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中国好歌曲》火了,霍尊、莫西子诗也火了。第二期节目收视率上升到1.95%,继续稳居全国网收视冠军,腾讯视频近五千万的播放量,《卷珠帘》、《明天不上班》、《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听high了导师,也震撼了观众。那么这些创作新人们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导师如何挑选?又是什么让原本不愿当导师的刘欢破了例?[详细]
分享

选手从哪里来?100位编导180天35个城市寻人


在已经播出的两期节目里,14首歌曲几乎包含了市场上的所有主流音乐形式,摇滚、爵士、民谣、RAP、POP,为了让每期节目的7首歌曲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节目组在后期剪辑时会打乱顺序混剪,而在早期的音乐收集时,导演组派遣编导前往各地音乐学校、酒吧等原创聚集地寻找。

《中国好歌曲》节目制作方灿星制作宣传总监陆伟对腾讯娱乐透露,导演组派下去的导演总人数是47个,如果把配合工作的人员全算上大约要100多了。去的城市全部加起来有35个。整个找人周期持续大约半年多。

此外,他们还在网络原创区试听挖掘,还会通过音乐人介绍这种更加直接有效的方式,当然,也有创作者毛遂自荐,已经进入了导演组视野的选手也会介绍认识的音乐人进来。

选秀导演亲自牵线搭桥 作曲系老师力荐学霸

湖北台的选秀导演亲自介绍莫西子诗参加《好歌曲》,张岭则是由入选学员马上又推荐。

莫西子诗:被导演组的锲而不舍打动

《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的作者莫西子诗在民谣圈子里早有了一定名气,他的音乐受到窦唯赏识,两人合作玩音乐已有一段时间,莫西原创的《不要怕》被山鹰组合瓦其依合收录在其个人专辑《黑鹰之梦》里,后来被吉克隽逸在好声音的舞台唱红。在这之前,莫西只是曾经登上过湖北卫视的一档选秀,而正是这次选秀认识的一位导演将他介绍给了《好歌曲》,不过,《好歌曲》的导演说服莫西的过程并不容易。

莫西说:“其实我对选秀一直不是很感冒,都是相当于给朋友帮忙,是完成任务的心态。参加《好歌曲》也是,因为我对选秀节目不太了解,本来是不去的,身边也有很多朋友反对我,但节目组导演特别热情,经常给我打电话,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挺感染我的。”

当导演找到莫西子诗时,他正在录音棚录音,莫西先为导演演唱了一首纯彝语的歌曲,导演组顾及到便于全国观众理解,建议莫西子诗把这首歌改一半汉语、一半彝语的形式,可是莫西子诗很固执,“当一首歌完成之后,轻易地修改它往往会画蛇添足。”这是莫西子诗的原则,他不想打破。

可是,导演组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样的歌曲也许能获得部分听者的青睐,但很难收获大范围的共鸣。但导演组看到了莫西的实力,也不愿放弃这位注定会成为话题的歌手,他们坚持不懈地跟进莫西子诗,而莫西周围的朋友也不断“怂恿”他,“应该让更多的人听到你的音乐!”最终,双方各退一步,莫西子诗换了一首作品拿到《好歌曲》的舞台上来唱,也就是这首打动了万千观众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这首歌正是他为其日本籍的女友创作的。

王思远:学霸受老师赏识

《好歌曲》的舞台上不乏专业院校的毕业生,比如《针针扎》辛若天,《她》王思远。王思远是导演组去沈阳音乐学院找人时由作曲系老师推荐的,王思远在读书的时候就一直是个学霸级的专业尖子。毕业后也很顺利的从事着幕后的工作。在听到《她》之后,导演组立刻决定将这首歌吸纳进来,而王思远很希望能来唱自己的歌,双方的合作就是一拍即合那么简单。

张岭:被已入选学员推荐

一首《喝酒Blues》让人听到了中文发音的浓浓爵士味,音乐人张岭在乐坛的地位让刘欢在其面前也不敢称老师。尽管是乐团老前辈,但张岭没有任何架子,他进入导演组视线是源自另一位入围学员马上又推荐,在听到张岭的音乐之后,所有都在感叹,“好声音”中有人能将黑人爵士唱得惟妙惟肖,但是能够将爵士乐灵魂渗入自己创作中的,恐怕在内地除了张岭也很难找到第二个。本人性格非常豁达大度的张岭也对节目组的一切安排毫无异议,并未因为自己的身份而不屑于参赛,这让节目组十分敬佩。而介绍张岭参加节目的马上又同样是一位非常出色的音乐人,目前他参加录制的节目尚未播出。

导演组网上挖奇才 微博投Demo也能行

对于网上发现的奇才谢帝,导演组最终用十几个电话说服了他前来参赛。

谢帝:十几个电话说服其参加

导演组的成员偶然间在网上听到了谢帝的这首成都方言RAP,当即将音乐拷贝下来,拿到了导演组的讨论会上播放,结果是整个会议室激动地人仰马翻,所有人都希望能在《好歌曲》的舞台上见到这个小子。于是,通过网上的联系方式,导演组找到了谢帝本人。

没想到的是,谢帝参加节目的意愿并不强烈。一方面,他本身并不在乎出名,另一方面他对这档节目并不了解。所以导演组光电话也就来回打了十几个,主要是向他介绍节目的整体流程和主题,他的顾虑主要是成都方言说唱在全国平台上怕大家没有那种亲切感,后来导演组还了解到,谢帝在成都九眼桥也算小有名气,在当地的活动上时常能够见到他的身影,但是由于之前跟当地电视台有过一段不快的经历,让他觉得电视台对于说唱歌手的不理解和不尊重,这让他对于参加电视节目有抵触心理。

于是,导演组一方面搬出赛制流程和“好歌曲”原创音乐节目本质介绍给他听,并开导他不能老是闷在这成都方言说唱这个圈子里,要把成都说唱带到更大的平台,另一方面还要安抚这个有些叛逆的年轻人的反感情绪。好在,谢帝最终被打动。

王晓天:看到毕夏微博主动投Demo

14首歌曲中,王晓天的《再见吧,喵小姐》唯独没有入选。几位导师虽并未推杆,但也深感惋惜,而在2013年中的快乐男声的舞台中,王晓天演唱的《董小姐》唱哭了黄绮珊,却也未能入围下一轮。

王晓天和第二季《好声音》的人气选手毕夏是老乡,彼此认识,王晓天是看到毕夏转的导演组找人的微博之后,主动投了demo到导演组,也就是《喵小姐》这首歌。导演感觉这首歌旋律不错,尤其是歌词很打动人,于是将这首歌选入了节目。

陆伟表示,至于结果之前谁也没法预盼,导师有专业的判断。尽管未能入选,王晓天依然很高兴,觉得特别满足,其乐观积极善良的性格特别有感染力。不论导师有没有选中这首歌,在节目中播出后,这首歌本身的影响力已经产生。

节目组自己还留了一手:昔日落选好声音变黑马

铃凯和周三是导演组在《中国好声音》落选时留下的优秀音乐人。

王衿霖:朋友没过,自己过了

常听有演员陪着朋友去考表演,结果是朋友没考上而自己考上的例子。王衿霖的“好歌曲”之路也是这样开启的。在朋友的煽动下一同参加,朋友落选,王衿霖入围。

不过,最初导演组相中的不是《她妈妈不喜欢我》,但王衿霖很坚持,因为这首歌是他本人特别喜欢的,而且写的是他自身的经历。在歌曲被导演组否了之后,他仍不遗余力的向导演组推荐,导演一开始没有答应,但当王衿霖前往上海试音时,听到了现场版的导演组感觉到了这首歌不一样的色彩,这才理解了王衿霖的用意。

铃凯:参加《好声音》试音未入围

早在2008年,铃凯就凭一首原创歌曲《Larkin Step》在网上窜红,YouTube点击量破百万,还曾经在澳大利亚独立唱片厂牌LempickaRecords录制并发表了个人的首张EP——《Honestly》,不过,铃凯的音乐事业发展的并不顺利,参加节目之前,她仍在酒吧唱歌。

去年,铃凯曾受邀参加第二季“好声音”的试音,但当时导演告诉她,其实她更适合明年的一档节目,生性腼腆的铃凯还以为导演是在用委婉的方式拒绝她。 “我没想到今年真的会有这样一档节目,所以我就来了。”

周三:曾带着导演挑《好声音》学员

《好歌曲》的副总导演吴群达第一次到云南为《中国好声音》挑选学员时就认识了周三,他是大家嘴里的“三爷”,所有人都夸他“特别厉害、特别牛”,“三爷”本人却异常低调。

“三爷”人很热情,陪着几个导演跑了二十几个酒吧。每到一个酒吧,所有人看到周三都尊敬地喊一声“三爷”,导演不由心里纳闷,这位“三爷”怎么这么受人尊敬?当听到周三的歌声,几位导演才了解到这个沉默男人的魅力。就像周三出现在《好歌曲》的现场一样,当时,酒吧里人影寥寥,“三爷”抱着吉他,把一首简单真挚的情歌谣娓娓道来。导演这样形容她第一次听到《一个歌手的情书》这首歌的感受:“那个时候我们终于知道他魅力在哪里,就在音乐这里。”

导演曾经邀请“三爷”来《中国好声音》,但被周三拒绝,他说对自己的声音没有自信,而当《中国好歌曲》开始筹备时,导演第一个就想到了周三,这才是属于他的舞台。

刘欢才是《中国好歌曲》的发起者

刘欢在《好歌曲》上的表现,要比他在《好声音》中更加兴奋和主动。

《中国好歌曲》开播前最大的看点就是曾拒绝了《好声音》第二季的刘欢,为了将他挽留在第二季《中国好声音》的舞台,灿星方面曾付诸许多努力,但最终也没能留住去意已决的他。冷不丁,观众又在《中国好歌曲》的导师席上看到了刘欢老师,他食言了?又怀念起做导师的感觉?

陆伟的回答惊人,根本就没有什么“食言”一说,因为刘欢就是这档节目的创意发起者!可以说,正是刘欢一直以来的愿望,才促使《好歌曲》这档节目的诞生。

“如果你们有兴趣也有勇气的话,可以在电视上做一档选原创歌曲的节目。”这是决意离开“好声音”导师席后的刘欢对灿星总裁田明说的话。对于刘欢的提议,陆伟这样理解:“刘欢老师觉得整个中国原创音乐产业核心是音乐歌曲,他当然愿意为这样的事情付出他的努力。”让刘欢没想到的是,在过了一段不短不长的时间之后,有关这档节目的方案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细心的观众也许发现了,刘欢在《好歌曲》上的表现,要比他在《好声音》中更加兴奋和主动。陆伟透露,刘欢的兴奋不只表现在节目中:“他非常兴奋,反复的跟我们沟通他的一些想法。他希望节目更多的体现对创作人的尊重,它的模式能让创作人感到荣耀,继而对音乐圈充满希望。”

陆伟说,正是刘欢的激情,才推动这档节目一步步向前:“包括我们后来找了一些其他音乐领域的制作人,让他们一块参与进来,来分析这些歌曲到底行不行。有很多人是因为刘欢老师来做这档节目,他们才有兴趣来参加,他们对节目提了很多的意见和建议,也给我们推荐了特别优秀的创作人。”陆伟称,节目到最后发展成为一个音乐圈的盛事,这是他们之前没有想到的。

蔡健雅是最后一个定下的导师

导师蔡健雅表现专业,和周华健、杨坤、刘欢也都很熟。

创意有了,搭班子是下一阶段的重要工作。作为一档应该把观众注意力集中在学员身上的节目,导师之间的化学反应要直接、利落,要专业,还不能抢了学员的戏,对于几位导师的选择,节目组坚持的第一原则是——彼此要熟。

“我们是档视听节目,如果老师之间陌生的话,他们需要磨合难度是很高的。我们希望这几个评委之间关系非常好,而且彼此的风格又很不一样。这样,他们会有充分的时间互动,谈话也比较自然。比如说杨坤和刘欢,《好声音》第一季时合作过,关系很好。周华健和蔡健雅他们和杨坤、刘欢也都很熟。”

刘欢自然不在话下,对于这档期盼已久的节目一定是倾尽所能,杨坤由于《好声音》时期打下的基础参与到节目中来的过程也非常顺利,与杨坤的经历类似,周华健曾经和《好歌曲》的很多学员一样经历过作品卖不出的苦日子,尽管之前从未担任过任何节目的导师,但说服他并没有用太久。

评委或导师席上至少要有一位女性,由于这是一档讲究原创的节目,而女性唱作人在圈中实属稀缺,因此,能够选择的范围本来就小之又小。

“蔡健雅老师过来我们是喜出望外的,她是我们最后才定下来的。她唯一表达过的担心就是她没有扮演过这类角色。周华健还好一些,他是那种非常喜欢聊天的人,特别爱沟通和交流。蔡健雅是一个非常内秀的创作人,她的音乐风格偏向于小众化,她担心节目会让她说很多话,和学员聊天什么的,这不是她的强项。这方面我们跟她做了很多沟通。只需要她做音乐方面的评点,哪怕讲音乐讲得很专业也没问题,因为这档节目需要专业,我们不需要她去做那些搞笑表演,这让她很放心。”

你还应该知道的事:编曲出自学员和乐队合作

记得第二期铃凯创作的歌曲《一个人》吗?当间奏中的电吉他过载声效想起,几位导师的脸上纷纷浮现夸张、但享受的表情。对于编曲来说,乐器个性化但合理的编配就相当于一篇美文中令人咋舌称赞的文字彩蛋,让人听后、读后倍感畅快。

在已播出的两期节目里,出色的编曲为数不少,陆伟告诉记者,所有的编曲都是由乐队和学员共同合作完成的,因此,乐队老师非常辛苦压力特别大,不同于《中国好声音》中大多数是观众熟悉的流行音乐,因此乐队与演唱者的合作要轻松许多,但由于《好歌曲》讲求原创,对于乐队来说,音调和节奏全部都是完全陌生的,因此,《好歌曲》中乐队与学员磨合的时间要数倍于《好声音》。

人们为《好歌曲》喝彩还因为它终于给出了真相,乐迷们一边在豆瓣、西祠、音悦台中听着不输职业音乐人的天才原创,一边忍受着官方口径的“创作力匮乏”,《好歌曲》一出,谁人再敢说华语乐坛没有好创作人?在赢得喝彩之后,更应该通过这档节目引起大众对底层原创音乐人的关注,毕竟,从为歌坛输血,到为乐坛造血,这才是音乐节目存在的意义。

本期主笔

邵登

本期责编

K.K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四爷

四爷

责编
小武

K.K

设计
陶乐

陶乐

制作
韩振华

韩振华

官方微博
腾讯音乐

腾讯音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