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第56届格莱美颁奖礼于北京时间1月27日在洛杉矶举办,最终蠢朋克乐队斩获5奖成大赢家。纵观每年的获奖名单,从大奖到小奖都是欧美音乐人的天下,看完每年的颁奖礼都不得不让国人问一句,除了宋祖英、郎朗,为什么近年来很少国内歌手入围格莱美?为什么周杰伦、李宇春、张杰等流行歌坛里好声音无一人能够获奖?它的评奖又真的是那么公平公正公开么?难道格莱美真的有黑幕? [详细]
分享

周杰伦李宇春国外不发专辑 想入围基本没戏

>>>点击查看第56届格莱美颁奖典礼完整版视频


入围过格莱美的宋祖英曾借助德国公司全球发行过专辑,而周杰伦李宇春不在此列自然无缘。

作为美国的四大音乐奖项之一,这其实就从某个程度定义了格莱美。这个由美国录音学院所颁发的奖项其最初的意义就是表彰全美业内的优秀人士,所以如同台湾金曲奖,格莱美的评审标准最基本的就是“全美发行”。同时在参选作品的时间上,格莱美也并不是按照完整的自然年度来计算,比如刚刚结束的第56届格莱美,它的入围作品是要在2012年10月1日到2013年9月30日之间在美国地区发行的作品。所以今年在格莱美上与丈夫Jay-Z有着精彩表演的Beyonce,尽管她的专辑在去年一众天后之战中大获全胜甚至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但是因为发行时间在12月,因此她依旧与这一届的格莱美无缘。

这样的基本条件从一开始就摒弃了大量的亚洲音乐作品,尤其是华语作品。因为地域及产业的限制,大量华语作品的发行地区仅限于东南亚,少量作品能在欧美发行。就好像周杰伦,出道至今发行过12张专辑,但这些作品仅在亚洲地区发行,所以连入围提名的资格都没有。

在2013年曾经获得过EMA全球艺人大奖的李宇春同样缺少被提名的资格。2012年9月发行的《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从时间上来说就已经不符合入围规定,加之这张作品仅在中国大陆地区发行,缺少了被提名的必要条件。

李玟张杰欠缺海外推广运作 要想入围也很难

除了专辑全球发行外,唱片公司的推荐也非常重要,张杰李玟就欠缺了入围的可能性。

如果一张华语唱片在美国发行了,我们就真能被提名么?这个可能性当然有,但其难度就好比中国男足全胜进入世界杯。

拥有比中国更大的唱片市场,美国每年发行的作品不计其数,那么发行的专辑想要入围除了评委的选择,唱片公司的推荐也非常重要。而唱片公司的推荐往往取决于很多因素:人气、销量、音乐水准,毕竟唱片公司考虑的是利益回报。

李玟曾在1999年加盟美国新力旗下的550 Music以CoCo Lee的名字发行英文唱片,这从原则上符合格莱美的入围基本条件,但当时在亚洲风头无两的李玟依旧无缘格莱美,整体音乐的水准的欠缺以及在美国的人气不足都是原因。反观英国歌手Adele,就算2012年底至今只发行一首电影主题曲《Skyfall》,也依然能斩获这一届格莱美的最佳电影歌曲奖。

像李玟这样由美国的唱片公司制作的作品尚且如此,国内的音乐水准制作出来的成品就更显得艰难。比如张杰的新作《爱,不解释》,从音乐角度来说他欠缺了能入围的可能性,内地流水线上的作品虽能体现他唱功,可从整体水准与欧美音乐相去甚远。加之唱片公司欠缺海外推广运作的实力,就算美国发行,也只会被淹没在无数的唱片里。毕竟他的作品在海外市场受众极小,这就从某个程度上否决了作品入围的可能性。

古典音乐很吃香 郎朗等演奏家更受老外青睐

郎朗曾以古典音乐家身份入围格莱美颁奖礼。图为:56届格莱美现场,郎朗与金属乐队作激情合奏。

虽然格莱美是更倾向于美国本土音乐的奖项,但华人在这个颁奖礼上并不是毫无建树。或许在流行音乐上我们很难抗衡欧美音乐,可从古典音乐、跨界音乐的角度上来说,我们并不缺乏人才。就像郎朗,继2008年之后,这一次他再度踏上格莱美的舞台,与Metallica合作了一场精彩的表演,这在证明郎朗本身的同时也说明古典音乐家偶尔的“跨界”在格莱美很讨巧。

相对流行音乐,古典音乐更为专业,没有语言隔阂,而且古典音乐的发行公司都拥有庞大的美国市场,也因此华人音乐家更容易获奖或被提名。比如马友友,这位法国出生的华裔凭借着惊人的天赋先后获得过17次格莱美大奖。这当然得益于马友友的精湛技艺,同时和他的音乐背景息息相关——美国本土的音乐人更容易受到青睐。

同样是古典音乐的演奏,郎朗也在2008年凭借古典音乐著名唱片公司DG在全美发行的《贝多芬钢琴协奏曲1号和4号》获得提名,虽然最终败北,但这至少证明,古典音乐演奏的确是相对于其他类别更容易被提名的。

中国及其他国家的演奏家想要摘得格莱美远没有美国的艺术家那么轻松,基本需要多次入围才有被肯定的机会。

真的想拿奖?除非你做跨界音乐或改行包装设计

相比较而言,唱片包装设计更容易获得格莱美评审青睐。图为四次入围设计奖的台湾设计师萧青阳及其代表作

除了古典音乐之外,跨界音乐及包装设计奖项也是相对容易被提名的。

格莱美在从美国走向世界的过程中一直维持一个微妙的平衡,各地区的主流流行音乐很难打进北美市场,但古典音乐及民族音乐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因此宋祖英、李炜等人的作品被提名也就显得合情合理。

宋祖英的《百年留声》借助德国老虎鱼公司在全美发行,这张凸显中国电影百年历史的作品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同时以中国民歌与古典音乐交融的形式表现也颇有新意,入围2007年的格莱美古典跨界专辑也就是情理之中。

而李炜作为旅居加拿大的华人古筝演奏家则是以中国文化为底蕴,《赤壁怀古》让美国人深刻的体会到中古文化的精髓,这种神秘的东方文化容易在大面积管弦乐中脱颖而出。

同样的,来自台湾的萧青阳作为四次入围格莱美包装的设计师也是以鲜明的东方文化与西方审美构架融合,比如曾经的入围作品《甜蜜的负荷─吴晟诗诵与吴晟诗歌》就以木皮凸显本土底蕴以及大爱的环保主题。

号称参加格莱美的华语歌手95%都是去打酱油!

号称去过格莱美的歌手萨顶顶、萧亚轩、金志文都没有被提名过,只是去观礼而已。

既然说格莱美如同音乐届的奥斯卡,那么除了名气之外,它也有着如奥斯卡的弊端,也不断的被大家诟病,可就算如此,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不然Katy Perry也不会对格莱美又爱又恨了。就算屡屡提名屡屡落空,今年也依旧要在颁奖礼上浴火演出。

不断打破享受记录的“水果姐”都如此,亚洲的歌手更是以前往格莱美为追求。从某个方面来说,参与格莱美可以获得更大的关注度,具有话题性,更重要的是有可能结识知名音乐人,为日后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2010年张靓颖因与喜多郎合作《印象西湖雨》而参与第52届格莱美,这张专辑让喜多郎入围格莱美,因此也让张靓颖踏上世界舞台,不但获得更多媒体关注,也让其国际化的路线多了重要一笔。随后2011年她再次获邀观礼,也成为内地乐坛少有的佳话。

同样,在第53届格莱美颁奖礼上,萧亚轩也是应奥斯卡影帝及格莱美得主吉米·福克斯之邀走上红毯,纯粹是凭私交去露个脸。而在今年,为了鼓励金志文,恒大音乐大手笔的送出第56届格莱美观礼门票,这不但是博取新闻话题的手段,也是借机让音乐人有学习的机会。

附录:华人格莱美提名(获奖)不完全统计

马友友

格莱美奖最佳室内乐演奏:1996、1993、1992、1987、1986

格莱美奖最佳乐器独奏奖(与交响乐团合奏):1998、1995、1993、1990

格莱美奖最佳乐器独奏奖(无交响乐团):1985

格莱美奖最佳古典音乐当代作曲奖:1995

格莱美奖最佳古典音乐专辑奖:1998

格莱美奖最佳古典混合音乐专辑奖:2009、2004、2001、1999

格莱美奖最佳民谣专辑:2013

谭盾

第45届格莱美最佳协奏曲大奖(《吉他协奏曲》)(2002)

第51届格莱美年度最佳歌剧提名(歌剧《秦始皇》)(2008)

第52界格莱美年度最佳演奏提名(《琵琶协奏曲》)(2009)

第53届格莱美年度最佳歌剧提名(歌剧《马可·波罗》)(2010)

萧青阳

2005 格莱美包装与内页 《飘浮手风琴》

2007 格莱美包装与内页 《我身骑白马》

2008 格莱美包装与内页 《甜蜜的负荷》

2010 格莱美包装与内页 《故事岛》

郎朗

2008最佳乐器独奏奖提名,并在第50届、第56届格莱美颁奖典礼演奏钢琴

央金拉姆

第53届格莱美奖,参与美国保罗·温特乐队作品《Miho: Journey To The Mountain》荣获“最佳新世纪专辑”奖,首位捧起格莱美奖杯的中国歌唱家。

田志仁

第53届格莱美奖,专辑《Calling all Dawns(呼唤黎明)》获“最佳古典跨界专辑”与“最佳配器伴奏”两项大奖。

张靓颖

第52届格莱美,凭借主唱喜多郎专辑《印象西湖》获第52届格莱美奖最佳New Age音乐专辑奖提名;并于2010年和2011年连续两次受邀出席并与喜多郎一同亮相格莱美红毯

郑司维

第52届格莱美“最佳唱片封套设计”提名

吴彤

第51届格莱美“songs of joy and peace”(马友友-最佳古典跨界专辑奖)中人声演唱兼乐器演奏

陈克兰

第51届格莱美“古典最佳器乐独奏奖”

宋祖英

第49届格莱美“最佳古典混合音乐专辑”提名

戴玉强

第47届格莱美“最佳男高音”提名

汤沐海

第44届格莱美“最佳独奏带乐队”提名

王健

第44届格莱美“最佳室内乐演奏奖”提名

格莱美是什么?说白了不过就是一个典礼,一个游戏。唱片公司以它为宣传平台,音乐人把它当做聚会,歌迷不过看个热闹。结果终究不会影响什么。

本期主笔

老佑

本期责编

K.K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四爷

四爷

责编
小武

K.K

设计
陶乐

陶乐

制作
韩振华

韩振华

官方微博
腾讯音乐

腾讯音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