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蔡健雅目前是炙手可热的音乐创作人和制作人,她可能是“染指”两岸三地最多歌手的女性制作人。冲着原创歌曲和对原创音乐人的发掘,她第一次坐上了《中国好歌曲》导师的座位,为原创音乐做幕后推手。[阅读全文]

采访蔡健雅是在《中国好歌曲》的录制间隙,已经连续高强度工作了4、5个小时,面对采访的镜头,她却依然兴奋。这还是那个有“机器恐惧症”的蔡健雅吗?这还是那个有些孤僻,总感觉要和所有人划清界限的蔡健雅吗?

节目中的她,会为了一名好学员和其他三位男导师争到底,甚至争到有些语无伦次。提到原创,她更是极度兴奋,可以滔滔不绝地说上一大段。

坐在导师席上,她不是为了能够更火,理由其实不用多说,就像几年前离开老东家,也绝非因为赌气,而是她想追求原创。

不过,蔡健雅走上原创道路,确实是因为赌气,但事实证明,她是该走这条路的。即便不喜欢音乐,但小时候的她依然可以只听旋律,就能大概弹出一首曲子,甚至无师自通,学会了吉他。

一直以为蔡健雅的路是一帆风顺的,虽然她给人的感觉一直是不温不火,但隔一两年总会有新唱片上市,节奏也把握的很好。但那段日子,她似乎并不很快乐,因为她这个音乐的木桶上,最长的那块挡板——原创,被拿走了。

她就这样成了一个“没有市场,没人要”的歌手,于是,她选择了离开,一个人到了台湾,开始了自己的创作之旅。这两年的蔡健雅,重新出发,以一个唱作人的身份,发行新专辑,过得风生水起。

现在她可以把头抬得很高,告诉全世界她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透过自己的音乐,为音乐界作出贡献。”她不仅做到了,现在的她,正坐在导师席上,培养下一批优秀的创作人。

冲着原创,克服“机器恐惧症”

出道以来,蔡健雅接受的专访并不多,曝光的程度和很多艺人相比都远远不够,她笑称,自己有“机器恐惧症”,一面对镜头就讲不出话来。担任“好歌曲”的导师,是她曝光度最集中的一次。

参加节目,蔡健雅不是为了更红,同为原创音乐人,她太理解一个创作人所要经历的有多难,他们的经历,她都感同身受。

所以,她来了,冲着“原创”这两个字,克服压力、克服恐惧,坐在节目的导师席上,享受着一首又一首的歌曲,纠结着一次又一次的选择。

腾讯音乐:之前也说自己有机器恐惧症,这次为什么克服这个问题来参加“好歌曲”?
蔡健雅:完全是冲着原创。我完全理解一个创作人所需要经历的很多很多的过程。所以我觉得今天有一个节目像这样子,其实也需要很多的勇气。需要很大的梦想,我觉得我一个人也不能做很多东西,但是如果我可以参与,一个可以鼓励更多的年轻人,不止是年轻人,还有当下很多在幕后,所谓的幕后英雄,如果可以帮他们争取更多的掌声和注意力,至少我觉得可以做一个更有用的人吧。
腾讯音乐:你也是在原创的道路上一步步走过来的,对他们也是感同身受吧?
蔡健雅:是的,而且我觉得我非常非常享受坐在那个椅子上,听着每个人的故事,最特别的是,他们每个创作人他们来自八方的角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写歌的习惯也不一样,灵感也不一样,激发他们做音乐的原因也不一样。他们很多故事非常非常的丰富。
腾讯音乐:这次四位导师里就只有你一位是女性,会比较有优势吧?
蔡健雅:完全没有优势,反而我觉得是一个压力。我真的觉得一开始真的是带着巨大恐惧症,第一天的时候,那种压力,那种心跳声,你完全很想钻到地下,真的是一个很不一样的经验,我真的不觉得有优势,一开始只能先静静的看着三位大哥,他们会说什么话,然后我会想,在这个时候我可以说什么。但是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过程,慢慢的发现,当你融入在这些创作人故事里面,也可以看到很多的自己。如果说今天我在音乐上有一些不是我熟悉的东西,我可以分享一些新的。我觉得大家分工合作,反而最重要是给创作人最好的意见。
腾讯音乐:那么录到现在,是不是压力小很多了?
蔡健雅:没有。完全没有。我每一天回家,我每次跟我的工作人员会说,就是回到房间的时候,我觉得从自己的脑、心,都已经挖到内脏了,最内脏的内脏。就是整个人都被掏空。因为其实这个节目需要导师做的事情不仅是点评,你要做很多决定。其实后面的工作比较多,那种压力,在制作上,在编曲上,给他们词方面,还有曲风方面,帮他们加工。所以其实每一天都不容易,每次都觉得隔一天真的不行了。
腾讯音乐:你觉得这档节目会不会成为音乐界的一剂强心剂?
蔡健雅:我真的很希望。每个阶段,不同的年代都会发生不同的事情。音乐上也是,在这个年代,我觉得流行音乐,偶像派的音乐,我们经历很多很多的境况。感觉已经是时候,大家再回归到最原始,真实更纯朴的那种精神吧,开始听一些其他人的故事。不是为市场去写,而是为自己去写的一些东西。所以我真的觉得,我是希望吧,我希望大家可以冲着这个机会,从创作人的歌里面找回最快乐,最单纯的自己。
腾讯音乐:你挑选好歌曲的标准是什么呢?
蔡健雅:这个东西其实我们都讨论好多次。世界太大,太多种音乐,你真的不能说,而且我也不能说我最喜欢什么样子的音乐,然后我一定会对准这个音乐去选。反而是有时候这个曲风不是我平常会去听,但是我特别对这首歌很有感觉。是因为它有一个精神在。你听到它的故事,它想说的一些东西,它的情绪,它的词,它的曲。所以,我觉得最重要是打动,听起来是非常的表面性,但是它代表很多很多,它有巨大的意义。

特别敬佩刘欢 和那英合作最舒服

作为歌手,蔡健雅和很多大牌歌手一起合作过,作为创作人,她同样为梁静茹、孙燕姿,莫文蔚,陶晶莹等天后写过歌。但要说和谁的合作最好,蔡健雅脱口而出,“肯定是那姐。”

出道之前,她就因为听了那英的歌才开始关注中文歌,出道之后,和那英一个公司的她也没少受到那英的照顾,更是被那英的豪爽、义气感动。

此次担任“好歌曲”的导师,她又认识了一位新朋友——刘欢,谈起刘欢,蔡健雅一下变得特别兴奋,话语中无一不透露出对他的敬佩。

腾讯音乐:这次你也是第一次和刘欢老师一块合作吧?
蔡健雅:对。
腾讯音乐:之前对他有一些什么了解吗?
蔡健雅:太敬佩刘欢老师了。老实说,我第一次知道刘欢是从《中国好声音》。因为我比较少看唱歌比赛,但是那时候“好声音”太火了,每个人都看。后来我特别有注意到欢哥。当然我是觉得他的点评非常到位,非常有哲理,非常的诚恳。他就是有一种魅力,现在跟他合作更加的看到他真的对音乐的知识非常的广,而且我从他身上可以有很多向他学习的东西。他也是一个观察者。每次讲完话,就跟我一直讲,好话不断。
腾讯音乐:有没有听过他《甄嬛传》里面的歌?
蔡健雅:当然有。我也有看《甄嬛传》,我可是它的大粉丝。我一开始听到的,是因为我有看甄嬛传,所以那时候我觉得这个音乐非常的棒。因为一个连续剧跟音乐的搭配是非常的重要。后来,直到认识欢哥以后,也知道他的音乐,他也有送我一张《甄嬛传》的专辑。然后我还记得前几天,就是我回台北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放CD,我再重新听一下这个音乐。
腾讯音乐:感觉怎么样?
蔡健雅:你会发现,他的人,他的讲话,他所有的内容都可以在音乐上听的出。我记得那时候,之前有一集,有一个学员叫做涂议嘉,当时他们两个有一个对话,在音乐乐理里面,所谓的用多利亚那些东西,其实我当时,我的中文程度不是很好,不太听得出他们在讲什么。后来他们在休息的时候有稍微解释给我。就是很有趣,后来跟他们去讨论这些东西。我再去听欢哥的东西,后来我又问他你那首《甄嬛传》是不是有用了什么什么这样子,所以特别的有趣。
腾讯音乐:你也和很多歌手合作过,有没有跟哪位合作的很好呢。
蔡健雅:我的第一名还是那姐,她是我的好大姐,从她身上也学到很多的东西。

原创黄金时代来临 讨好不如做回自己

《无底洞》、《beautiful love》……蔡健雅唱红过很多别人的歌,但这对她来说却没有意义。她想要唱自己写的歌,通过自己的歌曲对音乐作出贡献。但事实却如一盆凉水浇在她头上,自认为会写歌是自己最大的优势,却被一句“你现在没有市场,没有人要你了”的话所中伤。

如今的蔡健雅,离开了原公司,创立自己的公司,自己写歌,主导自己的生活,在她看来,现在时原创最黄金的时段,预期琢磨如何讨好变化万千的市场,不如做回自己,兴许会创作出更好的音乐。

腾讯音乐:现在大家都说,当下的音乐环境不是特别好,现在原创歌曲受捧吗?
蔡健雅:我觉得创作人,喜欢写歌,喜欢音乐的朋友应该趁这个时候做自己想做的音乐。已经是时候了,因为已经不知道怎么去讨好市场,我们已经经历很长很长时间的讨好市场,大家已经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可以讨好了。一直在追求讨好不如再做回自己。这个时候是所有原创者最黄金的时候,所谓的黄金可能还没有正式在台面上可以听到,但是我们再回到核心,你为什么要做音乐,你的音乐是什么,你代表什么,你有什么样子的特色,然后贡献给社会。所以我希望在这个时候大家所有的创作人可以趁这个机会,把自己的音乐雕塑出来,可以增加音乐市场的色彩。
腾讯音乐:这次“好歌曲”主打原创,你有没有看到一些自己特别想唱的原创?
蔡健雅:目前我们要想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所以我还没有从那个角度去想,我觉得这个节目主角都是他们。这些创作人,所以我都是从欣赏者的角度去欣赏他们的音乐,而不是说这个曲风我可以试试。因为我觉得可能我喜欢写自己的歌。我就像他们一样,我就是不要唱其他人的歌。
腾讯音乐:这次担任导师是不是觉得肩上的担子特别重?因为可能是一念之差一个好的音乐人就埋没了。
蔡健雅:太多次了。这次我们真的有碰到很多那种,我们在听歌真的是有一些限制,就是时间的限制,有一些音乐不可能在两三分钟能听明白,但是确实还是对它有感觉,因为有一些歌它真的需要更长时间的铺陈。所以后来,我们四个导师每次都会很遗憾,就是说,如果再多给我们一分钟,我们就可以想清楚。因为这个东西真的非常有特色,但是真的太多才华了,你要一时之间,把很多人聚集在一起选对,没有遗憾也不是一件可能的事情。
腾讯音乐:你觉得通过节目,自己有哪些改变呢?
蔡健雅:更确认我要写自己的歌,我要唱自己的歌。

正视双面的自己 找回最原始的蔡健雅

蔡健雅是个不愿妥协的人,别人越认为她不行,她越要做给大家看,当初自己创作歌曲是如此,结束与唱片公司的合约,带着带着3个月的房租去了台湾,从零开始亦是如此。

2007年,蔡健雅正式发行了由她自己制作的专辑《goodbye & hello》,这张专辑中她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告别过去,开始做一个正式的创作人,演唱自己的歌曲。

其实,无论是制作专辑告别过去,还是去印度灵修,蔡健雅一直都在寻找,而新专辑《天使与魔鬼的对话》中,她又更坦诚地面对自己,面对双面的自己,天使&魔鬼。

腾讯音乐:之前有一张专辑《goodbye & hello》,这专辑对你来说是不是对以前说再见,对未来say Hello?
蔡健雅:我觉得它可以完完全全可以代表我。我终于决定做一个创作人,唱自己歌的一张专辑,因为自己也经历一段时间,也有人告诉我说,有没有人要你呢?你不要唱自己写的歌,因为没有人要听你自己写的歌。倒不如唱其他人写的歌,更加的红,你也可以红。这些东西我都已经做过了,发现我不开心。因为其实我做音乐也不是为了唱歌。我喜欢唱歌是因为我会写歌,我为什么要去唱其他人帮我写的歌?所以《goodbye & hello》,算是对过去的自己Say goodbye,然后再往前走,跟新的自己say hello。所以那是一张相当重要的专辑。
腾讯音乐:所以说这张专辑也是您音乐生涯中的一个分水岭?
蔡健雅:完全是。
腾讯音乐:结束和华纳的合约以后,您是去了印度灵修,您有没有感悟到什么?
蔡健雅:我感悟到,我有找回到最原始的自己吧。可能中间我真的是迷了路,我迷失了方向。就是对唱歌这件事情完全失去了激情和兴趣。就是在台上唱着即便很红的歌,像《无底洞》等等,它们都是非常棒的歌,但是不是我写的。我已经不知道在台上在做什么事情。所以其实在印度,每天去做瑜珈,每天去东张西望,走走路,去庙宇,突然间感觉到简单是那么的快乐。就是找到什么事情让你最开心,后来我发现做自己最开心。
腾讯音乐:那么这次《天使与魔鬼的对话》是直面自己的两面吗?
蔡健雅:对。
腾讯音乐:拿了这么多的金曲奖,那对拿奖还有没有渴望?
蔡健雅:我觉得拿奖对音乐人来说就是一个鼓励,我的角度一直都是我觉得我很幸福,我可以混到现在,其实出道那么多年,我觉得到底还可以做多久?就是这些音乐还有多少年别人还想再听。所以我希望,当然在台面上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最重要的是你得完这个奖以后,你就归零了,因为你下一张专辑你又要再证明自己。所以这个东西我比较珍惜,就是当我归零的时候我还有没有一些新的想法。
腾讯音乐:您现在差不多是两年一张专辑。您觉得对一个创作人来讲,这个时间是不是刚刚好?
蔡健雅:已经很勉强了。我觉得音乐,不同人有不同的写歌习惯,被什么东西激发,对我来说就是生活。我要看到东西,我要经历东西。我要去听,我要去摸,我要去感受,那些东西做完一张专辑的时候,其实已经花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了,每天都在讲同样的事情,就是宣传,那个对我来说完全不是生活。所以光是两年其实就算是半年而已,你真的有时间去写,还是去旅行什么的。
腾讯音乐:你最近特别沉迷烘焙,你觉得在制作甜点的过程跟写歌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蔡健雅:非常非常相似,对我来说它们是一样的东西,只是做出来一个是可以吃,另外一个是可以听。因为其实我觉得食物有一个步骤,它也需要灵感,它也需要一个sense,所谓的sense ,我追求的都是细节,我觉得一盘菜不可能是这样子,它一定要放入你的爱,放入你的想法,放入一些精细的材料。所以我觉得它就是一个创作,写歌也是一样,所以对我来说,我这段时间为什么着迷烘培,因为它跟写歌非常相似。
主笔

本期采访周萌

摄影

本期摄影郝举

往期回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