还是继续买烟?我们就拿这些钱去买一个CD回来,放音乐大家一起听,烟也只有这一口,抽一口给你,再给他,一圈抽回来就没有了。这种感觉很难得,也很浪漫。这种浪漫可能是在现代社会里没有人太重视的。"于是,郭子健把这个画面放进了《救火英雄》最后的高潮部分。”

胡军饰演内地到香港的消防员海洋,在片里和香港的同事产生了不少摩擦。

Part2 港人不看合拍片?心态要放平

  有影评人如此解读《青苔》,“种种矛盾与冲突,一定程度上映射着香港这座城市的包容性与后殖民语境下的各种族群的互动情况。”

  事实上,这个命题也一直存在于郭子健的每一部电影里。

  这一次,郭子健的野心是,试着医一医香港人的心病:“现在香港人好像对未来有一种很不确定、不安全、甚至是很恐惧的感觉。我就很想把这一种情况放在我的电影里,消防员面对黑烟,好像整个香港要面对黑暗一样,所以想到全城停电。”

  “如果你一定要把内地人放进去,然后给他们去配音,让他们去演香港人,或者把他们永远打造成内地来的‘呆仔’、‘坏人’,我就觉得这都不是我们现实里面的情况嘛,现实是,我们有很多跟内地人的合作,香港人也可能要说普通话,内地人跟我们沟通的时候,也会用到广东话。我只是把现实里发生的事情拍出来,这样香港观众也不会怪你是一个合拍片。”

  什么原因造成了港人的不安全感?郭子健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大环境的改变:“80年代、90年代的时候还很好,挣钱的机会很多,香港人有一种优越感,2000年以后,经济不断地走下坡,内地的发展也让香港人有一种,好像'失落的贵族'的感觉。还有很多内地的专才来到香港,威胁到一些本来很有优越感的一些人,也觉得很不安全。”

  同样关注社会气候变化的香港中生代导演还有彭浩翔,在颇具本土色彩的电影《志明与春娇》的第二部《春娇与志明》中,彭浩翔就设计春娇供职的化妆品店倒闭,要北上谋生的背景。

  “我觉得不单是在香港普通的社会,就是在电影创作里面也有这个问题。很多人这一年两年以来,鼓吹'香港本土电影'的概念,好像只要是合拍片,跟内地有关系的,香港人都不看。我觉得跟现在香港和内地的矛盾是很有关系的。”

  “上学的时候,内地同学的学业成绩全都比我们香港的人好,为什么我们不会歧视他们呢?不会当他们是洪水猛兽?反而还会请教他们,怎么样去把功课练得好一点。但是现在,就好像觉得内地人过来抢我们的东西?这是香港人的一种心态(的变化),我很希望在我们电影里面可以把这种感觉拉平一点。”

郭子健给谢霆锋的评价是冷静,他现在的状态就好像十多二十年前刘德华

Part3 霆锋第一天拍了6、70条 余文乐很草根

  郭子健说,自己一直以来处理演员方法,就是找到他最本色的一面,“余文乐之前也是演一些很酷,板着脸的感觉,认识他之后,觉得他其实是很草根的。说脏话啊,爱跟人聊天啊,永远不会安安静静的,永远好像没有很认真。我很想把这种感觉放到电影里,《青苔》他是第一次放下平常在电影里的那种紧张,我觉得效果很好,他之后在《志明与春娇》也是把这个发扬光大。”

 “我跟霆峰也是认识了很长时间,在拍《2002》(叶伟信导演,郭子健参与编剧)的时候,发现他也不像电影里那么‘拼命三郎’的感觉,好像永远不会犹疑就行动,很冲动的。其实认识之后,知道他是一个思前想后,很冷静的人,再大的事情在他面前发生,他也只是很平静地一笑。他走的每一步都想得很清楚,为什么要拍这个片子?为什么要搞这个公司?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全部都是在他计划内。所以我不能理解他为什么演的角色都是冲动的。”

  郭子健花了很长的时间跟余文乐、跟谢霆峰他们研究剧本,有意思的是,谢霆峰听完故事后,伸手把郭子健戴的眼镜摘了下来,戴在了自己的鼻梁上,郭子健笑着说:“我现在这个眼镜就是谢霆峰戏里面用的那个,一模一样!他觉得这个会让人在看他眼神的时候,有隔一层的感觉。”

  第一天拍谢霆峰跟安志杰在办公室的一段对话,“表面上很调皮,其实在背后埋藏着很多针锋相对的感觉”。其实前三条已经OK了,但郭子健和谢霆锋一起研究怎么用眼神、怎么说话、怎么反应,最后拍了一整天,差不多6、70条。

 

  郭子健还希望把他自己观察到的这些年谢霆锋和余文乐的成长,代入到他们的角色里:“他现在已经不同了,不是很爱笑了,就跟戏里面的角色一样,他现在就好像十多二十年前刘德华,还没有到周润发的程度,但已经不是新人。余文乐也是,我也觉得他现在好像20年前梁朝伟的感觉,看上去很不认真,很潇潇洒洒的感觉,但其实他也是很用心的一个演员,我很想把这种感觉放到里边,就好像你看以前陈可辛他们跟梁朝伟的合作,就好像朋友一样,彼此也很信任,可以把自己最好的放到对方的身上,我跟余文乐的相处也是这样子。”

  谢霆锋在《救火英雄》里也有一场哭戏,但却和以往激动、外化的处理方式相当不同了。坐在黑暗的角落里,没有特写,只是擦一擦脸,然后走掉。拍完之后,谢霆锋自己很喜欢,还叮嘱郭子健:“你不要给我在后面配什么哭的声音啊,补一个特写啊,你千万不要!"我说"你放心,我第一天跟你说的时候,我就是不要你这些东西,所以我一定不会出卖你,不会在最后把这些加进去。”

  郭子健真的太能聊,一个问题能答出3000字来,采访了1个小时之后,我还有一堆问题没来得及问。我因而确信,他在拍片现场必定也是精力十分旺盛的人。片场锻炼人也消耗人,当个熟练工容易,当个创作者却太难,尤其是在香港导演创作力日渐衰退、日益被市场边缘化的今天。郭子健大概深谙其中的生存法则,早学会了去粗取精,因而能不断在创作上搞搞新意。
  访谈到最后,郭子健说对自己电影素养影响最大的导演是黑泽明,“把类型片和艺术片结合得天衣无缝”,他爱看他的每一部武士片,如数家珍。也不讳言,《救火英雄》里的很东西,都是跟《七武士》学来的。

幕后人员:

监制
曾剑
记者
陆姝 薛建宇
责编
安琪
设计
廉莲
制作
韩振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