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音乐,别沦为资本的猎物!

再也没有比音乐更见异思迁的行业了,其更新迭代的速度比你所能想到的还要快得多。

随着《中国有嘻哈》的爆红,hip-hop文化迅速成为了资本追逐的猎物。影响力经济法则高高在上,越来越多的热钱涌向原本处在“地下”、“边缘”、“小众”状态的说唱歌手。他们一个个粉丝暴涨,顺理成章开始与广告商合作,上通告、接代言、录唱片马不停蹄;演出费用水涨船高,各类音乐节都开始添加嘻哈的板块......

这样的“繁荣”在音乐行业中无限循环着,每隔两三年,大家就要做一回“XX迎来春天!”的旧梦。前两年,梦里的主角是民谣,只可惜当年那个唱着《理想》、《无法长大》的赵雷,如今在舞台上怒摔吉他:“再这样下去我就废了!”

无论是嘻哈,还是民谣,或是已经被预言的电音,如果没有文化的积淀,资本引航的狂欢最终恐怕都难逃衰落的命运。

流行乐坛似乎再难创造经典,流行乐坛的新兴巨星再难复现,不管是毛不易还是GAI、PG one,今年新人们的诞生平台依然是各类综艺节目。12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超级女声”比赛之后,人们在被民间蕴藏的音乐人才与能量shock到的同时,也突然逐渐意识到,选秀舞台成了新人唯一的出口。在我们的数据中,周杰伦、陈奕迅、林俊杰等乐坛老将的经典歌曲播放量年年遥遥领先,新人新歌则纷纷昙花一现。唱片公司宁肯从综艺节目中“坐享其成”也不愿按照这个行业原本的路径继续推出新人新作。

这一切足以证明,早期互联网给音乐行业的带来的冲击依然没有消退,音乐行业在旧玩法失灵、新机制缺席的漫长的过渡期中,始终没有建立起让投资者回收利润的有效商业模式。尽管在版权争夺的风口下,人们没有放弃对音乐付费模式的探索,我们甚至欣喜地看到今年数字专辑销量稳中有升,李宇春的新专辑《流行》问世不到一个月,销售额突破1500万,但靠创作+版权来挣钱,依然是大多数音乐人遥不可及的梦想。

我们想看到的是真正健康、健全的产业模式,而非每场狂欢过后照旧的一地鸡毛。莽林时代总该有被终结的一天,我们盼着它早点到来。