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持续三个月的《中国好歌曲》已完美收官,内地乐坛迎来了原创春天,一大批原创音乐人开始崭露头角。同门师兄《中国好声音》前两季的火爆,令坊间一致判定,中国从来不缺好声音,缺的是好作品。但好歌曲节目播毕,这一观念被完全改写。一大批唱作人用他们的金曲响亮的昭告示人:内地乐坛有好声音,也有好歌曲![详细]
分享

原创音乐一把火烧到春晚 音乐产业步入良性循环

>>>>>>点击收看《中国好歌曲》视频全程回顾

去年夏天荧屏歌唱选秀忙,13档歌唱选拔类节目“你方唱罢我方登场”,可让观众记住的金曲数量寥寥。但《好歌曲》开机之初,刘欢就预言,“中国的原创音乐已经憋了这么多年,一定有一大批歌曲出来。”这个盛况果真实现了。光看《走进心时代》、《美味人生》、《江湖新能量》、《新九拍》这四张大碟,每张收录10-12首热歌,筛选捧红出的各具代表的新歌,至少有50首吧。霍尊的《卷珠帘》一把火烧到了春晚,谢帝的《明天不上班》被奉为“解压神曲”,赵照的《当你老了》唱哭多少人,赵雷的《画》被赞为神来之笔最美歌词,一大批好歌扎堆涌现。

媒体人丁博表示,其实每年市场上都产出不少专辑,可让人心酸的是,数不清的好歌被忽略,现在通过电视节目的形态,那些优秀作品总算受到关注,“于是就‘出现’了这些好歌,这可能是好歌曲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的作用。”他表示,中国不缺好歌曲,缺的是发掘好作品的好机制,“其实是有了好音乐,所以成就了这个节目。”

谈及这番繁荣景象, 《好歌曲》宣传总监陆伟称,“节目对推广原创音乐来说非常有意义,但还没到全国所有电视台重新恢复到上世纪80年代末流行音乐最火的时候——每个电视台都介绍音乐节目,每个歌手的新歌都能在电视上展示。只有到了这个地步,才能说整个音乐产业再次进入繁荣期和黄金发展期。我们只是开了个头,希望有尽量多的大众传播平台去推原创音乐,整个音乐产业才有良性循环的可能性。”

不过,在这张拯救好音乐的计划表中,通过节目推送只是第一步。“节目中推出的有代表性的原创作品只是其中一部分,我们会把它做成专辑,有些会被影视作品买去作为主题曲,有些歌被用作其他各种渠道。然后我们还希望这些唱作人,他们手里很多其他的歌,还没来得及在节目中展示的,能有好的唱片公司和我们一块儿合作。在他的知名度与创作实力已被认可的情况下,再去发行一些个人优秀的音乐作品,这比从零开始要有优势。他具有一个更好的起点,一方面能通过传统唱片发行,一方面我们也尝试做数字音乐方面的发行,希望能源源不断把他们创作的新歌推出去。”陆伟如是表示。

歌坛走红模式大逆转:上台唱原创歌曲才会红

以前的选秀节目,选手大多靠翻唱走红,翻唱简直成了选秀歌手的“救命稻草”。一曲《我的歌声里》让李代沫火得“没有一点点防备”,哪怕时过境迁小伙闹出事,仍有念念不忘的网友呼“曲婉婷大仇已报”。李宇春以《我的心里没有他》在超女舞台上脱颖而出,旭日阳刚取代原唱者汪峰将《春天里》搬上春晚舞台。却很少有人敢唱自己的原创歌曲,在大众眼里,拿着一把吉他上台演唱自己的原创作品,总显得很小众,会写歌的唱作人好像变得难登大雅之堂。快男贾盛强一曲《姐姐》后便消失了,主打小清新原创风的丁少华辗转《我型我秀》、《名师高徒》、《中国好声音》等多档节目却仍人气低迷,还有《中国梦之声》的赵晓好、洪善雪统统境遇不佳。

《中国好歌曲》却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大逆转,现在上台唱原创歌曲才会红。“当红辣子鸡”霍尊靠着一曲《卷珠帘》名声大噪,上春晚,发新单曲,《我爱好声音》、《我不是明星》等节目接连抛去橄榄枝,还有不少影视剧找上门求写主题曲,真真是风头无倆。谢帝掀起了一阵说唱风潮,好歌曲决赛夜,一众戴着棒球帽走着嘻哈风的小伙,操着一样的行头前去摇旗呐喊。谢帝告诉腾讯娱乐,商演价也已经翻番,过去参加一场只能分到600块,现在给个3、5万,他还得看心情,还有不少房地产找他给楼盘写歌。

另外,《好歌曲》学员胡莎莎已受邀参加上海爵士音乐节,莫西子诗、铃凯、刘相松、李夏受邀北京影响音乐节。到处是一派红红火火、欣欣向荣的气象。节目宣传总监陆伟透露,“我们打算把一些人打造成类似周杰伦、王力宏这样集唱作于一身的特别有巨星效应的歌坛新星。”参与总决赛的羽泉组合对《好歌曲》称赞不断:很好听的歌,很美妙的音乐碰撞。

谈及小众变大众的逆袭,陆伟表示,“偶像选秀重在选人,他唱什么歌不是核心,歌曲本身是否足够有质量有水平,不在导演组的考虑范围内。在这种模式中,即便那首歌在演出当天红一下,过后也很快被忘记,不具备特别强的传唱度。但好歌曲这个节目重点是歌,必须在成千上万首非常独特和出色的原创作品中选出最合适的100首来参与节目,本身就是非常高的起点和基础,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做了所有的演唱的作品,当然传唱度更高。”导师刘欢表示,“大家都来关注我们的原创,让我们自己的歌曲就像这个节目名字,唱自己的歌,我们希望为这个事努力。”

唱作人一朝登台天下知 幕后音乐人终于熬出头

看看从好歌曲走出的红人们吧——“中国最牛贝斯手”张岭、王菲御用作曲人柳重言、电影音乐制作人马上又、Hebe《终身大事》作曲人苗小青、许飞紫晨乐队的鼓手兼键盘手辛若天……这些大咖小咖放下身段集体出动,从藏在陋巷无人知,到现在人气一飞冲天。就连柳重言上超市买个东西,都会遭遇热情粉丝索要签名。是的,我们现在有底气说,幕后原创力量的春天来了!

十年幕后无人识,一朝登台天下知。在此前,你可能听过王菲的代表作《红豆》,却一直不知这首歌幕后创作者,因为参与《好歌曲》,也使得《红豆》的创作者柳言重名气大增,对此次比赛他也深有感触:“看着这些怀着音乐梦想的唱作人们在这里来来往往,互相认识,交流、欣赏,带给了我无数次的感动。”对此,陆伟也表示了赞同,好歌曲让过去一直默默无闻的幕后团队第一次站到台前,使他们的创作才华受到最广泛的电视观众的认知,对他们的个人形象和艺术魅力有了充分的感性认识。“大家会发现,中国不是没好的原创音乐,也不是没好的创作人,他们隐姓埋名,长期默默无闻藏在角落,我们尽可能把他们发掘出来,让大家对中国的原创音乐前景能有信心。现在只是一个开始,或者说‘立春’。”

一方面,幕后音乐人等于领到了张“饭票”。乐评人爱地人与丁博一致表示,他们多了一个渠道,通过这个途径被认识了,将有更多的写歌邀约接踵而至,“收入怎么着能增加吧,也许有更多人向他们约歌,他们的作品会被更多的歌手演绎。”另一方面,对发过片却还是籍籍无名的音乐人而言,总算熬到了“出头日”。丁博表示,“就像许巍一开始当歌手红不了,就躲在幕后给大家写歌写了很多年,等到再出专辑的时候突然间火了,成为台前的歌手。马上又、张岭也出过歌,他们只不过比普通歌手多了分制作的实力。或许他们做歌手的时候,没有人认可他们,只能靠创作来养家糊口,等到有机会了再出来。这种情况其实一直存在。”

然而这个春天究竟能有多久?《音乐之声》主编卢世伟称,一切还是靠日后的作品说话,“毕竟他们的脸可能不会让大家记住,也没法像明星去传绯闻、有各种各样的消息,还不能像偶像明星马上出现在影视作品、或者综艺节目这样高曝光率的平台。”

流行音乐认知大颠覆 多元曲风变革悄然兴起

一场多元曲风的变革也悄然兴起,从前流行音乐独霸乐坛的历史被改写,民谣、说唱、蓝调布鲁斯等小众歌曲,不再被视为洪水猛兽,或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媳妇儿,总算扬眉吐气了一把。周三娓娓道来的《一个歌手的情书》、莫西子诗将人心直戳到稀巴烂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张岭具有美国蓝调风格的《喝酒Blues》,还有谢帝说唱《明天不上班》,每首歌都有不同的个性,不一而足,它们全都火得一塌糊涂。

对此,制作人捞仔赛后也在微博上表示,“感谢《中国好歌曲》让摇滚、Blues、Rap、Wlord Music跨界等各种音乐风格登上主流舞台,让更多人认识和喜欢,也祝愿中国流行音乐的百花齐放从《中国好歌曲》开始!”陆伟表示,《好歌曲》颠覆了唱片公司对所谓的流行音乐的传统认知,“有些歌可能写了好久没卖出去,也没有唱片公司愿意发行。节目证明了它们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湮没,它是对市场反馈的试水,真的把各种各样的音乐都试了一遍,到底这歌会不会火,会不会接受大家认可。事实证明,无论是《喝酒Blues》或是《明天不上班》都很火,都很有群众基础。这可能会改变整个市场对于好的流行的音乐的判断,那各种各样的类型,未来都会敢去尝试。”

不过,想要分分钟扭转大环境的审美局面,毕竟还言之过早,但变化已经开始。刘欢说,“我们想让大家的眼界开阔,通过我们的工作,让更多人听到这些东西,让大家的耳朵丰富起来。”乐评人爱地人称,小众歌曲的影响力已慢慢渗透进乐坛,就像去年夏天民谣歌曲借选秀节目“逆袭走红”,《董小姐》、《狐狸》、《南方姑娘》等几乎是唱一首红一首,“同样的情况,这次效果会越发显著。”

卢世伟分析称,“以前大家都习惯一个大众市场,觉得好歌一定老少皆知,唱遍整条大街,现在这种可能性很小。即使是一首非常好听的歌,也有人不中意。节目的影响在于,唱片公司或歌手在做原创的时候,将更清楚针对的目标人群是哪些,到底是针对广泛的市场做,还是针对一个目标市场做,要选择歌手的出发点在哪里去做自己的作品。”

好歌曲的火爆证明市场并不匮乏原创力量,它就像一个催化剂,为原创力量提供丰沃土壤同时加以引爆。只是大爆炸之后若不想落个烟花寂寞,未来要想延续这番繁荣景象,内地还需要更多原创力量不断出现,也需要更多平台扛起原创大旗。一切,不过刚刚开始!

本期主笔

胡梦莹

本期责编

K.K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四爷

四爷

责编
小武

K.K

设计
陶乐

陶乐

制作
韩振华

韩振华

官方微博
腾讯音乐

腾讯音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