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乐坛没地位怎么办?努力写歌、积极宣传?太正能量了亲!整容、炒绯闻、搭影视风?这些招数太老旧了。更多人的做法是自黑、出神曲博出位,这是国内很多红不起来的歌手走向红色康庄大道的好方法... ...不巧红了,一首神曲吃三年,如若不然,恐怕连听他的歌、骂他的人也会越来越少。[详细]
分享

腾格尔、王蓉、阿宝走上自黑神曲不归路

视频:腾格尔《桃花源》MV全宇宙首发 萌叔挑战“二次元桃花舞”

对于阿宝这种类型的歌手来说,很难界定他红或者不红。春晚年年上,打开央视音乐类节目总是能看到他,如《天天把歌唱》这类阿宝央视专场,收视率竟能一度突破2的大关,在央视收视人群中,阿宝的影响力刚刚的。

作为广场舞配乐、山寨手机播放大热门,阿宝的音乐有着固定的收听群,但身为“西北原生态歌手”的他,直到新专辑《农业重金属》才向更多听敞开心扉,从民歌跨界到摇滚:“你爱吃炸鸡,我爱烤红薯,你听R&B,我爱重金属……农业重金属,谁能比我土,这样的节奏,就让我舒服,农业重金属,谁能比我土,占领大街和小巷,城乡结合部。”阿宝在央视的LIVE表演中,观众们的表现已接近疯癫,这首歌在网络间也极其火爆,微博、朋友圈的广泛转发,让阿宝从一位央视咖,瞬间成为大众视听男神。

腾格尔的《桃花源》也堪称自黑神曲中浓墨重彩的一首,作为长期活跃于重要晚会的老艺术家,腾格尔庄重、严肃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不过自从腾老参演《屌丝男士》之后,形象便越来越亲民了,当在《桃花源》MV中带上长长的假发,穿着古装,将琵琶当吉他弹之后,腾格尔作为老艺术家的形象便一去不复返了,人们甚至觉得恍惚,这明明是陈佩斯,哪里是腾格尔嘛!

而近年来一直行走在神曲之路上的大张伟、王蓉也是神作频出,大张伟签约恒大音乐后发行的新专辑《大年三十》中的代表单曲《唱什么都红不了》、《倍儿爽》再也不能让人听出当年花儿的青春才气,而如今的大张伟也乐于调侃自己是“高端Low”。至于王蓉,《好乐Day》雷倒众生、《坏姐姐》大跳艳舞,不做掩饰的性暗示让这位进入中年却愈发妖冶的女歌手事业翻红,再度成为圈中旗帜性的人物,三线城市商演也多到接不过来。

而近年来几乎只能在毕福剑主持的“7天乐”系列中得到出镜机会的周艳泓,也早已走上了自黑神曲不归路,从2009年《要嫁就嫁灰太狼》、2010《谁是下一个哥》2011年《邻妹妹爱上假宝玉》、《其实我的心没走》,到2012《白骨精写给孙悟空的信》,以及最近的《你是我的男神》,周艳泓真是什么火写什么,什么土唱什么,不亮瞎你眼球誓不罢休。

神曲虽火但几乎没人夸 乐评人网友边听边骂

视频:新一代神曲!央视民歌王阿宝唱摇滚《农业重金属》

尽管《农业重金属》被称作土得掉渣,但阿宝在接受腾讯娱乐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的初衷就是想玩一次摇滚,用一种自嘲的形式:“一般歌手很怕被称作农业重金属,但是我觉得我可以这样自嘲,我就是很土。”阿宝还认为,自己是一名原生态的歌手,唱的是民歌,长久认为民歌在观众群中误解很深,实际上,陕北民歌和摇滚乐都有着自由的精神,甚至在歌词撰写上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对于《农业重金属》这首歌,他自认是一次有益的尝试,帮助不了解民歌的人,和不了解摇滚的人相互之间来一次破冰之旅。

歌手的解释似乎有理有据,而专业人士和普通听众如何看呢?

乐评人爱地人认为,其实这类歌曲的存在就是哗众取宠,乐坛不乏这类神曲,大家都来摆一道的目的就是为了搏出位,在娱乐圈这个很现实的圈子,没有热度就一定会被忽略,而类似用神曲的发声,是最为直接、又最有效的推广。

乐评人小樱更是直截了当的提出,神曲的推出就是为了利益,尽管有些神曲的推出是源自个人品味问题,但大部分都是公司的包装宣传策略,因为一首简单、易传唱的神曲的确能够为公司和个人带来很大的收益。

而对于神曲的态度,普通网友的态度也略有分别,如腾格尔的《桃花源》,在网络间几乎是清一色的骂声,这其中有人感叹老艺术家的晚节不保,有人则直指这首歌是在糟蹋陶渊明。至于《农业重金属》、《坏姐姐》之类的作品,网友也多报以看热闹的心态,即便听得起劲,也很少有人致以赞美之辞。

他们都是冲着钞票去的 现在没那么好赚了

视频:大张伟自黑到底 再发洗脑神曲《倍儿爽》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明星们靠着神曲推高声势的同时,其实也是在迅速消耗者自身残存的能量,没有沉淀,很难保证红多久。乐评人小樱表示,金海心在初入行时曾是被广泛看好的才女,其唱功和音乐品质都很高,但在签到一家以彩铃发家的公司之后,音乐完全变了味,音乐品味降了几个档次。

业内人士李三木表示,神曲的确能够为明星们带来许多直接的好处,比如王蓉的《好乐Day》火了之后,就会为她在二、三线城市赢得很多代言的机会,各种节目也乐于邀请他们前往,一时间,半红不紫的明星们再度回到风口浪尖,而随着演出邀约和曝光率的激增,明星们也势必会将自己的商演价格做出一番调整。

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例如王蓉的夜场报价已经能够达到10万,而普通商演甚至会高达20万,而周艳泓商演也可以报到15万左右,但该知情人士也告诉记者,明星报价并不等于其最终收益,有时商家也会进行一些资源上的置换,有时甚至给出较高的报价后便不再支付往返路费和食宿,“现在价格都很透明,有时,港台的歌手也不贵,人气高形象也还好,虽然他们的歌(神曲歌手)听的人不少,如果他们乱开价,其实最终也不一定选他们。”

曾经神曲很赚钱 如今想大捞一笔已不太可能

视频:没有最雷只有更雷!王蓉《坏姐姐》MV穿内衣大跳热舞

李三木告诉腾讯娱乐,尽管近一段时间又掀起了一波神曲高潮,但属于神曲的黄金时代其实已经过去了,他举例称,如慕容晓晓、王麟这类曾经很红的神曲代表歌手,曾经借彩铃东风狠狠捞了一笔,一首歌的彩铃收益能达到数百万直至上千万不等,就单首歌曲的彩铃收益而谈,令蔡依林、周杰伦也汗颜。

然而,在彩铃业务的盘子迅速萎缩之后,神曲的捞金实力大大下降,诸如网络下载之类的模式并未形成很好的商业效果,李三木表示:“其实一波波的神曲的出现其目的就是冲着赚钱去的,但据我了解,近来的这些歌其实都没赚到什么钱,因为彩铃这个盘子整体小了。”而在这之前貌似正常的歌手急于转型成为神曲歌手,其目的也是为了赚快钱,但可惜的是, 得到好处的往往是最能嗅到网友喜好的网络歌手,而待到非网络歌手网络化之后,神曲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如今的神曲明星们,除了从网络下载中分得不多的收益之外,也只能靠走穴翻本了。

乐评人小樱提到,选择坚持自己还是哗众取宠往往很矛盾,早年曾红遍大江南北的满江如今依然在用心做音乐,其歌曲品质不俗,却现状却是完全不被市场接受了,而赚钱,始终是摆在艺人面前最现实、最残酷的命题,毕竟歌手的身后还有公司,不赚钱,彼此都不好过,着眼艺术,很多时候不过是个理想化的用词罢了。

本期主笔

邵登

本期责编

K.K

往期回顾

更多

幕后人员

统筹
四爷

四爷

责编
小武

K.K

设计
陶乐

陶乐

制作
韩振华

韩振华

官方微博
腾讯音乐

腾讯音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