竖屏体验效果更佳

0%

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伊能静。

很多人知道我高中的时候是在日本度过的,那是一段非常黑暗的青春期,我没有办法融入我的家庭,同时我也不想交朋友。每次放学的时候呢,我就会跑到小小的古董店里,那个古董店非常地可爱,木制的,一个很可爱的小窗户,上面有许多漂亮的小花。学生时期的我就那样穿着制服,总是推开那扇门,听到门上面挂着小铃铛,铛铛铛。而拥有这家古董店的是一位78岁的老太太,她染了一个浅紫色的头发,全身上下都穿着拖摆的蕾丝,还带着一些可爱的蕾丝小花。我常常跑到那边去,在这个小古董店里东摸西摸,那些古董对我来说太昂贵了,作为学生的我根本就买不起。

有一天,染紫色头发穿着蕾丝的老妈妈走到了我的身边,她看了我一眼说,你很喜欢这里。我吓了一跳,我当时想她一定觉得我是要来偷东西的,因为我常常来又不买,要么她就是要赶我走。然后她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摸了一下那些漂亮的蕾丝布,她说你知道吗,这些蕾丝年代都很久远,曾经有人使用过它们,它们是带着故事的。我一下子就爱上了那些有时光的老物件。

然后老太太说,你这么小怎么会喜欢这些东西呢,其实她不知道,与其说我喜欢这个蕾丝,更多的是我喜欢她——一个已经满头银发染成紫色却还穿着可爱蕾丝的老太太。然后她走到柜子旁边拿了一个蕾丝手帕说,“这个送给你”,我虔诚地把这个手帕收了下来。后来我们变成了忘年之交,十四五岁的我常常跑到她那儿去听她说故事。她的年纪走过战乱,家里曾经非常穷过,走过饥荒。她的先生是军人,因为身体不好很早就过世了,她一个人把儿子带大,儿子长大以后书读得非常好,所以到了加拿大再也没有回来,在那里娶妻生子,她是一个人在度过她的晚年。她和我说:“孩子,你知道吗,要经历人生这么多这么多的残酷,其实是需要非常坚强的。”我永远不会忘记她和我说的那句话——“只有浪漫可以抵抗现实的残酷”,那对我影响非常巨大。我一直希望我是一个浪漫的人。

16岁我就进了娱乐圈了,高中都没有毕业,所有记者都知道我的家庭环境,没有父亲,单亲家庭。当他们采访我的时候会说,你喜欢什么?我就会很认真很认真地说我喜欢看书,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就会突然挑起他们的眉毛说,“看书?都看些什么书?漫画书吧!”“我喜欢荷赛,我喜欢流浪者之歌”,接下来这些记者的表情都是一副“呦,您高中都没毕业看的都是卡夫卡!”表情,我能读得出来。后来的报道铺天盖地的都是嘲笑,有句话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的确很爱思考,但是这些人都在扮演我的上帝,到现在他们都嘲笑我爱看书,装有文化,其实就是个草包。

于是我的经纪公司把我叫过来说,“你,别再说自己爱看书了!”“我是真的爱看书!”“叫你别说了呀”……那我说什么呢?他们问我喜欢什么,很简单,你就说你才16岁对吧,小猫小狗。小猫小狗?对啊,你不喜欢小猫小狗吗?我喜欢,但是我现在没能力养,而且我真的爱看书。你别管真的假的了,就说喜欢小猫小狗就不会挨骂,你不会挨骂就更多人喜欢你,就多卖几张唱片,你不想赚钱吗?你就会多赚点钱。于是我脑袋里就成立了一个成长公式,被别人喜欢我就能得到我要的,我能改善我的生活,所以我需要被喜欢,即便不是真的。于是下一次我做采访的时候记者又问我了,你喜欢什么?“旺旺,喵,我喜欢小猫小猫!”之后歌手开始不唱歌了,开始玩游戏,你花了很长时间写的一首歌,你要在综艺节目里玩游戏之后才能唱歌。

如果有很多现场的朋友看过台湾的综艺节目都知道,比较恶搞。当时如果我要打歌30秒我要先挑战,我们要穿着T恤短裤,从高处滑下来跌到水里摔的一身湿;我们还要玩恐怖箱,一个透明的箱子盖上一块布伸手进去,里面是青蛙、蜘蛛,看我们尖叫;我们要拿气球和男艺人一起,再拿身体挤爆。

再后来综艺节目改成另外一种,哪一种呢?谈话式的节目,每个谈话式的节目都要邀请自己的好朋友去,于是主办方来问我你有朋友吗,你可不可以找一些圈内的朋友来?我就和他说我没有朋友,我喜欢一个人待在家里,而且我真的睡觉时间都没有了,我真的没什么朋友。我的经纪公司又把我叫过去,说你别说你没朋友,你看看记者写什么,说你人缘差,做作,人缘可坏了,圈内都没人喜欢你,大家都想踩你,你不能没有朋友,我说可是你知道我现在全心全意在赚钱养家,我真的都没时间睡觉了。

而且我从小就是一个幼儿园念了三次,小学念了三次,中学念了两次,高中念了半个的小孩儿,我不断地在转学转学,我一下跟妈妈,一下跟爸爸,一下跟我的养母,一下跟我的姐姐,只要他们大人换环境,最小的我就要跟着换环境。所以当后来我到了一个新的学校,就说不想再交朋友。每次我和我的同学好起来的时候就要转学,我以为他们会记得我,但是他们没有。所以后来我告诉我自己,如果我要交朋友,我要交长久的朋友,不管我转到哪里去他都会记得我。所以从小到大,即便现在站在这里的我,也不会浅交,只会深交。你胖你瘦,你今天好不好看,我根本不在意,可是如果你失恋了,如果你家庭遇到变故,我一定会在你的身边。我说我不会,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公司和我说,很简单,你到了后台以后说她的歌真好听,如果是女的就说你瘦了,我说那些女艺人都已经很瘦了,要不你就赞美人家衣服很漂亮,人都爱听好听的话,你就是太不爱讲话了。

于是到了后台之后我的眼睛就开始扫,以前我的个性就是坐在后台不太说话的,甚至我可能会带一本书在那里看,很装。但是如果人缘不好我就会被说,所以我就开始说张学友你的歌好好听,《我和你吻别》我都会唱,看到郭富城我会说你的舞我都会跳,“对你爱爱爱不完”,大家都很高兴。骂我的声音越来越少,喜欢我的人越来越多,我越来越红,我赚了越来越多的钱,可是我越来越不喜欢我自己。

每一个人眼中都认为他们看到是最真实的我,但是我知道那是假的。那些报纸上对我的赞美都不是我,那些对我的诋毁也不是我,那我是谁呢?我是谁?终于我崩溃,我找了我当时最好的恩师,也是我当时最好的朋友,我和她说我崩溃了,我把家里的电话全部剪断,我不唱歌,我不去公司,我和经纪公司解约,我被冷藏。胡向前说你现在是最好的状态,因为当你不是你的时候你可以是任何人,那你就是最好的演员,演员就是要没有我,于是我拍了电影《好男好女》。

我每一天都不想从戏里醒过来,因为当我是我自己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什么台词,几年前我的人生又再崩解了一次,这段经历我曾经和大家说过,我到印度去读书,当我们休息一段时间的时候老师就会请我们到户外去做一次冥想,以前我们上课的时候冥想是在一个大殿里,在这个大殿当中会有像你们一样,很多的学生坐的很靠近,老师就会说你的世界要有一个中心,这个中心让你不动,所以当身边如果有人走动,有人上厕所,有同学摇晃或者发出声音的时候你都不要被影响,我一直觉得我是个好学生,我在冥想的时候同学在动我都告诉我自己说我没有听见,在最后的几天老师把我们带到郊外去,那是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老师又同样的叮嘱了我们,你的世界要有一个中心,这个中心里的你不会被任何的事情动摇。

我心里想这么山明水秀的地方怎么会有动摇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个很好的冥想。然后我闭上眼睛抬起腿来坐在一个石头上的时候,不知过了多久来了两只猴子,其中这只小猴子,我忍不住张开眼睛看太可爱了,我偷偷的打开我黑色的小布包拿出了一小块饼干给它,接下来是猴子妈妈也伸手,我想那我再给它一块,反正有一大盒,我就又掰了一块给它,然后我一看,不对旁边又来了两只,我又掰给它,结果发现后面又来了四五只,我不得不把我的饼干掰给它,知不觉中整盒饼干都被分光,我身边围满了猴子。然后我就看着它们说没有了,结果这些猴子看到我那个饼干是从我黑色小麻袋里拿出来它们就扯我的袋子,我想站起来追,但是我又想到 老师和我们说不动,我又赶紧坐在这个石头上。

其他的猴子看到它把麻袋拿走了就来扯我的衣服,在印度穿都是长袍,所以它们搞不太清楚那是衣服还是袋子,它们就开始来扯你的衣服,然后接下来有猴子开始扯我的头发,扯我的背,扯我的肩,我开始害怕,我心里想它们不会有传染病吧,这些都是野生猴子,它们会不会抓我的脸,我会不会受伤,就在猴子越来越靠近我的时候我忍不住站起来大声尖叫了一下,啊,猴子散掉了。

我开始掉眼泪,我偷偷看了老师一眼,我们的老师非常沉稳,内心非常有中心,迟迟不动没有理我。其他的同学也不动地端坐在那里打坐。当天晚上我们要做黑暗静心的时候,就把大家关在一个黑暗的房子里,去冥想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当天晚上做黑暗静心的时候我觉得非常的羞愧,来了一只可爱的小猴子我就母性大发了。于是当我闭上眼睛开始黑暗静心的时候,突然每一个青春时期的我像一帧一帧电影画面闪过,那个在说我真的不喜欢看书,我喜欢小猫小狗,那个在说你唱歌真的唱的好好听,我会跟着唱,那个白天起来就化妆16岁女孩儿,那个晚上在家里一直哭一直哭的我,全部闪过我的脑海。

我突然想到白天的那一群猴子,然后我突然明白,原来不是那些记者的问题,不是我的经纪公司的问题,不是这一些诋毁我的人的问题,是我的问题。如果我是属于我自己的,没有人可以撼动我,是因为只有我动心起念才能够被影响,所以不是猴子的错,猴子没有要来伤害我,是我召唤了它们到我的生命里来,那一刻我突然感谢起所有发生的一切,我深深的跪了下来鞠了一个躬,心里对世界充满了无限无限地感动。谢谢每一个来到我生命中提醒我我是谁的每一个人。

不久前,有一位老妈妈,大概50几岁,快60岁,写了封信给我,她说我最近特别的惶恐,为什么呢?因为我到了这个年纪,我女儿也不太和我交流了,我的同事最近也觉得我脑力好像觉得变差了,不太想把事情分享给我,我先生也不太和我说话,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当时想我该怎么回答她,大家都知道我现在每天都有健身的习惯,那天我去健身房健身的时候,当我在健身房拉筋的时候,也是一位老太太,也是满头的白发,教练带她去练哑铃,当时我挺惊讶的,非常娇小,瘦小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我问教练说她多大,教练说好像是六十几吧,也许七十。我说她健身?教练说对啊,她练的比你久,都一年多两年了,而且每个礼拜都来四五天,我忽然想到问我问题的这个中年妇人,我知道我要怎么回答她,你已经花了一辈子在照顾子女,你把你的一生贡献给这个家,你努力证实过自己的完整,现在就应该是你重生你自己,回到青春期做少女的时候啊,如果你青春期错过什么就去做,健身、烘焙、养花、看书,什么都可以,不用再为别人活。

是,长大是更有能力单纯,不用再为生活卑微,不用再去讨好他人,你就是世界的中心,没有任何人可以再带走你。如果你的青春期,你的少女时期曾经为现实的残酷而非常的苍老,那当你白发苍苍的时候难道不应该比少女还少女吗?我会继续告诉大家我爱看书,我会继续在微博上分享我真实的生活,我现在有许多非常真诚以待的朋友我对过往一切的发生都充满感恩,谢谢每一个来到我生命里的人,我会依然穿上我的小蕾丝裙,而且不会再为任何人脱下它,我会一辈子做少女,哪怕是一个老少女——伊能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