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近年来,国内音乐节市场呈井喷式发展,各种主题的音乐节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一场跑马圈地的新浪潮,一场惊人的变革正在上演。为此,腾讯娱乐采访数位乐评人、媒体大佬以及音乐节从业者等多位业内资深人士为网友解读近年来音乐节的发展变迁。[详细] [五一音乐节完全攻略:张曼玉陈绮贞首同台]
分享

改变:每年音乐节达上百个 门票三年翻了三倍

>>>>>>看演出:2014五一音乐节精彩乐队抢先看!

说起国内的音乐节,能讲出名字的就有 “迷笛”和“草莓”、 “张北”、“恒大”、“热波”、“INTRO”、 “乐谷”、“橘洲”、“西湖”、“MMAX”、“花田”……几十个音乐节品牌纷纷出现,让人应接不暇,那些打一枪换一炮的游击队音乐节更数不胜数。去年,著名乐评人耳东同朋友们自己策划并主办了一个名为“鸟幻”的小型音乐节,在他眼里,看来如今音乐节已经成为一个很普通的项目,人人都可以办。

据道略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统计,中国每年音乐节的举办数量已经从2006年的十几个,增加到现在的上百个,平均增速达30%左右。而这些品牌音乐节每年的扩张速度也不容小觑,2009年第一届草莓音乐节只在北京一个城市举办,然而时隔五年,这个数字就增长了10倍,今年摩登天空宣布,将在北京、上海、武汉、西安、深圳、成都等十个城市举办草莓音乐节,大有将草莓种子撒遍全国各地的架势。

纵观这几年来音乐节的发展,最直观的变化在于舞台数量猛增,拿草莓音乐节来说,2009年第一届的时候只有主副两个舞台,如今到2014年已经有了包括草莓、爱、Q·星球、重型、MAE电子等在内的13个舞台,搭台师傅就超过百人。

除了数量越来越多,音乐节的门票也越来越贵,不往远了说,就说三年前,迷笛音乐节的单日票价还是80元,如今已经涨到120元,而草莓音乐节的涨得更猛,50块钱买学生票的日子早已不复存在,现场单日票已经从80元涨到了260元,足足翻了三倍还多。

危机:阵容雷同新人不给力 同质化越来越严重

与数量繁多的音乐节相比,国内乐队却显得少之又少,每年活跃在舞台上的大牌更都是熟张儿,每年一些歌手不得不来回赶场,奔波在各大音乐节之间。今年五一,“现场之王”谢天笑就会出现在草莓、迷笛、乐谷这三个在北京举办的大型音乐节上。

为了配合大牌们的档期,音乐节的主办方们也煞费苦心,当然也没少出乱子:当年苏州音乐节举办的同时,广东清远也在进行“牛鱼嘴山水音乐节”,痛仰、脑浊两支乐队同时受邀两个音乐节,为了两边兼顾他们不得不更改演出时间。而在不久之后的张北、鄂尔多斯、北京地坛公园等音乐节上,苏州音乐节的绝大多数乐队都会重复出现。

国内摇滚乐队同质化如此严重,说白了还是因为新人不给力,生长速度太慢。乐评人耳东认为,如今很多新乐队都缺乏被培养的机会:“比如我有一个朋友,他们是新乐队之前在和摩登天空聊签约的事,但摩登的态度是可以花钱买断唱片,不会在你身上投入太多,相反摩登会不断地签约谢天笑这种老炮,这相当于挤压新乐队的生长空间,挤压他们表现的机会。”

而乐视网副总编辑尹亮则认为,国内行业生态才是乐队同质化的根本原因:“乐队音乐在中国目不是整个商业音乐的最前沿,因为现在大部分主流公司还是在做歌手,势必这方面的资源是不够多的,在国外玩乐队是主流,甚至比那些单独歌手的数量要多得多。”

突破:各大音乐节玩新花样 草莓邀张曼玉玩跨界

虽然近年来,乐队同质化是个顽疾,但各大音乐节每年都变着花样儿地寻找突破。比如今年草莓音乐节邀请影后张曼玉玩跨界,一向气质清新的他们还请来了HIM等重金属乐队,而一向“重口味”的迷笛音乐节却一反常态,邀请流行摇滚乐队逃跑计划压轴。

张曼玉参加草莓音乐节的消息曾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这个在国际影坛上声名鹊起的女神在五十岁这年选择转战乐坛,她会唱什么,怎么亮相,一切都是未知数。再加上宋东野为她写歌、新裤子担任制作人等诸多江湖传闻更给张曼玉的演出蒙上一层神秘面纱。为了一睹女神风采,今年除了“文艺青年”,大批“普通青年”也踏上了朝圣之旅。

另外,为了实现多元化,各大品牌音乐节也会招来各路英雄好汉,从而吸引更多乐迷。今年,草莓音乐节一如既往地请来陈绮贞、魏如萱、CLUB8等“小清新”,但也“破例”邀来芬兰金属乐队HIM压轴登场;迷笛音乐节也有突破,在5月3号的节目单中,我们发现压轴的不再是硬核摇滚乐队,而变成了今年大火的流行摇滚乐队——逃跑计划;此外,乐谷音乐节则更为“混搭”,除了有黑豹、唐朝等老牌摇滚乐队,还有第一次参加音乐节的杨坤等流行歌手加盟……各大品牌音乐节如“换血”必会扩大各自的观众群体。

业内:音乐节稳固品牌文化 细化市场“养”乐迷

乐队有限是事实,变化的是不同乐队在各种音乐节上露脸,不变的则是每个音乐节的文化和灵魂。如今,各大音乐节都在稳固自己的品牌精神,寻找“对路子”的观众。

只要“对草莓的路子”,什么类型乐队都可以演。摩登天空老板沈黎晖对草莓音乐节观众的定义是乐迷而非粉丝,粉丝意味着可以买更多的票,但如果明星明年不来了,粉丝也就消失了,(来草莓音乐节的观众)应该是来享受音乐的,而不是追星,他们把音乐节变成一个享受生活的party,就成了。”

其实,为了“养”这些“对路子”的乐迷,摩登天空也费了不少心思,沈黎晖说:“这些年来摩登天空不停地做小型演出,有挣钱的,有赔钱的,但我们坚持把各种乐队都做下去,这些乐队在不断吸引那些“长尾”乐迷,而音乐节的时候再把他们汇聚在一起,这些长尾乐迷也就聚集起来了草莓最早的观众就是一批懂音乐的、文艺的人,找到了这批对的人,再通过他们影响外围的人。比如我们在武汉的第一届草莓,每天只有1万人,但武汉最懂摇滚,最有调调的人都来了,到了第二年,只要人再多一点就可以了,慢慢来,不要试图依靠明星快速增长,这没办法持续。去年我们做过一个调查,大概有30%的观众来自社交媒体;还有40%的观众是被朋友叫来的。

如今,草莓音乐节已经成为众多热爱文艺、热衷时尚的年轻人五一必去的“秀场”,而作为国内音乐节的鼻祖——迷笛音乐节一直死磕重型摇滚乐,比起其他音乐节,迷笛有更多的“铁托儿”和人情味。

业内资深人士陈小北坦言:“如今,各个品牌的音乐节对观众的划分越来越细了,也营造了不同的文化氛围,文艺青年可以在草莓音乐节上找到逼格,小白领可以找到轻松愉悦,而迷笛音乐节则坚守这摇滚这块土壤,这也是件好事,毕竟大家各取所需,假期会更有趣一点。

营收:音乐节逐渐扭亏为盈 票房占比待提高

一个成熟的音乐节,获得收入的方式大概是门票、广告赞助和现场招商,有些音乐节还会从政府和旅游局方面得到一些资助。而支出则主要体现在艺人出场费、制作、周边服务、接待、安保、宣传等方面。“如今,各大品牌都在积累人品,盈利模式越来越成熟”,尹亮坦言,“音乐节扭亏为盈的转折点在两年前左右,票房占盈利的比重也越来越多。”

沈黎晖则表示:“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型音乐节(每天人流合计20万左右,160余支乐队)共计投入2000万左右。一般来说,最开始做的时候基本都是亏钱的,两年后就会慢慢打平到盈利,营收比例大概是门票票占60%,企业赞助30%,剩下的10%是现场销售,但从未来看,门票收入占到七成以上才较为合理。”

其实,各大品牌音乐节对赞助商都十分挑剔,对此,陈小北调侃道:“不能说你王老吉来了把钱砸我脸上我就给你冠名了。”而沈黎晖也承认,自己在选择赞助商这块吃过亏:“当年某个舞台和一家企业合作,放了一辆车,当民谣乐队上来后,就显得格格不入了。还有厂商在音乐节派发荧光棒,这么搞不成了演唱会么?观众生气了,不来了,谁负责?

未来:音乐节还算不上主流 硬件设施待提高

国内音乐节虽然日渐成熟,但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尹亮表示,音乐节现阶段在中国还是一个现场音乐的普及和生活方式的普及阶段,它们目前为止还没有变成一个大众消费音乐或者消费音乐相关的生活方式的一个非常主流的选择。像国外成熟的音乐节基本上是提前三个月半年开票,两三天卖光那种,因为那个已经形成了非常主流的生活方式的一种。

至于对未来有什么期待,尹亮则希望各大音乐节的配套设施再完善一些。尹亮的话也代表了很多乐迷的心声,物价飞涨、厕所人满为患、找不到停车位是每个乐迷苦恼的问题。今年乐谷音乐节就提供了较好的周边服务,乐谷音乐节承办方——城市理想总经理吴梓仪介绍道:“今年乐谷为乐迷准备了两千个帐篷以供休息,还提供了免费大巴车来回接送,另外,平谷地区政府也给了音乐节大力支持,除了常规美食街,乐谷还有一个专门的生态美食区,这里的食品都出自当地生态园,绝对是绿色健康食材。”

音乐节除了要提供人们展示个性的舞台,维持音乐节的口碑,还要保证高质量的现场演出,给乐迷自由、人性化的现场体验,既能听音乐,又能享受到文化氛围的音乐节才称得上成功。最怕的是有人只是为了宣传而借音乐之名,做一锤子买卖。

本期主笔

马晓溪

本期责编

K.K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四爷

四爷

责编
小武

K.K

设计
陶乐

陶乐

制作
韩振华

韩振华

官方微博
腾讯音乐

腾讯音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