竖屏体验效果更佳

0%

2017腾讯娱乐夏季星空演讲全程

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俞灏明。其实今天站在《星空演讲》这个舞台上我的心情是非常紧张非常忐忑的,因为这让我想起来我十年之前登上的那个舞台。但是不一样的是那时候19岁,那时候我是一个非常“鲜”的“小鲜肉”。但是我觉得现在唯一不同的是,那时候我的身份是2007《快乐男生》的比赛选手,我们一帮兄弟一起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夏天,我们一起欢笑一起哭泣。后来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我成为了一个明星,我有了粉丝,我拍了戏也发了专辑,在那个时候甚至还有点红。走在路上很多粉丝都会跟我尖叫:“俞灏明我好喜欢你!”。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岁月静好。当然,我认为日子就会一直这么下去。

但是几年之后那场意外发生了,而当我再次面对掌声,再次面对欢呼声的时候已经是两年之后了。而那个晚上我站在湖南卫视2012年年底跨年演唱会的舞台上,我唱起这首歌。“说爱说恨都太笼统/被故事选中/没资格懵懂/就算没观众/自己第一个被感动/我相信到最后一分钟”

那是我经历了烧伤事故之后首次面对观众,这也是我第一次向大家宣言:其实我还好。但不瞒你们说,在那个时间点其实我并不太好。为什么呢?坦白讲选择复出其实我心里面完全没有做好准备,我并没有做好准备,是因为我最大的压力是在于那时候让我回去《爱在春天》这个剧组拍戏,就是那个曾经让我发生事故的剧组。很多人说,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所有人都这么安慰我,而我也是这么鼓励我自己的。这对我来说是非常艰难的。2010年10月22日,就在事故之后的第三天,72小时危险期过了之后,《爱在春天》的制片人过来找我。当时我手、身上全都都是被包着,那时候他向我表达了歉意,然后问我你还想不想回去拍戏。

我和制片人其实是很好的朋友,当时我也根本没有想这么多,我以为这个伤可能一两个月之后、康复之后就能够回去拍戏了,所以想都没想马上就答应了。于是制片人把整个戏停掉了,所有人都在等我康复,只是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两年。

长达两年的康复期,让我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我还记得第一次在医院里面我照镜子的情景,护士当时特别特别害怕我看到镜子,不给我镜子,我怎么办呢,就让我爸下楼偷偷给我买来一面镜子。当我爸给我举的时候,我照着一看,哇塞,这完全就是一个“猪头”!真的,那时候完全吓到了,措手不及,觉得自己的演艺生涯可能就要完蛋了,毕竟我是靠脸吃饭的。我真的从来就没有这么仔细地去研究过我的脸,我那时候仔细地看说我下巴还在不在、我鼻子还在不在,然后仔细再贴近一点看我的双眼皮还在,真的那时候让我开心极了,这是在巨大的冲击里面我能给我自己的一丝安慰。

大概是在2012年年初我在美国做完康复回到广州,这期间就接到了剧组的电话说我们可能只能等到你今年的6月份了,如果你再不回来的话我们可能就没有办法等下去了。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面是非常抗拒的,因为我内心其实还没有准备好,我当时处在一个非常忐忑的状态,是我在用生命在展望,我每天都把自己锁在家里面,我每天都不敢看我兄弟们的这些消息,不敢看娱乐圈里的消息。为什么?因为我害怕看到别人越来越好的消息,因为我害怕看到自己正在面对失去的这个事实,所以我自己新闻不看、娱乐新闻不看,什么都不看。朋友们,你们能够做到不刷手机吗?我做到了,长达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我都一直在屏蔽外面的信息。

因为我爸是那种特别重情义的人,所以他觉得当初既然答应了这个制片人,就应该说到做到,但我有情绪,我爸还和我急,说你凭什么这么自视甚高,你别把自己看得这么高行不行。那时候心想,我真没有把我看那么高,心里面还没有准备好,宝宝心里面委屈了好吗?但是没有办法,我爸最后还是选择了大义灭亲,我真的只能鼓起勇气回到剧组。我逼迫自己这么做了,但是我的身体和精神都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个极大的反抗性。因为当时身体各方面还没在完全的康复当中,脸上的伤还没有好,但是每一次化妆的时间非常的长,出入也必须要穿着弹力衣。你们知道弹力衣是什么意义吗?大热天我得穿着秋衣秋裤出门,这种煎熬我觉得真的是无法想象的,为了让自己更好地适应这一切,我主动提出来说我要到事故的现场看一下,因为我心里面很清楚,既然我选择要回去拍,那心里面的恐惧我是必须得克服的。

说实话我鼓起了这么大的勇气回去拍这个戏,我是有很高的期待的,我们都希望我能够通过这部戏一举重新出现在大众的视野,然后一举夺得奥斯卡这个奖项。但是等到这部戏真正开播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没有我想象的这么简单。就在《春天》这个戏的发布会开始的那一天,主办方把我当时事故的视频直接在发布会现场播放了。我当时就坐在台下,我整个懵了,感觉一下子被拉回到了从前,我感觉积压了很久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愤怒、无奈、伤感,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而且当时还有很多镜头对着我的脸“咔碴咔碴”使劲地拍,捕捉这个画面。而闪光灯不停地闪,这刻我终于感受到我真的是一个大明星,但是后来出来的照片真的是非常的“辣眼睛”,我心里面真的很无奈。所以通过这一切,我可以总结出来,那时候我真的是“太傻太天真”了。但我并没有回应什么,我也没有去找主办方理论,包括到了最后这部戏播出来之后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如果说没有失落的话,那肯定是骗人的,但这也让我明白,很多时候不逼自己一把,你真的就不知道自己没有这么牛。

但是话说回来,2012年的那次跨年演唱会真的带给我很大影响。其实参加这次演出的时候心里面并没有想太多,因为按照经验来讲,这只不过是演唱会其中的一部分,但我没有想到现场观众的反应是如此的激烈。我站在台上的时候,台下的欢呼声、掌声如雷贯耳,台下的荧光棒就像一片海洋一样,所有人都对着我说“灏明加油!加油!”,那时候我受到鼓舞是你们没有办法想象的,所以谢谢你们给我这么大的鼓舞。但是回想起来当时有一个非常尴尬的画面,我回到房间里面看我的回放,是什么呢?是摄影机捕捉到了我边唱歌边流鼻涕的画面。真的,我都要笑死了,画风突然就转变了有没有!我心里面非常的“蓝瘦香菇”。所以这场演出为我开启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复出势头,瞬间我就忙起来了,我最多一天能够接受十几家的专访。

当时的想法特别简单,我觉得我终于有事情可以做了,非常踏实。刚开始复出其实我也非常迷茫,我也不知道未来要做什么,未来的方向一点都不清晰。我一直在消耗,消耗自己的曝光度,消耗自己的故事,消耗自己的神秘感,所有人都盯着过去发生的故事,但是并没有人在意你现在或者是未来。

那个势头慢慢过去之后我就能感受到往前的动力已经不足,很多现实法则也开始生效,以前合作过的平台、一些戏、一些节目我都上不了。记得当时有一部戏找我来客串,那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俞灏明,你从一个男一号突然变成一个特约了。但这并不算什么,你们知道最难熬的是什么吗?是外忧内患同时来,刚复出的那几年,我自己的团队变动特别的大,可以说刚复出那几年我一直处在非常剧烈的动荡期,时时都充斥着极大的不安全感,所以在2015年的时候,我基本上一整年都没有一部电视作品,人生不就是这样嘛,起起落落,落落落。但是有一个词我觉得特别对,叫触底反弹。

其实在那个时候这些经历不止给我带来了负能量,而另外一种能力也在等待着爆发,那些杀不死你的终究会让你更加强大。我19岁出道,出道之前一直被家人和经济公司保护的非常好,什么事情都不需要我自己操心的,人家叫我往东我绝对不敢往西,但那几年经历过那些事情之后迫使我要改变我以往的思维习惯,我不断地在给自己洗脑,说以后你只能靠你自己。刚好那几年我没什么事情可以做,闲得很,所以我慢慢开始思考这个圈子里面的一些法则,思考自己将来要做什么,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甚至具体到我要想好怎么样去转型。

我以前拍戏的时候觉得每天背好台词,到现场拍好戏,很好地完成拍摄这就叫演员了。但是当我开始认真地想要去钻研表演之后,我听到了黄渤老师的故事,还有张震,他为了一个角色学武术,最后拿到全国武术冠军的新闻,这些艺术家们的故事完完全全颠覆了我对演员的认识,特别地神奇。所以我在拍《破晓》的过程中,黄志忠老师给了我很大的帮助,真的是每一场戏都在给对手刺激,就这样我学会了收集信息并且反馈,同时他也让我认识到表演的节奏非常非常的重要。

而在拍《外滩的钟声》期间,我主动跟导演要求说我能不能到拍摄场景去体验生活,虽然这个要求最后被拒绝了,但那时候我心里已经非常地清楚我要成为一个怎么样的演员。要走演员这条路线,我觉得姿态和心态都必须得放低,不是说所有的戏都必须得冲着男一号去演,所以在《那年花开月正圆》这部戏之前,我去要了一部我非常喜欢的戏,我觉得那个角色非常有挑战性。我厚着脸皮,放下所有的姿态去要戏,去应酬,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做,因为我以前还是有明星包袱的,但是命运就是这么神奇,我再努力、再用心去要这个角色,最后还是不属于我。

但是很快有了《那年花开月正圆》“杜明礼”这个角色,一开始我觉得这是一个“反一号”的角色,我心里面并没有这么大的信心,可能以为见了导演之后就算了,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我进组之后,和导演认真地聊了一次,很快导演就把我定下来了。我说这什么情况,这太神奇了,就感觉这个角色注定是属于我的,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得到这个角色真的是给了我一个很大很大的鼓舞,所以我在这里也要感谢我们这个戏的导演。

《那年花开月正圆》里面,是我第一次拍的古装戏,也是我第一次挑战反派角色,我为了不辜负它找了表演老师去学习表演和台词,我在片场要求自己不允许拿手机,要多看别人的表演,要多和导演沟通,这样才能不断地修正自己。所以在2017年的春节,我拒绝了所有亲友门来探班的请求,在片场我是自己一个人度过,是因为我想要体验一下自己在剧组那种独自的冷清感。是不是很笨?但就是这种笨,才会让我不断地慢慢地用这种笨拙的方式,甚至不断地去受挫,才能让我真正的找到我自己。

所以在拍摄过程当中,导演在剧组所有的年轻演员面前表扬了我,虽然只是一两句夸赞的话,但非常地让我有成就感,现在这剧已经开播了,很多人都骂杜明礼,你就是个大坏蛋,更有甚者对我人身攻击,差点把我十八辈祖宗都翻出来了。是啊,我就那么神奇,但是也有人说,俞灏明是被忽略已久的演技派,所以俞灏明不再是十年之前顶着花仙子头的“端木磊”了,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真的很开心。

所以我不拒绝任何人给我任何的标签,但是我自己想要往一个专业的、敬业的演员去发展,我想好这个航线就不会再更改。所以以前我刚复出那会儿总是在人面前强调自己有多男人,有多坚强,但是现在看来这是一种自我催眠,直到现在我才有底气告诉你们,自信是由内而外的,我的意思是只有当人生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内心以后,你的自我认同才源于自己,不是源于粉丝或者外界的评价。而我的目标其实不是很大,我希望我30岁的时候能够成为一个专业的演员,而现在这个目标第一阶段已经实现了,我已经30岁了。所以这时间就是过这么快,很多时候大家可能作为一个看客,你会看到我桌面上筹码特别小,你会认为我马上就要失败了,但其实在我自己心里面并没有输掉,而现在我能够从我的这些经历当中得到自省,从中吸取养分,因为我明白就是因为这些经历才会让我成为今天的俞灏明,说实话走到今天我还是挺佩服我自己的。

今年是我出道的第10年,也是我复出的第5年,19岁那年我意外收获了很多喜爱,后来遭遇意外,再到后来意外地找到了对于演戏的热爱,所以这些意外当中我的体会和痛苦与无助,我也体会过光荣还有骄傲,我也找到了自己,我不知道未来还会有什么样的意外,但是不管发生什么,怕什么,大不了重新再来嘛!因为那些杀不死你的终究会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亲爱的你们,如果你也正在经受煎熬,希望这个叫俞灏明的故事能够给你们一点鼓励,一些陪伴,大家好我是俞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